猴几几

逆水行舟 道系嗑CP 喜欢版聊 欢迎回帖

[佑猴wonta现代AU]Serendipity[15]

Vol. 15

李在元跟安胜浩的一面之缘其实早在他在机场遇见张佑赫之前,安胜浩一直半粉不红,难得有粉丝接机人头掰着手指都数得过来,所以一堆小姑娘里头混着个人高马大的腼腆男生,他自然印象深刻。他也是安胜浩早期的几个在SNS上保持着互动的粉丝之一,后来还互通了真名,闲来无事还会在私信聊个天。

因此上次在A馆看见李在元,安胜浩是有些吃惊的,回去之后特地找机会联系了一下,想确认自己有没有看错。李在元倒是坦坦荡荡,当场就承认了,末了还心很大地开解他:【你跟我哥的事,我早就知道了。别担心我是你的铁粉,永远站在你这边,就算是我哥也不能欺负你!】

安胜浩当时只想做个扶额的表情,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发了一堆谢谢的表情下线。但他仍然留了个心眼,递了个消息让安七炫去查李在元的底细,这才知道李在元真的是张佑赫的亲弟,而不是他之前以为的只是他的某个手下。

除此之外安胜浩特别注意到的是,江南一带张佑赫的地盘,实际上是李在元在把控的,因此如果他要在这里追查,头一个要打交道的就不是张佑赫,而是李在元。

心中飞快地过了一遍已知的资料,安胜浩脸上的表情还停留在对李在元的辨认上,同时伸出手向他递过去。

“可不就是我嘛,胜浩哥,好久不见啊。”李在元应着他的动作站起来握住他的手,把他拉到自己身边的座位上,“你也喜欢玩这个?来来来,我们才刚开始。”

“也谈不上喜欢吧,我也是第一次来,看什么都觉得新鲜。”安胜浩落座的同时筹码也送到了,他随意抓了几个扔给送筹码的小弟,嘴上虽然这么说,手里却已经做好等待发牌的姿势。

在座的三个人随即不着痕迹地往他的筹码盘里看了一眼,李在元嘴角轻挑,老年绅士面无表情,而那位女士脸上却多多少少露了些不屑。

一时无话,荷官开始发牌。安胜浩起手拿到一对八,庄家明A。

绅士翻了一张A,而女士翻了一张J,李在元则翻出一张3,然后回头对着安胜浩挑了挑眉。

安胜浩回他一个微笑,默默翻出一张黑桃8,两手一摊做了个请的姿势。

没有人买保险,荷官继续发牌,安胜浩拿到一张红桃5。

这个牌面之下安胜浩的赢面其实很大,毕竟庄家虽然翻了A,但刚刚开牌起手就是black Jack的几率有限。绅士和女士一个拿了A一个拿了ten却不买保险,可想而知手里的牌多半都在十三点上下。李在元的牌跟他应该是一个路数,但既然没有black Jack,点数自然在他之下——安胜浩看了一圈牌,微微一笑跟着女士的double加了个注,却没有再拿牌。

绅士也停止了要牌,李在元没有再跟,女士又拿了一张,但没有加注,于是庄家开牌。

安胜浩算得不错,庄家是一对A一7一9,点数18,没有black Jack。绅士是black Jack,一张A一8一10,点数19。李在元是三张牌357,点数只有15,太低,但没有再跟再拿牌,也算谨慎。女士这时抬眼看向安胜浩,示意他先开牌。安胜浩却把嘴角一勾:“不用开了,你第二轮点数就爆了吧?我还等着你分牌,结果你没有,所以这一局应该是这位先生赢了。”

说话间,他把目光定在女士脸上看了一会儿,然后慢慢转向那位老绅士,眉梢一条,露了个人畜无害的微笑。

老绅士微微颔首算是回了一礼,嘴上却说:“还是先开牌吧,大家第一次玩,还是清清楚楚的好。”

安胜浩耸耸肩表示无所谓,同时开出底牌:883,点数19,没有black Jack,所以输给了点数相同但是拥有black Jack的老绅士。那位女手上是一对J一4一7一9,点数爆出天际,而她自始至终都没有换过牌的位置,想来起手就拿了一对一J,因此无论她第二轮拿的是4还是7,都被安胜浩说中了。

如此一来这牌局就显得有些微妙了,因为21点与梭哈不同,贤家技巧多数用在算牌上,而不是赌胆量斗心理。毕竟无论前头怎么摆谱,开牌时只要爆了点数就一定是输,因此正常情况下,在明知自己点数已经爆了的情况下,任何人都不会选择double再多拿一张牌,更不会加注。

场面顿时变得有些尴尬,那名女士面色铁青,坐了几秒钟终于还是面子上挂不住,愤然离席。李在元朝着她离开的背影看了一眼,眼皮一翻又递了个眼色给站在不远处的一个巡场。

这期间安胜浩再没有多看任何人一眼,而是嘴角边挂着笑,垂目着自己的双手,右手无意识地转动着左手无名指上那个白瓷的戒指。

对面的老绅士仍旧面无表情,但目光却不由自主地被他的动作所牵引,许久之后蓦然抬眼,正对上安胜浩看向自己的目光,终于露出一个几乎不易被察觉的微笑。


东方既白,安胜浩在三楼玩了一宿,三百万筹码输足九成。

他有些意兴阑珊,也没跟李在元告别,一手拎着罐啤酒摇摇晃晃地出了A馆。

他的胃在几个小时之前就已经空了,晃晃当当地只装着些啤酒,在凌晨仍有些凉意的空气中被风一激,就开始绞痛。他走进一条巷子,靠在墙边缓了一会儿,然后突然抽风似的笑起来。

李在元就是在这个时候追出来的,他打远就觉得安胜浩不太对劲,因此赶紧加快脚步追上去,一把扶住他就要顺着墙壁下滑的身躯。

“胜浩哥,你没事吧?”他关切地询问着,一低头缺发现他脸上竟挂着一脸痛苦莫名的古怪笑意,不由微微一怔。

“没事,我没事,我只是觉得很好笑啊,在元。”安胜浩抬眼看看他,又把他扶着自己的手挡开,后退一步重新靠在墙壁上,一只手按着胃的位置,整个人缩成一团笑得肩膀直耸,“你猜,你猜你哥……张佑赫如果知道了会是怎样一副表情啊?啊?我,他的爱人,是个卧底,是他妈的一个警察,也罢了,也罢了啊,毕竟我跟他认识也没几天。可是你啊你啊,李在元,你啊,你是他的亲弟弟,帮他打理帮会这么多年,一起出生入死的——可是你他妈的,怎么会也是个卧底,也是个警察啊?你说佑赫……佑赫他可要怎么办啊?”

评论(31)

热度(52)

©猴几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