猴几几

逆水行舟 道系嗑CP

[佑猴现代AU]Serendipity[12下]

这个跟昨天的应该算一节,下不为例,以后一节写完再发。

BY:hyuki猴


在张佑赫说起私信记录的时候,安胜浩并没有立刻做出答复,而是爬下沙发朝厨房走过去,以便自己可以清楚地看见张佑赫的脸。

“我都忘记了,你怎么突然想起这个?”他扒在门边探头朝里面看了看炉火,鼻子皱起来闻了闻,一只手按着胃。

张佑赫看看他的动作,转身回去拿了一个碗,从锅里捞出来一颗蛋让他先吃:“前两天我的电脑被人黑了,整理数据的时候想起来,现在可以给你看了。”

安胜浩接过来赶紧呼呼地吃,看来是饿急了,也顾不上烫:“你干了什么好事被人黑电脑?莫不是警察叔叔要来翻你的老底?”

张佑赫脸上的表情因为他的吃相而柔和了许多,但是说话的语调却听不出多大变化:“警察叔叔估计对我的SNS不会有你兴趣大,除非你是警察。”

“说不定我就是呢?”安胜浩扬起眉,把手里的空碗推给他,挥挥手往他的电脑那边走,“待我先去瞅瞅,你快点做饭啊我真的好饿啊从早上到现在除了咖啡啥也没吃~”

张佑赫本来想说什么,但想想又放弃了,转而重新去翻冰箱,想看看还能不能再做点别的。

安胜浩这时已经打开了电脑,面色如常,但是正对着厨房方向的脊背却不知道是吃的鸡蛋太烫还是怎么,汗湿了一大片。



安胜浩跟所有曾经被选作卧底的人一样,有一种很明显的特质,就是底线稳固以及内心强大。底线稳固,所以能在长期的蛰伏之中仍然坚持原则和坚定目标,而内心强大则赋予了他们更广泛的行事手段。这些手段常常是界限模糊的,但只要运用得当,往往能事半功倍,毕竟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事情都不是非黑即白的,而卧底本身就是灰色的代言人。

不过安胜浩却又与他们不同,因为他的卧底身份一直处于聚光灯之下。他不像反黑或者反毒的同事们一样常常需要出生入死、接受人性的煎熬,相反,却一直被光环围绕。那些光环之中的纸醉金迷是双刃刀,可以令人强大,更可以令人弱小,因为人本来就是所有生物当中最向往安逸的物种,嗜甜,并且不满足于温饱。

安胜浩记得曾经跟文熙俊聊起过这个问题,那个时候他还刚刚进入这个计划没多久。文熙俊给他举了个例子:一个人可以在艰苦的环境下生活二十多年,但只要享受过两年,再让他回去适应之前的艰苦就可能难如登天。

安胜浩对此并不以为意,因为他并不觉得在娱乐圈混生活能比做警察安逸:“连续十几天高上高下红眼航班跟在乡下追逃犯蹲点其实没太大区别,反而是人际关系太复杂,杀感情啊。”

文熙俊当时揽着他狂笑:“那你是在担心什么?美女太多怕以后回来忘了怎么谈恋爱?”

安胜浩白了他一眼,抽了半根烟之后才说:“我是怕信任危机太多,待久了性冷淡。”

然而事实证明,信任危机是有,冷不冷淡却是有待商榷。安胜浩眨眨眼睛从沉思里回过神,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厨房的方向。

张佑赫大概会成为他的死穴吧?

他想,并且更加努力地思考,想要知道有没有可能不让他成为死穴——分手?很难。不分手?更难。况且不管找不找得到文熙俊,他都还需要张佑赫在两江一带的资源。

心情很自然地就有点郁闷起来,安胜浩烦躁地胡乱在屏幕上点着鼠标,另一只手不自觉地伸到口袋里去摸香烟。

张佑赫的手在这时从他身后伸过来,扶着他的脑袋在太阳穴上亲了一口:“怎么了?找不到?”

安胜浩心里那点烦躁很莫名地就被安抚下去很多,伸到口袋里摸烟的手收回来,把他的手臂扒拉下来圈在自己肩头,鼠标依旧点个不停:“还没找呢,我在想问题。”

“什么问题?”

“你刚才说,现在可以给我看了,是什么意思?”

张佑赫闻言嘿嘿一笑,拍拍他让他站起来,自己坐在电脑前,又把他抱坐上自己的大腿:“地盘意识嘛——以前是外人,自然不能随便看,现在嘛想看什么都行。”

“嘶……以前怎么没觉得你这么不要脸?”安胜浩闻言斜了他一眼,胳膊肘顺手在他胸口拐了一下,转而看向电脑,点开J的SNS,然后把鼠标一推:“私信那么多,你给我找吧,我懒得翻。”

张佑赫随即接过鼠标,熟门熟路地点开私信里一个叫Blood V的聊天记录。

安胜浩在看到那个名字的时候就知道自己猜得没错,脸上的表情顿时严肃起来,盯着屏幕上的最后一条信息看了许久,然后轻轻叹了一口气,念了一声:“果然。”

“怎么?”

“我就知道是他——他是我一个发小,到现在已经失踪快三个月了。”


评论(18)

热度(44)

©猴几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