猴几几

逆水行舟 道系嗑CP

【3bo同人】【学警/潜行】【孝柏】潜流【第十三章】

第十三章

 

三十八

 

自从接手兴隆开始,谭颂舜这是第二次感到焦头烂额。十七年前他年轻懵懂,但硬是把苏家从香港地产龙头上拉了下来,却没想到十七年后的今天竟然形势逆反,轮到他来做这被后浪逼上沙滩的前浪。

Michael和卓彧都不过三十出头的年纪,却各有一套漂亮且硬气的手腕,在短短两个星期之内竟然逼得他几乎走投无路!而最令他无法想象的是,在这一场全无硝烟的战争进行到关键阶段的时候,钱居然成了他最大的问题!

卓彧在增购建议书发布的同时宣布宇通地产的股票停止挂牌,而Michael则在兴隆的各个股东之间广泛交游。这两个几乎没有交集的人看似全无关联的手法实际上却正是导致谭颂舜筹不出钱的根本原因——宇通股票停牌使得正在持股增购的棱锐集团成了宇通股票唯一的去向,除此之外,他手中没有其它的高价股票可以短时间换取高额资金;而在现在这个局面之下,资金不足恰恰是他与Michael争夺兴隆股权时的最大阻力,因为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兴隆那帮老家伙是如何酷爱乘人之危、狮子大开口。

 

暮色降临之时,谭颂舜从一个股东家里走出来,坐上车之前背着风吸完整整一支雪茄。还有半个小时股市又到周五收盘,兴隆的实时股价已经升到50块,比前一天又涨了五块半。

以现在的股价Michael如果要增持成功,手上必须要有超过30亿的流动资金,并且同时确保每天超过11%的涨幅;而经过这几天来的不停游说,他如果想在最短的时间内以绝对的优势保住兴隆,则必须在周一开盘前从股市外围购得足够的股权,否则周一开盘股价上扬,他的资金压力将会更大。

谭颂舜不清楚Michael的资金底线,却很清楚自己必须在周一开盘之前拿出23个亿购定兴隆的外围股份——两天,23亿,又是周末,无论是时间还是金额都足以令他焦头烂额。

因此他在吸完一支雪茄的时间之内一连打了好几个电话,然后坐上车前往兴隆的社团总部——这个地方他已经超过十年没有在年终分红以外的时间踏足了,现在这个局面下却不得不破例。

 

然而出乎谭颂舜预料的是,周一未至,周六一大早,他却迎来了一个新的麻烦。

梁笑棠,那个他曾经在九龙仓刻意结识的Laughing sir带着两名重案组警员找上门来,邀请他回去协助调查。

“我想我有权知道自己要为什么事情协助调查,阿sir?”谭颂舜在从座位上站起来之前提出了一个问题,说话时目光只看着Laughing。

Laughing好像早就知道他会问,也回答得丝毫不拖泥带水:“我们请你协助调查的是一宗人口失踪案,失踪人员的身份是MT design的总经理,也就是正在进行兴隆企业股权增持计划的Michael Gong,你也认识的。”

谭颂舜的目光在听到这个回答之时微微有些闪动,但很快就被一个业务性地微笑掩饰了:“阿sir,你们不会因为这一点就怀疑我跟他的失踪有什么关系吧?”

“我并没有这么说”Laughing耸耸肩,“你也听到了,只是协助调查。不过有一点我想你可能会跟我一样有兴趣:他最后一次出现的地方是在油麻地果栏。”

谭颂舜闻言没再多说什么,微挑了一下眉梢就起身穿上了外出的西装。Laughing让两个同僚领着他走在前面,自己则落在最后,离开前仔细地把这间书房环顾了一周。

 

======================

 

江世孝是在六个小时之后得知苏星柏失踪的消息的,那个时候谭颂舜已经录完口供回到了家中。他立刻静下心回想自己最后一次见到苏星柏是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紧接就听见谭颂舜的律师提到油麻地果栏,眼皮下意识地收紧。

“那个地方我都十多年没去过了,就算它曾经是兴隆社团私设的刑场,那也是我大哥还在时的事情。”谭颂舜的声音听起来没有起伏,但很明显跟他一样疑问重重。

“……会不会是社团里的其他股东?”

“不会。”他对这一点倒很笃定,“扯上社团,他们比我更抽不清。这件事警察既然能找到我,自然也会去找他们——那几个老家伙早就拿钱等退休,不会做这种惹火烧身的事。”

江世孝的结论与谭颂舜基本相同,而他的疑问也正好切中江世孝的疑问。江世孝想不出有任何人会在这样的时间点利用这样一个地方对谭家发难,只除了……除了苏星柏。

但是苏星柏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给谭颂舜惹这样的麻烦?是为了干扰他筹措资金,让这场戏演得更逼真?

那么油麻地果栏又该怎么解释?难道仅仅只是巧合?

江世孝的眼皮再一次尖锐地抽动了一下,他紧抿起嘴角,切断了监听,盖上笔记本。

他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却没有喝,只是将它搁在眼前的桌面上,看着顶灯的光线在杯底中心形成一个纷乱却闪亮的点。

片刻之后他从这样的思虑中抽离出来,起身换了件黑色的夹克,戴上鸭舌帽,又从床底的箱子里取出两把枪。

他决定去一趟油麻地果栏——不管苏星柏是真的被绑还是自己躲起来,他想要确定的,是他与这个地方的关联。

 

 

三十九

 

夕阳。

从每一格窗中望出去的色彩尽不相同。

那种灿烂而浓重的色调有一种与生俱来的恍惚。

闭上眼睛,再睁开,就是另一个世界。

黑暗与之相伴。

混沌的、朦胧的、悄无声息地倾覆而来的黑暗。

即使有灯光奋力描绘,依旧阻止不了它将所有色彩吞噬。

 

黑暗中有一点火苗乍然明亮,伴随着烟草焚烧的气味,模糊勾勒出天生上翘的嘴角。随之而来的是一串简单明了的手机铃音,在静寂的黑暗中有种直戳心肺的刺耳,但旋律尚未展开就被从当中掐断。

“他出门了?”亮红的烟头随着声音耸动了一下,极快地划出一小截短暂光线,“几点?几多人?”

片刻的沉默之后,一声低哑戏谑的轻笑带动烟头细微地震动:“现在孤家寡人,我当然怕死嘛~”

 

Laughing在谭颂舜的车开出去五分钟之后才发动引擎跟上去,同时在通话频道通知所有组员stand by。他的GPS导航上亮着一个红色的光点,显示谭颂舜的实时方位。

谭颂舜很明显担心被人跟踪,车子连续在几个路口不知所谓地转弯。Laughing的通讯器里很快传来一名警员的声音:“提醒驯养员注意,target好像不是往油麻地方向。”

“驯养员收到,继续跟。”简单明确地回复了指令,Laughing又看了一眼那个红点,回想起中午时分他和巩sir在警局的对话——

“巩sir你上回说的那位刘督察,他差点被谭颂尧弄死具体是在哪里?”

他的问题听起来没头没尾,但巩sir却很快get到了意思:“你早上告诉谭颂舜苏星柏失踪在油麻地果栏,就是觉得他可能会沉不住气?”

Laughing似乎胸有成竹,脸上是一贯吊儿郎当的笑容:“我记得资料显示油麻地果栏不光有兴隆的地下刑场,而且他哥哥谭颂尧就是死在那里。”

巩sir对此并不以为然,看了他一眼后抽出一张绿色的纸开始折叠:“油麻地果栏那么大,你怎么能确定谭颂舜一定会去那儿?”

“潜意识,巩sir,潜意识。在谭颂舜看来,他哥哥谭颂尧死在那里,而他一直怀疑江世孝是某个他或者他们谭家的老熟人,再加上苏星柏突然失踪在那里导致他被我们带回来讯问,这一切都会提醒他去看一眼那个地方。”

“ok,就当你的设想可以成立,但是他去了又能怎么样?”

“当然只有他去还不行,还有一个人也会去——江世孝,如果他真的是谭颂尧。”

巩sir在听完这句话之后陷入一段沉默,Laughing也没有催促,只是时不时看一眼手机上的时间。他的态度很快引起了巩sir的注意:“Laughing,我想你应该知道,如果你跟任何人做了任何交易,首先都应该向我汇报。”

“我正在汇报啊sir,并且我需要你的帮助。”

“……是苏星柏?他已经知道江世孝就是谭颂尧?”

“不然呢?”Laughing耸耸肩,从巩sir手里接过一个纸折的青蛙,“顺便提一句,他怀疑当年的苏家灭门案跟当时实际上并没有死的谭颂尧有关。”

 

通讯器的耳机里窜过一段刺耳的电流声,Laughing回过神看了一眼GPS上的红点,发现它开始向油麻地移动。

“各单位注意,target目的开始明确,都清醒一点啊,明天巩sir请早餐。”

欢呼声此起彼伏,Laughing笑了笑,暂时关闭通话,拿过手机拨通最近的一个通话号码。然而回复他的却不是熟悉的低哑声线,而是一个陌生女子的亲切口吻:“你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未能接通,请你迟D再打过来哦。”

 

 

四十

 

苏星柏站在废弃的码头上点起一支烟,打火机的火光映亮他的小半张脸孔。他花了一整天的时间补充睡眠,又换了一件新买的夹克衫,斜压的帽檐下一切都调整到最佳状态。

他把手机丢在了船上,连同他在谭颂舜那里找到的一张谭颂尧的单人照片。他的口袋里有一把枪,保险开着,子弹上膛。

 

江世孝停车的时候,正看见苏星柏把打火机装进口袋。他在车上看着他临水而立,不远处是他之前带他来的时候还没有准备好的快艇。

他在水边抽烟的样子很悠闲,随意的姿态将不良于行的一条腿掩饰得无懈可击;如果一定要说还有什么不完美,那就是身材还是过于瘦削了些,每当海风吹过,总会给人轻飘飘的错觉。

江世孝从不乐意愚弄于错觉,所以他蓦地打开车灯,让光线直射向苏星柏,驱走四周的一切混沌。

苏星柏明显吓了一跳,转身的同时抬起一只手遮挡刺眼的灯光,紧接着在看清他后又放松下来,露出一个笑容。

“你点知我在哩度噶?”他的声音被海风吹得模糊不清,但是每一个字又清楚地落进江世孝的耳朵里;那种天生带着撒娇音调似的低哑嗓音令他常常保有一种很能迷惑人的少年般的弱势。

江世孝对此太过熟悉,所以很少被迷惑。他下车之前摸了一下腰里别着的手枪,接着关上车门向苏星柏走过去,从背后射来的光线使得后者无法看清他的任何表情。

“油麻地果栏的目标太明显,现在又是游客那么泛滥的季节,你觉得我会相信有人在那儿绑架你?”

“当然不会啦,你咁英明~”苏星柏两手插在口袋里,烟松松地叼在嘴里,眼睛因为笑容和刺眼得光线几乎眯成两条线。

“所以是在玩Laughing?”江世孝被他的笑容带动了自己的嘴角上挑,向他靠近的同时不着痕迹地转眼看了看四周。

“不是……”苏星柏摇头,待他走到跟前,终于让自己的视线与他的交汇在一起,稍微停顿了一下才又开口:“是我想见你一面,也让你……”见一个人。

然而苏星柏话未说完,不远处就突然传来一阵汽车的引擎声,飞快地驶到近前,蓦然亮了车灯。

江世孝被这突如其来的光线激起了全身防御,下意识地拔枪回身指向来人,侧过去的半边身躯有意无意地正好把苏星柏遮挡在身后。

苏星柏因为他的动作而怔忡了一下,目光在他侧过去的半边脸上流连;直到那辆车上下来的人“碰”地关上车门,脚步有些迟疑地向他们走过来,又停住,最后极度不可置信地对着江世孝叫了一声:“大哥?!”


评论(4)

热度(9)

©猴几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