猴几几

逆水行舟 道系嗑CP 喜欢版聊 欢迎回帖

[新忆苦思甜][wooto]my life sweeties

by:hyuki猴

只是发文,还没复活,有事烧纸。

======

11 在对方面前打理自己

有通告的日子行程太满,没有通告只要上班的时候反而变成忙里偷闲,再加上一个难得的假日,Tony居然一觉睡到中午。

这个房间里实在太干净了,一睁眼他还以为自己上了天堂,只不过天堂的天花板上大概不会有个贝吉塔的手办粘在顶灯上。

缩在被子里挨挨蹭蹭好一会儿,Tony把目力能及的地方都漫无目的地看过一遍,并且在心里吐过槽,然后才伸个懒腰慢慢起床。肚子有点饿,他到厨房找了杯水喝下去,然后去翻冰箱,却只找到一堆泡菜和半碗荞麦饭。

“真是……修仙一般的生活啊~”

知道不可能在这间屋子里找到方便食品,Tony颇有些无奈地哼哼着,把荞麦饭放进微波炉打热,又挑出一些泡菜,切了个洋葱煮上汤。他在汤里打了一个鸡蛋,半熟的时候捞起来拌进饭里,一口下去,终于安抚了胃。

吃完饭规规矩矩洗了碗,又把自己昨晚随便扔了一地的衣服捡起来丢进洗衣机,他回过神才发现自己在这个屋子里居然不由自主地耶跟着讲究起来——这大概就是他不太愿意住来这里的原因之一吧——不太想过多地破坏这里原有的样子,留下属于自己的痕迹,埋下危险的种子。

大概是过往一些疼痛的记忆仍在,那些曾经的战战兢兢令他不由自主地想要小心翼翼。毕竟失去太痛,失而复得太难,因此失而复得又不想再失去就必须小心经营——现实已经向他证明过单单有爱并不能真的战胜一切,要战胜一切还须步步为营。

所以如果不是昨晚喝多了酒又遇上暴雨,他无论如何也不会在张佑赫不在的晚上一个人跑来清潭洞。好在助理昨天因为要陪酒也没有开车,不然这目标就未免太大了些。

Tony低下头,仔细回想了一下昨晚来这里时的情形,觉得应该没有什么疏漏之处的时候无意间瞥见自己的脚趾。

——又该剪脚趾甲了啊。

他叹口气,去包里寻摸来指甲剪,心想难怪前两天总觉得鞋子穿得脚疼。

张佑赫进门的时候就看见Tony坐在他的手工木餐桌边上,整个人都窝在椅子里,一只脚蜷起来踩住桌边,眯着眼睛费力地剪着脚趾甲。他脸上戴着眼镜,但明显要看清楚还是有点费力,于是皱着的眉头和鼻梁上滑落下来的眼镜再加上不自觉微微嘟起的嘴唇就组合在一起形成了一个甚为可爱的表情。

张佑赫的嘴角就这么慢慢地弯了起来,换了鞋子把帽子拿在手里向他走过去。

“回来啦?”Tony招呼了一声,但是动作并没有变化,注意力也还都在手里的指甲剪上。

张佑赫知道他的趾甲太硬并且长势不好比较难剪,于是伸头偷了个吻,同时伸手把他的脚和指甲剪一左一右接在手里:“我来吧。”

“我自己可以。”Tony声明了一下,却没有坚持,看着他把自己的脚尖捏在手里,心里的感觉恍如隔世。

“我知道。”张佑赫点点头,手里动作熟练地帮他把脚趾甲一一剪完,然后才抬眼认真地注视他:“但是现在我回来了。”

心中蓦然突突跳了几下,Tony心里泛起一些情绪,但很快又自己平息下去。

“你穿的这是什么?”他眨眨眼睛,上下打量了他一眼,岔开话题,“还有胡子怎么也没刮?扎得我好疼——昨晚去哪儿了?”

“跟几个朋友去探店,走得远了点,就在附近睡了,澡都没洗。”张佑赫也不打算继续煽情,毕竟往事已矣,重要的是当下;于是摸摸下巴,又低头看了看身上那件军绿色的外套,顺着Tony的话说下去,突然眉头一挑,捏着他的脚坏笑:“跟我一起洗澡?”

Tony闻言白他一眼,收回脚利落地起身,把自己的脚趾甲收拾在一起扔掉。张佑赫还想跟他腻歪,终于把人惹毛,被一句“你臭死了”打发进浴室。

12 共用浴室

浴室里的水声淅淅沥沥,Tony一边听着,一边收拾完厨房,又到卧室里铺好被子,才想起自己牙还没刷。

于是在浴室门口喊了一声“我进来了。”就直接走进去,正看见张佑赫腰上围着条浴巾站在镜子前面吹头发。

电吹风的声音嗡嗡响,张佑赫头发长得遮住眼睛,从镜子里看见他进来,往旁边让了让。

Tony一边刷牙,一边也从镜子里看着他,想起很多年前他们还只是室友的时候也是这样共用着一间浴室,那时候就常常为了赶早上通告的时间而时常不得不在对方使用的时候插花进来打理自己。

回想起来,他大概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养成了用浴室不锁门的习惯吧?而张佑赫则是干脆把浴室装修成了开放式——虽然中间分开了这么多年,但其实在他们两个人的心里一直都还怀着要跟对方一起生活的想法。

心中随即被一种情绪涨满,Tony试着想让它再度自己平息下去,却突然被张佑赫从身后圈进怀里。

他在他耳边低语,胸膛隔着件单薄的T恤紧紧贴在他的脊背,心跳声随着体温一点一点晕染进他的身体里,应和着与他相同的情绪:“真好,一回来就能看见你。”

评论(22)

热度(105)

©猴几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