猴几几

下一页

[佑猴wonta现代AU]Serendipity[24]

Vol. 24

也许每个人的生命中都会有那么一个自己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的人吧,张佑赫觉得他的这个人就是安胜浩。不过他倒不会矫情到会把安胜浩当做什么“他唯一的弱点”,不然之前在办公室里看视频的戏码就不会是那样一个收场。他和他都不是那种会因为感情上的柔情蜜意而动摇目标和立场的人,但是当他在这条几乎完全没有光亮的暗巷中凭借那一点亮红的烟头找到安胜浩,并且听见他带着那种自己再熟悉不过的鼻音抱怨自己来晚了的时候,心底深处的柔软情绪还是在瞬间席卷了全身。张佑赫多少有些无奈,但再多的情绪却都是针对自己。他向着安胜浩伸出的手掌干燥而稳定,准确无误地握住他也朝着自己伸过来的一只手,稍一用力,把人拉起来站立。...

阅读全文>>

[佑猴wonta现代AU]Serendipity[23]

Vol. 23


一连好几个星期,安胜浩都在一种焦急不安的情绪当中渡过,当然这其中肯定有连续赶通告没觉睡的原因,但更多的却是由于他在等一个时间点。就像他跟李在元说的,这身优质偶像的皮他早就穿腻了,虽然有时候想想是很对不起从一开始就一直追随着他的那些粉丝,但在他心目中更重要的,却是身为一个卧底警察的职责。

A馆的那次试水让他看明白一件事,那就是他根本无法像文熙俊和他自己最初期望的那样,真正通过走红而走近那个洗钱集团的核心。其实不止是他,任何一个艺人,无论外在有多光鲜多走红,都只可能成为游离在外围的工具,而要想真正靠近核心,除非再过十年八年,自己手握资本。

然而眼前的情势明显给不了他那么多...

阅读全文>>

[佑猴wonta现代AU]Serendipity[22]

Vol. 22


失控大概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吧……

张佑赫依旧独自坐在那间昏暗的办公室里,面前摆着已经熄屏的手机,只有墙上定格的画面带来些许光线。他在脑海中回溯整个事件,终于抓住一个时间节点,是李在元根据他给的IP地址查到了文熙俊的安全屋。

他是直到那个时候才知道安胜浩就是文熙俊埋下的卧底,也为此纠结了很久,因为他和文熙俊的初衷是要把这个卧底捧红起来直到送进那个洗钱集团的核心……不,实际上失控应该还在更早之前——早在文熙俊找上J给安胜浩刷流量的时候,整个事件就已经开始失控了。

心下多少有些感慨,但张佑赫并非怨天尤人之辈。他不会在这个时候感叹天意弄人,因为他建立J这个大V号是为了自己...

阅读全文>>

[佑猴wonta现代AU]Serendipity[21]

Vol. 21


像所有的土象星座一样,张佑赫不喜欢失控。他喜欢一切都尽在掌握,每一个人,每一步都计划好,即使动用的时间和精力都很多,但在迈出下一步之前,他必须慎重。但他并非从未试过失控,比如他十四岁的时候,家庭曾经突遭变故:父亲的尸体被人发现在荒郊野外,而他在被人带到警察局认尸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居然多了一个弟弟。

和文熙俊的相识也是在那个时候。那个跟自己同龄的大眼睛机灵鬼先他一步从停尸房里出来,然后在他离开警察局的路上递给他一块巧克力。

“你爸爸是和我爸爸一起被发现的,我爸爸是个警察。”文熙俊在他对着巧克力犹豫不决的时候突然吃了一颗糖,含糊不清地说出了一句他当时还不能完全明白,却印象极深的话,...

阅读全文>>

[佑猴wonta现代AU]Serendipity[20]

Vol. 20

八月,安胜浩的新片后期完成,全组进入宣传期。他的人气也紧跟着高涨,fan club后援团正式上线,SNS上也陆续开始有了以他为名的大大小小的站子。粉丝们再也不用像从前一样在J大神的SNS地下跪成一排地求出片,因为紧随着新片宣传而来的大小活动层出不穷,就连杂志硬照也一轮接一轮地出了好几套。安胜浩的经纪人像是突然从天上接到了无数个大馅饼似的一个接一个地给他发通告,几轮下来似乎连他原先的小保姆车都因为动力不足而在一夜之间被加速淘汰了。

说实在的,如此这般几乎连头赶尾的连轴转还是安胜浩出道以来的第一次,即使是几年前第一次发专辑打榜拼现场的时候,他的通告也没有排得这么满过。安胜浩心里...

阅读全文>>

[佑猴wonta现代AU]Serendipity[19]

人算不如天算啊,大概还要一周才能完结 OTZ,好气,纠结,拔头发。


Vol. 19


7月8日,张佑赫起了个大早,突然出现在李在元的公寓。开门的时候李在元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往后一躲,就差没双手抱胸。

张佑赫面无表情看了他一眼,目光带到门边一双警用皮靴,眉头一挑,只往里跨了一步,斜靠在玄关的墙壁上顺手带上门,却没再往里进。

“哥,你怎么跑来了?”李在元本来还有点着慌,但见张佑赫如此识趣,便笑容腼腆地挠了挠头,很自然地接受了来自兄长的温柔,免了言语客套。

张佑赫却没回答,而是挑眼看向他,开口时还是调侃了一句:“跟你的小警察男朋友和好了?”

李在元似乎听出了他话里的意思,面色一正道...

阅读全文>>

[佑猴wonta现代AU]Serendipity[17]

Vol. 17

张佑赫在七月五日凌晨接到一个订单,那个时候他正在考虑要不要在安胜浩杀青的那天去接他来家里吃饭。那份订单是通过他的机密邮箱接收的,在此之前,这个邮箱一直由李在元在帮他打理。

这是他的第三重身份——国际信息黑市上的金牌卖家,以通过各种手段帮助买家获取各类不公开的资料信息为业。这些信息可能涉及社会的各个层面,而张佑赫擅长的是各类公共或者地下组织的安保和成员信息。

邮件是按照订单规格发过来的,附件中有一份电子汇单,说明已经按规矩预先支付了定金。邮件里是一张列表,只有一张A4纸大小,清清楚楚地列着江南江北两地24家娱乐场所的名字和地址。

张佑赫在看到这张清单的时候目光渐渐深沉起来...

阅读全文>>

[佑猴wonta现代AU]Serendipity[16]

Vol. 16

李在元在UC当中是个特例,他没handler,也不需要定期给上线做汇报。他对自己的工作有几乎绝对的自主权,任何时候都可以随机应变,只是手机里有一个号码可以随时报备紧急情况。

那个号码对面的人他从来没见过,这么多年他也只动用过一次。那一次他向那个号码发出了一段陈述:他要救一个可能暴露了身份的卧底,并且向他暴露身份。那个卧底就是文熙俊。

或许是年轻气盛时的生死交情最为稳固吧,后来文熙俊任务结束回归警队,两人仍旧私下保持着极其紧密的联系。文熙俊转做handler,自己又是卧底出身,对于身为卧底的李在元自然更多照顾;而李在元的身份自由度高,有时候出其不意伸个手,就能给文熙俊省下很...

阅读全文>>

[佑猴wonta现代AU]Serendipity[15]

Vol. 15

李在元跟安胜浩的一面之缘其实早在他在机场遇见张佑赫之前,安胜浩一直半粉不红,难得有粉丝接机人头掰着手指都数得过来,所以一堆小姑娘里头混着个人高马大的腼腆男生,他自然印象深刻。他也是安胜浩早期的几个在SNS上保持着互动的粉丝之一,后来还互通了真名,闲来无事还会在私信聊个天。

因此上次在A馆看见李在元,安胜浩是有些吃惊的,回去之后特地找机会联系了一下,想确认自己有没有看错。李在元倒是坦坦荡荡,当场就承认了,末了还心很大地开解他:【你跟我哥的事,我早就知道了。别担心我是你的铁粉,永远站在你这边,就算是我哥也不能欺负你!】

安胜浩当时只想做个扶额的表情,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发了...

阅读全文>>

[佑猴wonta现代AU]Serendipity[14下】

安胜浩当然不可能真的去跟张佑赫商量,因为无论于公于私,这件事他都不想让张佑赫知道。他现在终于明白吴制片所说的生意是什么,而从吴制片的态度来看,这件事张佑赫并不知情。这对他来说并不是一个坏消息,至少这样他就不必因为任务而跟张佑赫直接对立,至于怎么在张佑赫不知情的状况下利用他的场子,这对于现在的安胜浩来说,应该不算是个难题。


周六晚七点,华灯初上。

安胜浩驱车来到A馆,带着一身半醉的酒意,脚步微微有些拖沓地走进大门。

A馆几乎所有的人员都在上次的事件中见过安胜浩,看见他来就有一个小弟忙不迭地上前招呼:“安先生,一个人来玩啊?”

安胜浩点点头,一边从口袋里摸出一张大钞递给他,一边接过他递...

阅读全文>>

[佑猴wonta现代AU]Serendipity[14上]

Vol. 14


七月七日,安胜浩的戏份杀青。他在一群礼物和鲜花的包围下跟所有演职人员道了别,卸了妆正准备离开,却在化妆室门口遇见了吴制片的助理。

那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迎面撞见安胜浩突然就飞红了脸颊。安胜浩看着好笑,就主动跟她挥了挥手,却没想到她鞠躬之后快两步朝他走了过来,压低了嗓音对他说:“那个,吴制片请你去他那里一下。”

“啊?好啊,谢谢你。”安胜浩道了谢,小姑娘忙不迭地鞠躬跑了,跑远了又回头看他一眼,看起来似乎是有些担心。安胜浩于是又冲她笑了笑,回头时笑容一敛,在原地稍稍停顿了一下,才朝吴制片的房间走去。

其实吴制片自从上次A馆的事件之后就没有再直接跟安胜浩说过话,在片场...

阅读全文>>

[佑猴wonta现代AU]Serendipity[13下]

安七炫确实是大意了。他在几个路口之前就感觉到有人跟踪,但几个小混混穿得吊儿郎当,手里还拎着个早点袋子,他就以为只是普通的街头混混,看上他清早一个人落单或是别的什么,并没有在意。对于文熙俊下落的迫切渴求导致他忽略了一些本不该会被忽略的基本信息,比如这个位置紧挨着东大门,周边都是李在元的地盘。

他跟李在元是在警校的信息技术集训基地认识的,李在元晚他一年,两人都是自己那一期里最顶尖的高手。入职之后两人一起合作过几起案子,关系好感情也不错,按文熙俊的话说就差没穿同一条裤子。

然而好景不长,李在元的家庭背景在一次反黑调差中被挖了出来,他被停职调查了近半年,最终还是因为早年参与过黑社会活动而被迫辞职回...

阅读全文>>

[佑猴wonta现代AU]Serendipity[13上]

情况有变啊,想按时睡觉就只能一章分开发,先这么着吧。等忙完就好了~

Vol. 13

李在元连熬了两个通宵,终于针对前一次黑进他哥电脑的家伙预设出一整套方案,同时重新构建了一套安防系统,连夜打包上传给了张佑赫,让他一开电脑就能看见,并且及时下载安装。不料文件还没传完,张佑赫却给他发了一条消息,里面是一个SNS账户和一句简单的留言:【查这个人最后出现的地址。】

李在元挠了挠脑袋,脸上没什么表情,但是突然跟着音箱里的音乐晃动起来的肢体却反映出他的兴奋:【啥?查地址?哥我只能查到IP地址哦,而且谁知道他是不是在住的地方上网。】

张佑赫还是了解这个弟弟的,屏幕上的光标只停了一秒:【别装,想要什么...

阅读全文>>

[佑猴现代AU]Serendipity[12下]

这个跟昨天的应该算一节,下不为例,以后一节写完再发。

BY:hyuki猴


在张佑赫说起私信记录的时候,安胜浩并没有立刻做出答复,而是爬下沙发朝厨房走过去,以便自己可以清楚地看见张佑赫的脸。

“我都忘记了,你怎么突然想起这个?”他扒在门边探头朝里面看了看炉火,鼻子皱起来闻了闻,一只手按着胃。

张佑赫看看他的动作,转身回去拿了一个碗,从锅里捞出来一颗蛋让他先吃:“前两天我的电脑被人黑了,整理数据的时候想起来,现在可以给你看了。”

安胜浩接过来赶紧呼呼地吃,看来是饿急了,也顾不上烫:“你干了什么好事被人黑电脑?莫不是警察叔叔要来翻你的老底?”

张佑赫脸上的表情因为他的吃相而柔和了许多...

阅读全文>>

[佑猴现代AU]Serendipity[12上]

有点短啊 不过不要着急 我会尽量日更或者隔日更的~

Vol. 12

安胜浩休了两天假,回剧组之后为了赶进度又连着熬了几天才终于进入了正常作息。这要在从前,他和他的经纪人连带公司一起早就被制片人骂到臭头了,很有可能还会被直接清出,但是这两天假里他却连一个催促的短信都没收到。

在这个圈子里滚了这么多年,有这种待遇还是第一次,安胜浩候场的时候不经意想起,又刚好从副导演手里接过吴制片特地让给送来的咖啡,心里就忍不住泛起丝丝感慨。而他心思一偏,自己还没注意手里就已经把SNS的页面切到了J的账号下面,看着那一大排队形整齐的求出片的回复无声无息地轻笑。

张佑赫就是在这个时候到达片...

阅读全文>>
©猴几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