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这图不放在一起就不能够~~
【你来干什么?】
【嘘…我来看看你~】 

【大爷  这个杯子好像坏掉了☹️】
【新年了 买个新的😘】
新年啦~( ̄▽ ̄~)~ 旧的不去 新的不来 祝大家新年新起点 万事都满意~

都是假的不要信系列之
记者偷拍到了床照! ​​​

亲一口敲开熏😎

穿越一下😎
【你从哪儿来啊?别着急 慢慢吃】
【唔!】 ​​​

5. 那座山丘


禾子肖在把语音发出去之后其实犹豫了一会儿,一直长按着那条语音,想要撤回那条消息。但是他可能犹豫的时间太久了,到真正按下按钮,已经超过了可以撤回的时间。他于是有点讪讪地泯起嘴唇,目光瞥向面前一侧那个印着哈士奇的保温杯,指尖不经意地扫到语音条,自己的声音传出来,听得他尴尬到耳热,赶紧退出界面。

“我大概是疯了。”他自言自语地嘀咕了一句,看了一眼盘子里已经冷掉的早餐,草草把它们咽下去。距离出门上班还有些时间,他于是倒了杯热水,走进起居室。

卓羽的房间门正对着起居室,门是敞开的,禾子肖一眼就能看见里面收拾得很整齐的床铺和写字台的桌面。他在门口呆立了一会儿,还是没忍住走了进去,站在房间中间环视一周,最后走到窗边,拉开窗帘。

卓羽从小睡觉就不爱关窗帘,反而每次离开房间才会把窗帘拉严。禾子肖记得少年时常被卓羽的父母在大夜班的晚上请到家里代为照看卓羽,那个时候他就曾经问过他为什么,结果他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

禾子肖就想他可能是怕黑吧——小孩子都怕黑,但是男孩却多半都不愿意承认,于是后来再有这样的机会,他就从家里带去一个小电筒,在卓羽睡觉的时候把灯光对着墙根,再用手帕盖上,只留下微弱的光,两节电池一直可以坚持到天亮。

那样的光线……大概也就跟现在的小夜灯差不多吧……

禾子肖一边回想,一边下意识的把目光转向卓羽床头,看了一眼那个在早上已经被关掉的淡紫色的小夜灯。那是个猫脑袋的形状,很有几分可爱,禾子肖一直觉得那应该是某个女孩子送给卓羽的礼物。

卓羽这样的男孩天生讨人喜欢,工作又在那样一个到处都是或美丽或可爱的女孩子的圈子,想必得到的关注一定不少。

她们和他不一样,她们和卓羽之间不会像他一样,横亘着年龄以及性别这样无法逾越的山丘。



6. 可以不见,也可以不接触


卓羽在到达新疆不久就直接投入了工作,他跟着导演一起到取景地点实地勘查了一天,第二天就带着车队实地练习。

车技师的工作强度大并且集中,他没有太多的时间去想工作以外的事情,因此一连四天,他只在第一天下飞机的时候给禾子肖发过一个报平安的信息。

不过两人对此早也习以为常了,况且以他俩现在的关系,过多的嘘寒问暖反而显得矫情——这是他出差的前一天禾子肖在他追问他为什么总加班的时候发给他的信息,也是他那天特别生气的原因。

心里可能多少有点报复的意思,卓羽很刻意也没有向禾子肖提起自己要出差的事情,直到第二天早上他开口询问。他本来也没打算告诉禾子肖这次要出来多久,但是话到嘴边却还是没忍住,又或者,是他面对着禾子肖根本就什么事都忍不住,什么气都气不了多久。

他觉得禾子肖就像他生命里的一个BUG,他可以不见,也可以不联系,甚至可以不接触,但只要一站在他面前,甚至只是隔着视频看见他的脸,他都无法对他真正做出除了笑以外的表情——面无表情已经是他的极限了,还好只是一个临睡的夜晚,外加几分钟的白天。

心下默默吐槽了自己一会儿,卓羽听见导演叫自己的名字,赶紧把手机装起来走过去。

那边山头上男主正在走戏,卓羽看过剧本,知道他一会儿要对着山的那一边大喊女主的名字,对着天空呐喊“我爱你,和我在一起。”

车戏在那之前,卓羽要作为男主的替身把车从山坡开上来,让车在山头前面做一个大甩尾的横移,再跟一个远景从车里冲出来跑上山头,之后才是中景和特写,拍男主的镜头。车戏的技术上没有难度,对于卓羽来说,有难度的反而是带着男主的情绪从车里出来跑上山头这一段。本来这个远景也应该由男主来演的,但是导演想要一个长镜头,所以从车爬上山坡到人爬上山头镜头不能断,因此只能由卓羽作为替身来演这一段。

好在卓羽也不是第一天干这行了,三两条顺下来自己也找到了情绪。就像男主在给他讲戏的时候跟他说的,他想象着自己有想要追逐的感情,有想要得到的人,并且迫切地想要把自己的情绪表达给对方听。

卓羽觉得其实自己根本不用想象,因为在他心里一直就有那么一份感情,就有那么一个人,他也迫切地想要把情绪表达给对方听——

他奔上山坡,在干冷的空气中对着天空大喊:“我爱你——和我在一起——”

其实,也没有那么难。


男朋友会闪现是一种什么体验?

今天是个正经齐澄😎

大概这段时间我会一直为了治愈柠檬精而努力吧 快夸我! ​​​

4. 突然被告知的远行

在清晨的闹钟响起之前,卓羽已经睁开了眼睛。他的生物钟准得出奇,每当拿起手机,总是恰好比闹钟时间提早五分钟。
他睡觉不爱拉窗帘,因此朦胧的天光得以自由地从床边不远的大玻璃窗里铺散进来,淹没了床头那一点淡紫色的夜灯光线。他的被子被人折过,朝里的一侧好端端地掖在他身下,靠近脑袋的一角被塞在他的枕头下面,这样无论他再怎样翻滚,也不会再被踢下床。
卓羽多少有些懊恼,一是这种长幼分明的关爱总像一道栅栏似的横在他与禾子肖之间,即便他已经尽力成长、尽力想要至少将之扭转至平衡,它却总还是无所不在似的,存在得理所当然。二是这一次他仍然睡得太过深沉了,没有在禾子肖进来给他盖被子的时候及时醒来,捉他一个现行,或者……哪怕是突然睁开眼睛,吓他一吓也好。
闹钟在他揉在被子里胡思乱想的时候响起来,但一瞬间又被按灭——房间隔音不好,他担心会吵醒也不知道究竟什么时候才睡下的禾子肖。刮胡子的时候他已经在厨房先烧上了水,洗漱完毕之后顺便把水池里的锅碗瓢盆也洗了,当然还包括昨天晚上给禾子肖装咖啡的保温杯。
那是他的保温杯,但早已不是第一次在他们两人之间传递和共用。清洗杯口的时候卓羽的指尖停顿了一下,脑子里闪过禾子肖好看的唇形,但很快他又甩开思绪,心里把对“幼稚”的鄙视替换成针对“婆婆妈妈”。

禾子肖是在差不多半个钟头之后起的床,那个时候卓羽已经把早餐端上了桌。禾子肖睡得太晚,因此脸色总是不太好;卓羽看了他一眼,转身又给他冲了一杯八宝茶。
“你要出差啊?”禾子肖洗漱完毕,在餐桌前落座的时候终于问出了前一天晚上就想问的问题,说话时目光朝着门口墙边靠着的行李箱扫了一眼。
“嗯。”卓羽点头,“有个剧组要去新疆取景。”顿了一下,他紧接着又补充了一句:“去一个星期。”
“哦,”禾子肖闻言似乎是怔了一下,捧着八宝茶的杯子喝了一口,又放下了,“那什么时候走?”
“马上。你慢慢吃。”卓羽说着已经三两口吃完了自己的早餐,抬腕看了一眼手表就起身回房间换衣服。
禾子肖被卓羽的动作晃得直眨眼睛,直到他风风火火地从他身边拖走箱子,又听见身后门响,才霍地松了一口气,安定下目光和一直起伏不定的心。
屋子里顿时又回复了寂静,像是每一个他加班的深夜乃至凌晨,除了客厅墙壁上挂着的时钟指针的嘀嗒声,就只剩下他和卓羽两个人的呼吸——等等……两个人?
禾子肖突然觉察出什么不对,蓦然转身看向身后。在他身后沉默了许久的卓羽就在同时伸手过来从后面抱住他,宽阔的胸膛连同宽大的羽绒服一起将他整个人包裹得密不透风。
“你连再见都不跟我说啊……”肩膀上传来被卓羽的下巴硌住的微痛,但是禾子肖的注意力却全在耳边。卓羽像是憋闷久了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口抱怨,说话的声音低沉而含糊,里面透着些被他刻意掩盖了很久的,小孩似的撒娇的意味。
禾子肖有点想笑,但耳朵却被卓羽的气息熏得发烫。他泯住唇,脑子里斟酌了一下才开口:“多大了还撒娇——你不也没跟我说再见么?”
卓羽闻言微微一怔,然后闷声叹了一口气,却没有松开手,而是磨磨蹭蹭地又抱着他耗了一会儿,才重新站直了身体伸手勾住行李箱的拉杆,闷声说了一句:“我走了。”
“嗯,注意安全。”禾子肖这回站了起来,走到门口一直看着他出门。
卓羽一言不发地点头,走进电梯之后摸出手机,给禾子肖发了一条微信:【保温杯里有咖啡。】却没想到禾子肖发来的却是一条完全不相干的语音:“圣诞节大概碰不到了,提前祝你节日快乐。”



都是假的不要信系列之
记者冒死偷出一张立拍得 专治柠檬精😎😎😎

今日沙雕 送给柠檬精们 圣诞节快乐(✪▽✪)
【说 有没有男同学追你?】
【你酸个P 我才应该酸呢!】 ​​​

今日傻白甜:做猫饭
猫舔嘴嘴惹 等得有点急吧😎😎😎

这套衣服很适合节日色彩啊~✪ω✪
看样子圣诞节玩儿得挺累😎

1 /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