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水行舟 道系嗑CP 喜欢版聊 欢迎回帖

Warm hearts(煦风有意)[3-3]

电梯:楔子   [1-1]  [1-2]  [1-3] [1-4] 

                    [2-1]  [2-2]  [2-3]  [2-4]

                    [3-1]  [3-2]

“是啊,真的好久不见了,前两年我还去学校找过您,不过听说您辞职出国了。”名叫杨光的男孩儿笑容跟他的名字一样明亮,而他清秀的外形在这样的笑容衬托下又再增色不少,这不长不短的三四年里,他跟季笑珉记忆中那个还有点腼腆的孩子有了一些微妙的差别。

“对,我去年年底刚回来。”季笑珉微笑着说明,继而转向高叙,“你是找杨光来帮我修车?”

高叙点点头,正要说话却听杨光大笑一声,一手拍在他肩头:“要知道是您的车,我就不来班门弄斧了——哎高叙我说你有没有谱啊,放一个大神在这里,还要我来献丑。”

高叙被他俩弄得一头雾水,再看向季笑珉的眼神居然有点委屈的意思,欲言又止的嘴唇像小孩儿似的微微嘟着,唇珠醒目。

季笑珉见状失笑,再开口的时候语气却是淡淡的:“别麻烦杨光了,这车是我自己改的,图纸和相关资料都有,我自己能搞定。”说话时他抬手拍了高叙两下,只是抬手的动作最初是朝着脑袋去的,中途一转才落在了他的背后。

之后三人又聊了半天,高叙才弄明白原来季笑珉是杨光学机修时的机械制图老师,而他原本以为的季笑珉在原来学校的工作也并不是像在少年宫一样教美术,而是机修理论和机械制图。高叙开始还有些吃惊,想想却又了然了——要不是专业的,怎么可能一眼就看出他的排气管改过,并且只听声音就能知道他改过的排气管出了问题?

他的心情莫名有些兴奋起来,心里一个念头模模糊糊地升起,只可惜只是一闪而过,却没来得及抓住,但是有一件事他却必须当场坚持:“这车的事真的是我没办好,你要自己修也行,但车得搁我这儿,场地啊工具材料什么的你都随便用,缺什么尽管说——我不管这你一定得答应,不答应就是不给我面子看不起我不把我当朋友!”

季笑珉本来想推辞,但高叙把话说到这个程度,又当着杨光的面,他还真有点怕拂了他的面子。心里顿时有点拿不定主意,他下意识地嘬着嘴唇,看看高叙又看看杨光,末了把目光定回车上,半天没说话。

场面一时间变得有点小尴尬,杨光左右看看他俩,想了想正准备打个圆场,却见高叙凑到季笑珉旁边,压低了嗓音念经似的念叨:“好,好,说好,说你答应了。”像个不依不饶的小孩儿。直到季笑珉被他念得没法儿,终于失笑着点头说好,他才又像个小孩儿似的咧开嘴笑出一口白牙道:“谢谢啊,不然我真的很没面子。”

说完转头用胳膊在杨光胳膊上一拐,高叙朝他飞了一眼,道:“中午别走啦,一块儿吃个饭,你们师徒不是久没见了么?”

“我当然没问题啦,季老师在,我请。”杨光当即点头。

“那怎么行,还是我请你……”季笑珉自然不肯,话说到一半却被高叙打断。

“哎呀都别争了,这儿我的地盘儿,我请。”

午餐一顿其乐融融,因为大家下午都还有事,大白天的谁也没喝酒。杨光吃完午饭就先走了,季笑珉则跟高叙一起回到了车行。

周末下午来看车的人不少,高叙一个人照应不过来,季笑珉就帮着也给人介绍讲解。他的知识储备显然是很有功底的,上至摩托车百年,下到碳纤轴承改装配件无一不精通,最要紧可能当惯了老师,无论说起什么都调理分明娓娓道来,使听的人不仅愿意听,也容易听明白。

高叙店里这次进了三辆车,本来没想着这么快能敲定买家,没想到一天下来居然订出去两辆。余下的几个约了来看车的人虽然没有看中店里的车,但在季笑珉的介绍之下也有了新的意向,临走的时候都跟高叙约好了找时间细聊。

高叙心里自然非常高兴,但看季笑珉一整个下午都在卖力地说,连口水都没顾上喝,心里很有些过意不去。于是那边客人一走,他就赶紧去拿来一瓶矿泉水,打开了递过去:“辛苦了辛苦了,说了这么多话,真是没想到,本来只约了四个人,谁知道人带人一下子来了这么多。”

“还好啦,”季笑珉接过水很小地喝了一口,在嘴里抿了一会儿才咽下去,“从前上课的时候话说得更多,而且这也不用讲解重点,就是聊天嘛——你自己不也一样说了一下午?”

“我这是生意啊,你是义务的——怎么,这水不好喝?” 高叙注意到了他喝水的细节,自己也拿来一瓶矿泉水,打开盖子灌了一口。

“没有没有,只是半天没喝水,喝快了不太好。”季笑珉摇头,环视了店里一周,才又喝了一口,“哎你这店看起来也不小啊,怎么就你一个人,连个搭手的也没有?”

高叙听他这么说,心里终于也觉得放松了一点,摊开两手撑靠在身后的柜台上:“有是有的,这店是我跟人合伙开的,不过他这两天有比赛,所以没来。”

“什么比赛?”

“打篮球。”

季笑珉闻言点了点头,没再多说什么——篮球他是不太懂的,聊不出话题。他把目光又在店里扫过一圈,最后定在自己那辆散在地上的哈雷身上,极不易察觉地轻轻叹息一声,过去蹲下来仔细查看。

他并不知道高叙听见了他的叹息,只知道他跟着自己走了过来,并且在他蹲下来的时候隔着那辆车也在他的对面蹲了下来。

“从哪儿开始呢?”高叙伸出手,在那一堆破烂里拎出被打碎的车前灯,抓在手里看了看,摇摇头搁到一边。

季笑珉很高兴他没有再说什么对不起都是我的错之类的话,心里一下子轻松了不少,跟着他的动作也伸出手,从那堆东西里扯出一团电线:“先清理一下吧,看看还有什么能用的,图我回去找找,然后再来想办法。”

评论(27)
热度(13)
© 猴几几 | Powered by LOFTER
回到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