猴几几

逆水行舟 道系嗑CP 喜欢版聊 欢迎回帖

Warm hearts(煦风有意)[3-2]

电梯:楔子   [1-1]  [1-2]  [1-3] [1-4] 

                    [2-1]  [2-2]  [2-3]  [2-4]

                    [3-1]


高叙那个电话似乎是打给了什么挺有能耐的人,挂上电话之后就拍着胸脯跟季笑珉保证车一定会帮他拿回来。季笑珉接受了他的好意,毕竟除此之外他自己也暂时想不到什么别的好办法。两人许久未见,这一见面就都挂了彩,不由得感慨了一番是这什么难兄难弟的天降孽缘,之后决定相携去喝酒。出发之前高叙把季笑珉带到新车行里看了一眼,一来是准备喝酒所以先把车放回去,二来是招呼季笑珉有空来玩儿。

酒其实是一种很神奇的存在,心情好了能助兴,心情不好则可以消磨心情。两人不是第一次一起喝酒,论酒量应该不相上下,但是由于心境不同,三五杯过后这状态也就有了区分。

季笑珉酒品不错,喝醉了虽然神志不清,但一没吐二没撒疯三没狂笑不止,只是扯着高叙一个劲儿地在他耳边讲道理。高叙也喝得有点多,但由于心情好,喝一点就兴奋得冒汗,等把人送到家,其实酒劲也就过了。只是一路上季笑珉都紧挨在他耳边说话,带着酒气的温热气息和他特有的嗓音混在一起,扰得他一边的耳朵一直滚烫发热。

好不容易进了门,高叙把挂在自己身上的季笑珉往床上一卸,直起身不仅长长舒了一口气,还抬手抓着那只耳朵揉了好半天。季笑珉在床上歪了一会儿,眨眨眼睛又要起身,高叙眼疾手快把他按回去:“已经到家啦,你还要去哪儿啊?”

“喝水。”季笑珉迷迷糊糊,本来就黑亮的眼睛里像是含了一层雾,被顶灯的光线一照,像是有星星碎在里面。

“别爬了,我去给你倒。”高叙说着一边往外走,一边还又回头看了他两眼,心想人长得好看就是养眼。

这套房子的格局高叙是不陌生的,毕竟他跟季笑珉第一次见面就在这里住过一晚。这是个大小适中的两居室,南北各有一间卧室正面相对,中间两侧分布着客厅、厨房和洗手间,看格局应该是九十年代的老房子。

水瓶里没有热水,高叙就把电水壶插上烧,又想想开水不能直接喝啊,就到冰箱旁边摸来一瓶矿泉水拧开,先倒了一半在水杯里,剩下的自己喝了。电水壶烧水很快,没多久高叙就端着杯子回到卧室,探头看了一眼,季笑珉居然没睡着。

“诶?这么快酒醒啦?”高叙走过去拉他坐起来,又把水杯递过去,看他对了半天才把嘴对上杯沿,才知道他虽然睁着眼睛,但是酒却并没有醒。

高叙于是没敢松手,托着杯子让季笑珉喝完水,眼睛一直不错目光地盯着他看,嘴里下意识地嘀咕:“到底什么事儿啊,让你这么烦心……?”


[我其实并不算是个爱打听的人,什么亲戚啦,朋友啊,生活怎么样,有什么烦恼啊,只要没有专门找我来说,我一般也不会问。并非我不关心,只是我觉得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更有自己消化情绪的方式,旁人搞不清楚状况,就最好不要添乱。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那天喝酒的时候看出季笑珉心里有事,我破天荒地特别想知道他怎么了,为什么事烦心,需不需要帮忙。那种心情就像我在路灯下看清了他脸上的伤口,很气愤,很焦急,但同时又觉得无所适从——我的焦急与愤怒似乎来得有点莫名其妙,毕竟他虽然看起来难受,却自始至终都那么平静如常。

——高叙]


那天之后过了差不多半个月,季笑珉接到了高叙的电话,说车已经要回来了,不过要再等到周末才能送到。两人于是约好了周末在车行见面,一起吃个饭,正好也看看高叙车行里进的几辆新车。

这段时间高叙跟他的联络比之前频繁,一方面高叙的车行终于正常运转了,一方面他也知道了季笑珉现在很闲,所以他三不五时地就会给季笑珉发条微信,或者弹个语音,有时候心血来潮,还会给他发一个他自己录抖音。

季笑珉原本无聊的工作时间似乎因此而得到了一些打发,但其实他心里明白,这其实治标不治本。但是每当有信息来,他的心情还是会好上很多,就连平时搭话不多的同事偶尔也会探头探脑地问他是不是有什么开心事。

对此季笑珉总是微笑带过,但心里却又忍不住肯定:高叙是真的很会逗人开心。他就像一个充满奇思妙想又精力充沛的孩子,时不时冒出来一个点子,就会让季笑珉在开怀大笑的同时忍不住想要感慨:年轻就是好啊~

周末如期而至,三月阳春,天光明媚。高叙的车行早上十点才开门,而季笑珉到的时候已经差不多接近十一点。

车行的装修很有点美式街头范儿,但是布局和光线做了调整,因此整体给人的感觉是过滤掉了那些脏兮兮的昏沉与杂乱,看着很有些格调。季笑珉走到门口,探头往里看了一眼,正看见高叙和一个个头不高的男孩儿凑在一起,对着一辆车嘀嘀咕咕地不知说着什么。

车行里的光线很好,因此并不用走到跟前,季笑珉已经从两人之间的空隙里认出那辆车露出的发动机身上的标识,正是和他那辆车一样的哈雷301。

“这车这么早就送来了?我还以为要到下午。”他扬声说了一句,同时慢悠悠地朝着高叙的方向晃过去,话说完人也正好走到身边,高叙回过头,正与他面对面。

高叙很难得地看到他没有笑,而是板正着一张脸,似乎还陷在什么情绪里拔不出来。突然看见季笑珉,他眼神居然有点躲闪,但还是回答了他的问题:“本来是说下午送来的,但是一早就撂门口了。”

“怎么了?”季笑珉觉得他神情不对,脑子一转立刻想到了什么,下意识地朝那辆车看过去——那辆车确实是他的车没错,但明显被人暴力破坏过,除了发动机和车头,已经基本没几块完整的部分。

“我……我没想到他们居然给我来这套!”高叙明显还在气头上,但面对季笑珉又自觉有点难堪,因此说出的话有个爆破的开端,后面却硬收了回去,含糊在口中,“你别担心,这事儿是我没办好,我已经找了朋友来帮忙,这车我一定给你修好!”

高叙一边说一边把身边之前跟他凑在一起讨论的男孩儿拉过来,刚要开口介绍,却听那男孩儿叫了一声:“季老师。”

“嗯?你是杨光吧?好久不见。”


评论(12)

热度(12)

©猴几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