猴几几

逆水行舟 道系嗑CP 喜欢版聊 欢迎回帖

Warm hearts(煦风有意)[1-4]

电梯:楔子   [1-1]  [1-2]  [1-3]


季笑珉没想到的是,高叙带他去的地方居然是赛车场。这是一段在夜间封闭的高架路段,全程五公里,有两个弯道可以跑循环。他们俩到的时候路口的“封闭清理”牌已经摆好,但是四周却很热闹。十几辆五颜六色的高跑四散着轰着马达,再远一点的高架桥两侧,还有零星几个人正在插着彩旗。

这种喧闹季笑珉是非常不适应的,于是下意识地皱起了眉,从车上下来,看向高叙。

高叙却理解错了他的意思,一见他的表情立刻解释:“别紧张,合法的,你看两头都有警车停在那里,这是个参赛队的热身表演赛。”

“那你来干什么?”季笑珉更加疑惑,抬眼往远处张了一眼,又低头看了看他的车,“你别告诉我你也是来比赛的。”

“对啊。”没想到高叙居然点了头,把挂在胸前的背包卸下来递给季笑珉,咧开嘴笑出一口白牙,“表演赛嘛,陪跑几圈,挣点外快——你帮我拿一下,到那边终点等我,一共八圈,很快的。”

季笑珉有点迟疑,接过他的包背在肩上,说出的话却岔到了别处:“那你刚才跳舞也是外快?”

“对啊,”高叙看向他,脸上的表情居然有点茫然,“你不是知道吗,我的本职工作是在培训学校教跳舞啊~”

话刚说完,不远处有人朝这里挥了挥手,大声叫了高叙的名字。高叙赶紧应了,戴上头盔就准备过去。

“你等会儿。”季笑珉却一把拉住他,低头朝他的排气管看了一眼,又低下去摸了摸,然后起身对他说,“这儿有赛前检修吗?你让他给你看看排气管,我觉得右边这管子可能有点问题。”

“什么问题?”高叙闻言立刻重视起来,下了车也过去把那管子看了看,又伸手敲了敲,但似乎没看出名堂。

“说不好。”季笑珉摇头,“刚一路过来,我觉得声音不太对。你最好找人看看,不然就压着速度,不要超过120。”

“不超120那不吊车尾啦?好我去找人看看,你等我啊。”高叙一边说,一边又应了远处某人的招呼,便不再耽搁,戴上头盔把车溜了过去。

季笑珉远远地看着,确定了高叙的确是把车溜到了检修组才稍稍放了心,慢慢地绕开人群朝重点的方向走过去。四周人声鼎沸,车灯与路灯杂乱无章地混在一起,在没有焦距的眼角边放大成无数光斑,又被风或是什么急速闪过的人影拉扯成线,像P图软件里的动态或者高斯模糊,莫名虚幻。


四十公里的赛程,在平均时速180的车速下跑完也不过十几分钟。高叙是倒数第四个到的,季笑珉一看见他冲线,立刻慢悠悠朝人群以外的地方走过去。

等到两人碰头人群已经开始分流,季笑珉远远地看着高叙结完账把车溜过来,摘下头盔时汗水顺着湿透的头发直往下流,他这才想起来之前高叙结束了那边的演出时就已经是满头大汗。

心里忍不住有个疑问一直悄然开始盘旋,到他们找到馆子点完菜,看着高叙饿极了先扒拉完半碗白饭,季笑珉终于忍不住开口问:“你是白天教课是吗?完了还路演,晚上还赛车,你是天天这么连轴转,还是就今天全赶上了?”

“算是全赶上了,但也差不多吧。”高叙回答,“平时要是没演出,我就去健身房带两节私教课,要不然朋友车行赶上活儿多的时候,也会过去帮忙。”

一句话说得季笑珉有点发怔,他抿了抿嘴唇,手指在桌面上敲了敲,问:“不是吧你,要不要这么拼啊?”

高叙却很不经意地说了一句:“年轻就是要拼一点啊,况且我也不年轻了。”然后抬手挥了挥跟老板娘催菜。

季笑珉于是不再多说什么,只是垂下眼睑盯着杯子里的茶水,过了好一会儿才在高叙的自说自话里抬起头来,抱歉地重新看向他:“嗯?什么?你说。”

“我说什么啊,你这么闷,我说什么你都没反应,搞得我一个人在这里说来说去的像个神经病。”高叙咕哝着抱怨了一句,抬手夹了个花生米放进嘴里,脸上的表情瞬息万变,“哎,你想什么呢?”

季笑珉看着他,长舒一口气之后眉目舒展,像是放下了一个重担似的摊开双臂,稍稍侧身,把其中一条挂上椅背,腿也跷了一条起来,搁上另一条腿的膝盖,整个人到这时才算终于呈现出一种完全放松的状态。

“今天之前,我一直在想到底要不要辞职。”他说,“但是我一直下不了决心,一直到刚才……”

“刚才?”

“对啊,刚才,我决定了,明天就去辞职,然后出国进修,两年……或者一年半——其实也不算太久对吧?”


评论(14)

热度(15)

©猴几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