猴几几

逆水行舟 道系嗑CP 喜欢版聊 欢迎回帖

Warm hearts(煦风有意)[1-2]

电梯: 楔子   [1-1]


[我从十八岁开始玩儿机车,十多年下来自认见过的玩儿车的人不计其数。那些人里有混混,有公子哥儿,有搞机修的老叔叔老哥哥们,也有像我一样只是喜欢机车的普通男孩儿。但我从没见过一个像季笑珉这样斯斯文文、看着就很老派的读书人玩儿车,而且即便只是想想,也觉得太不般配了。这种感觉十分奇特,就好像你面前站着你以为严肃古板的班主任,他却一眼就看出你的车排气管是改过的,并且知道你为什么改;而你心中除了震惊,居然还有点小兴奋,因为一旦撇开所有的违和感,这件事本身就已经足够有趣。

——高叙]


台风即使被地域结界弹开,多少也会保留一些被命名的尊严,所以高叙把季笑珉送回家之后,迎头就被泼足了水。

“这怎么办?雨这么大,你还是别开车了。”季笑珉走进单元门就听见了雷声,心里顿觉不好,赶紧转头正看见高叙丢下车跑进来躲雨,但是从头到脚却已经被淋了个透。

“没事儿,我等等,这雨总不能一直下,等停了我再走。”高叙甩了甩头发,又抹了抹脸,这种时候也不忘举手投足的动作要足够帅气。

“那哪儿行啊?你送我回来,我再让你这么走了,没这个道理。”季笑珉连连摇头,说话时已经从口袋里掏出了钥匙,“要走也至少把头发擦干了换身衣服再走,不过这雨我觉得一时半会儿停不了,我还是先找点东西给你把车盖上吧。”

高叙本来还想推辞,但头顶轰隆隆几声响雷又再滚过,雨势也肉眼可见地又再升级,他无奈之下也只能妥协。

季笑珉的家就在二楼,没一会儿就已经拿着一包东西下来,高叙接过来一看,居然是件没开封的摩托车防雨布,看尺寸车型还不小。

这东西也家中常备——他莫不真也是个玩儿车的吧?

高叙心里过了一下,抬头看了季笑珉一眼,却没急着问,而是跑出去赶紧先把车盖好,又把车换了个位置,往楼道口挪了挪,避开了头顶的大树和可能把车吹倒的风向。

季笑珉倒是想上去帮忙,但看高叙动作麻利,自己也没有能插上手的位置,便懒懒地一扬眉梢,把手揣在裤兜里,随他去了。


哲人说与天斗,与风雨斗,与水火斗,其乐无穷;但对一般人来说,被从头到脚淋个底透实在是没有什么乐趣。

季笑珉把高叙领进屋就先打发他去洗澡,自己则在柜子里翻找了老半天才寻摸出一套估计他能套得上的衣服,不管怎么说,总比湿衣服强。

不过事实证明季笑珉还是小觑高叙的身材了——当这个穿衣显瘦的boy围着浴巾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季笑珉下意识地扬起眉,心里暗暗叹了一声:“嚯!”他有些尴尬地看了一眼手边的衣服,开口之前习惯性地嘬了嘬嘴唇:“那什么,有总比没有强,好在天儿也热……”

高叙起先不太明白,但一看他落在自己胸口的目光又明白了,眼睛眨了眨笑得居然有些腼腆:“没事儿,我包里应该还有套衣服。”说着他快几步走到墙边从背包里掏出一个防水包,重新走进浴室,再出来的时候已经又是个穿戴整齐的清爽大男孩儿。

“你这是打算旅游啊还是……?”季笑珉觉得好奇,就随口问了一句,突然觉得自己这语气未免太熟稔了些,但细想想又并没有品出什么不妥。

“我本来是要去健身房的。”高叙说着,已经在季笑珉对面坐下,接过了他递过来的一瓶矿泉水。

“哦~”

一切自有因缘,万般皆是因果。


在高叙眼里,季笑珉举手投足间都透着股老气横秋的意味,这种意味现在常常被戏称为“老干部”腔调。他本来是不太擅长与这类人交往的,因为他们多半太闷,并且古板,有一些开不起玩笑,另一些则是并不能get到你跟他开的玩笑。

然而季笑珉不同。一来他长的好看,这一点无论放至男人还是女人之中都是天赋技能,因为无论性格有趣与否,只要长得好看首先就能先得眼缘。二来虽然性格看起来沉闷,不太爱主动与人搭茬,但一旦熟络起来,季笑珉却其实相当有梗。这种有梗潜藏在他斯斯文文不显山不露水的外表之下的,与他的聪慧与机敏密不可分,有时冷不丁露一下,就让人觉得惊喜。

高叙当然喜欢惊喜,就像他给大多数人的印象一样,他活泼好动,并且很难得地保有少年心性。但他自己心里清楚,他的年纪早已是少年的倍数,因此那些在惊喜之外能够被渐渐细品而出的细致心思和缜密逻辑才是更让他觉得有趣的部分。就比如那次台风天里初次相遇的雨后留宿,当他与季笑珉真正混成了朋友之后,他曾经专门问过他:“为什么敢?”

“为什么不敢?”季笑珉当时正跟他并排靠在高架桥边上半人高的护栏上,看着不远处忽明忽暗的机车尾灯,白皙好看的侧脸被头顶上的路灯光线勾勒出令人赏心悦目的轮廓,“我前半个钟头刚跟你一起见义勇为去了警察局陪人家小姑娘做笔录,且不论你的姓名年龄社会关系全都在那儿留了档,光一个见义勇为,再加上你那辆车,哥哥我就不信你会是个见财眼开或是见色起意之徒~”


评论(17)

热度(15)

©猴几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