猴几几

逆水行舟 道系嗑CP 喜欢版聊 欢迎回帖

Warm hearts(煦风有意)[1-1]

电梯:楔子   


第一章

时间回溯到一年半以前,那是2016年的第一场台风。自古就在火炉之城居住的人们几乎每年夏天都靠着台风活命,是以大多数人每到这个季节内心都是纠结的,因为一边希望能有台风过境,一边又觉得这么想对不起沿海同胞。不过季笑珉一直不在这个范畴内——他也怕热,但是能忍。这种忍并非忍字头上一把刀的忍,而是因为脾气好,家教好,有坚持,所以对什么都耐得住性子;就比如三伏天穿件T恤,里面也要穿一件背心打底,热当然是热的,但好过汗湿了衣服带来不必要的尴尬。

不过季老师的这种坚持自带一种上个世纪的风味,看在千禧一代的眼中就自动被归类成了老干部。季老师所在的学校被业内戏称设计专业的蓝翔技校,校内学生多少对自己的品味都还充满自信,于是有关季老师“有颜任性”和“暴殄天物”的话题从季笑珉踏进这所学校开始就一直时校园BBS和校园各个微信大群中的热门话题。除此之外更加与“老干部”一词相匹配的,大概就是季老师时常在节假日去少年宫帮朋友代课的活动——在这个随处可见summer camp和teamlab时代,少年宫一词在一些人眼中早就等同于了文物。

市少年宫位于中心的商业街附近,就地理位置来说平时交通相当便利。但是节假日又赶上台风天就不同了,再加上晚上十点的商业区高峰期,别说打车难,地铁都挤不上去。

这次台风其实来势并不猛烈,外面只有狂风大作,却连半滴雨水都没有带来。网上哀嚎一片,说是好不容易来了台风,居然又被近海的S市自带结界弹开了,简直要疯。季笑珉对此倒还是一贯地淡定,只是心中暗自吐槽:不下雨的台风天也还是台风天啊,车一样难打,地铁一样难挤,家一样难回。

好在对于这种状况他是有所预见的,也幸而他家离得不算太远,只要走出这个街区,再往南走一点就是个容易打车的地方。那地方是一条排挡街,这个时间正在热火朝天,而且不下雨完全不受影响,季笑珉就想着现在遛着弯儿过去,还能顺便拎碗凉粉回家。

卖凉粉的摊子是个老字号了,门面很小,夹在一左一右的烧烤摊子和馄饨摊子中间,只能堪堪塞得下一条队伍。这条队伍因此排得老长,站在队尾的还要避着马路上的车,人与人之间的间隙就免不了越来越近。

季笑珉是个不喜欢与人有肢体接触的人,这种时候难免有些难受,就干脆侧出半步只留了一条胳膊插在人缝里。谁知这个位置让他一抬眼便清楚地看见前面隔着两个人的地方,坐在烧烤摊子上的一个男人,正拿着手机对着这边队伍里的一个小姑娘拍裙底。

他当即皱起眉头,刚要出声示警那个小姑娘就发现了,“啪”的一个巴掌拍开那人的手机,大声喝问:“你干嘛?”谁知那男人反而叫嚣起来,一推面前的桌子豁然站起来,红着一张明显酒精过度的脸恐吓似的对着那个小姑娘。

虽说本地的小姑娘大多脾气都挺爆,但这小姑娘到底年纪小,突然面对这么一个无赖,也还是怔住了,脸涨得通红。但她虽然有些支支吾吾,却还是鼓起勇气说了一句:“你耍流氓,偷拍我裙子!”

那男人闻言叫得更高声:“谁他妈偷拍你啊?哪儿哪儿都没有,还觉得自己挺有脸啊?”

这一句说得季笑珉脸也沉了下来,于是开口:“自己做的就认吧,人家小姑娘没有冤枉你,我也看见了。”

“你他妈又哪儿冒出来的?有你什么事啊?找打是吧?”那男人本来对着小姑娘只是吓唬,但一看季笑珉说话,态度立刻又升级了一层,踢开凳子就往这里挤过来。

季笑珉虽然四体不勤,但也不是个软柿子,见他似乎要动手,也没有退的意思,只是抬手朝路口指了一下:“不然我们叫个警察过来看看?治安岗亭就在那边,没几步的事。”

“你他妈以为叫警察我就怕你是吧?”那男人估计真的乘着酒胆,觉得自己下不来台,走过来的时候一手顺便摸起隔壁桌上一个啤酒瓶。

季笑珉上下眈了他一眼,正在想要怎么应对,旁边却突然伸过来一只手,一把抓住那人捏着酒瓶的手臂:“不怕咱就走一趟呗,当事人都在场,这位老哥算是一个目击者,我也算一个,来吧,咱找警察叔叔聊聊。”

来人穿着件无袖的黑色T恤,看起来像是个大男孩儿,侧脸背着光看不真切,但是裸露在外面的手臂肌肉线条漂亮并且有力,耍流氓的男人被他一捏,居然怎么都挣不脱,再被他着力一扯,就被跌跌撞撞地从人群里扯了出来。

季笑珉这时已经明白自己来了帮手,回头看了那个小姑娘一眼,示意她跟上来一起去找警察。

那小姑娘也是真的很有勇气,二话不说就跟了上来,走到季笑珉身边的时候低声说了一句:“谢谢。”

“没事,应该的。”季笑珉冲她笑笑,领着着她一块儿跟上前面那位拽着流氓的大男孩儿。

事情解决多少花了点时间,季笑珉和那个大男孩儿一起跟那小姑娘一起做了笔录,到离开派出所的时候已经接近十二点。派出所的位置没有那么好打车,季笑珉看了一眼手机,正在盘算要怎么回去,那男孩儿已经在旁边开口:“这儿不好打车啊,你住哪儿?我送你回去吧?”

这话说得有点唐突,季笑珉下意识地侧头看向他,这才仔细看清楚了他的脸——鼻梁高挺,眼睛狭长,像是电视里会见到的那种韩系帅哥,但是并不眼熟。

“你是在少年宫教儿童画的季老师吧?”大男孩儿看起来年轻,但却很敏锐,见他将目光转向自己,立刻补了一句,“我是在你隔壁教室教儿童街舞的,我叫高叙。”

季笑珉还是迟疑了一秒,随后想起了什么,眼睛一亮:“啊,你是来给蒋老师代课的。”

“对。”高叙点点头,脑袋微微一偏摆了个挺帅的角度,“那走吗?我车在刚才那条街上——走两步?”

“那就麻烦你了。”季笑珉这次没再推辞,但也没多说什么,两个人似乎都有点高冷,一路走过去话也没多说几句。直到看见了高叙的车,季笑珉的眼睛里才再次点进了星星,菱角似的嘴唇一弯,赞了句:“你这车帅啊。”

“识货。”高叙立刻也笑了起来,有些得意地扬起眉,抬脚跨上那辆黑色全碳纤维YAMAHA,给他递了一个头盔。

季笑珉接过来,眼睛又在车身上来回打量了几眼,戴上头盔之前留下一句话:“排气管改过啊——你别开太快。”

评论(20)

热度(22)

©猴几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