猴几几

逆水行舟 道系嗑CP 喜欢版聊 欢迎回帖

[佑猴wonta现代AU]Serendipity[14下】

安胜浩当然不可能真的去跟张佑赫商量,因为无论于公于私,这件事他都不想让张佑赫知道。他现在终于明白吴制片所说的生意是什么,而从吴制片的态度来看,这件事张佑赫并不知情。这对他来说并不是一个坏消息,至少这样他就不必因为任务而跟张佑赫直接对立,至于怎么在张佑赫不知情的状况下利用他的场子,这对于现在的安胜浩来说,应该不算是个难题。


周六晚七点,华灯初上。

安胜浩驱车来到A馆,带着一身半醉的酒意,脚步微微有些拖沓地走进大门。

A馆几乎所有的人员都在上次的事件中见过安胜浩,看见他来就有一个小弟忙不迭地上前招呼:“安先生,一个人来玩啊?”

安胜浩点点头,一边从口袋里摸出一张大钞递给他,一边接过他递过来的烟,就着他手里的火点着,低声问:“三楼生意怎么样?”

那小弟闻言先愣了一下,而后抬眼盯着他,确认似的问了一句:“三楼?”

“嗯。”安胜浩吸了一口烟,在喷出烟雾的同时点点头,微一偏头对着他勾起嘴角,重复了一遍:“对,三楼,怎么了?”

“没,没什么。”那小弟见他神色当中有点讥诮的意思,忙不迭摇头,再开口时不知为什么竟有点口吃,“三…三楼人还不多,您要上去吗?我…我给您引路。”

“不用,我知道怎么走。”安胜浩这时已经头也不回地朝里面走去,说话时背对着那小弟抬起夹着烟的那只手随意挥了挥。

A馆的三楼其实是在中庭顶上加建的一层,一般人站在大堂抬头只能看见二楼,如果不是熟悉的客人,根本不可能知道这里还有个三楼。搭载普通客人的电梯也是只通到二楼的,轿厢里并没有第三个楼层的选项。

安胜浩搭电梯到二楼下来,转了一个弯走向通向紧急出口的走廊,越过了紧急出口,朝更里面的位置走过去。那里有个拐角,不走到走廊末端根本不会注意到,而那里就是三楼的入口。

那道入口的大门一直是关闭的,只有来人敲门才会被人从里面打开。安胜浩径直走到门口,抬手在门上轻轻拍了三下,然后后退两步叼着烟等门。

来开门的人跟外面侍应的小弟不同,身上笔挺地穿着西裤和马甲,手上戴着一双白手套,看起来像个荷官。打开门看见安胜浩,他也跟之前一楼的小弟一样,先是微微怔了一下,之后才问:“安…安先生,您……?”

安胜浩掐掉烟,从怀里掏出一张卡递给他,说话时让吐出的烟雾熏得眯起了眼睛:“筹码。”

那荷官迟疑了一下,但见安胜浩微微偏头剔了一下眉梢,赶紧伸手去接,同时客客气气地把他让进门:“好,好的,请问刷多少?”

“三百万。”安胜浩一边说一边往里走,被另一个荷官打扮的小弟引着走进更里面的一个房间。

这个房间的大门是两扇很厚重的雕花木门,门的隔音很好,所以在外面根本听不见里面的喧嚣。然而门一打开,夹杂着各种押宝下注声音的鼎沸人声就传了出来——如果不是亲自来一趟,安胜浩也想不到这里居然会有这么一个五脏俱全的现代化赌场。

心中顿时升起一种复杂的情绪,安胜浩捏了捏手机,下意识地想到了张佑赫。他第一次有了一种特别具体而真实的感受:他和张佑赫是站在两个对立面的。

无论这次他在调查的这个案子跟张佑赫是否有关联,有一个铁一样的事实是不会改变的,那就是他实际上是个警察,而张佑赫是个黑帮老大,并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明亮的小明星和追星大V。他和他之间从一开始就是横着一条鸿沟的,一旦有一天他的任务完成回到警队,这条鸿沟就会瞬间充满湍急的大水,把他们两个彻彻底底地划分开来。

心下随即赶到一阵沉闷,安胜浩深吸一口气,暂时甩开思绪。他跟着荷官走进去,大致扫了一圈里面的不同玩法,想了一下,在一个二十四点的桌子前坐下。

这个桌子前面之前已经坐了两男一女,男的是一老一少,老的那个像个普通绅士,而年轻的那个安胜浩却是认得的。

“来玩啊,胜浩哥?”

“你是……在元?”


评论(11)

热度(39)

©猴几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