猴几几

上一篇 下一篇

2018/7/5 [SCI谜案集剧版][瞳耀] 爱的味道[END](改个题目)

微博点梗第一篇,重发个完整的,我已经尽力了真的,不要强求!!(季猫猫掩面.jpg) 顺说在我心里 这俩就是这种上床也要互怼的感觉啊 望天~( ̄▽ ̄~)~ 总之怎么说呢?真香(๑>؂<๑)

白羽瞳第一次被展耀扔枕头是在八岁。那天他迷迷糊糊爬起来,发现睡在旁边的小哥尿床,一边嫌弃一边又幸灾乐祸,爬起来冲到门口就要喊,结果被一枕头BIA在了地上。

第二次是十六岁,两家人一同出门旅游,理所当然给他俩开了一间房。本来一个标间两张床大家相安无事,结果白羽瞳临睡前手贱在电视里找了个鬼片来看,那女鬼第一次从电视机里爬出来的时候,旁边床的展耀就一个枕头扔过来,正好砸中他的脸。

他当时无比愤愤,刚想还手就看见展耀苍白着一张脸紧皱着眉头闭着眼睛装睡,本来就瘦的身体被堆在面前的棉被一档,几乎看不见起伏。白羽瞳顿时就心软了,关了电视朝他凑过去,轻声细气问了声:“你怕鬼啊?”结果下一秒就被另一个枕头实实在在地BIA在了脸上。

第三次是S.C.I.刚成立那会儿,他们连轴转地追查双重人格杀手,展耀体力不支,终于发了高烧。白羽瞳好心留下来照顾,谁知睡了地板还不够,展耀又是一个枕头扔下来,正中他的面门。

白羽瞳当时心里当然是很不爽的,但是面对一个高烧三十九度的人,他也不好跟他发飙不是?更何况展耀打小就一副弱鸡体质,要万一真有个三长两短,他也是见不得的。于是只好怀着那点不爽报复性地爬上床,和衣而眠弄脏床单被套,睡下去的时候却没想起来有洁癖的其实是自己,而展耀这个人生活自理能力为0,到最后床单被套还是得他来帮他洗。

心中一幕幕地闪过过去的三十年,白羽瞳手里攥着展耀刚从床上扔下来的枕头,蓦地站起来,一手插腰端了个茶壶状,一脸的不忿:“展小猫,你知不知道什么叫事不过三?”

展耀一脸无辜,两只眼睛亮晶晶地看着他:“你不是要睡觉吗?给你个枕头我还错了?”

白羽瞳也不跟他多废话,甩开拖鞋光着脚就踩上了床:“凭什么我就要睡地上?这儿又不是你家,这是我家!”

展耀依旧无辜,靠坐在床头仰头看他,睫毛被床头柜上的灯光打落一片阴影在琥珀色的眼瞳上,给目光染上一抹幽深的质感,真就是那么像一只黑夜里静伏在墙角的猫。

“在我家我也没让你睡地上啊。”展耀咕哝一声,声音不高,而且懒洋洋的,从他靠坐的位置传过来,跟光线混在一起,有种微妙的朦胧感。

白羽瞳突然觉得哪里不对,脸色一沉蹲下来凑过去问他:“你怎么了?”

展耀没有回答,但是白羽瞳闻到了淡淡的酒味,眉头忍不住皱起来:“你喝酒了?什么时候喝的?为什么喝?”

“我好几天都没好好睡觉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距离近了不需要高声,展耀说话的声音比之前又小了些,并且不似平日里的字正腔圆,有些含含糊糊地,像是含在嘴里。这种说话的方式白羽瞳倒是不陌生的,只不过因为语调中多少带着点撒娇的意味,成年之后他已经很久都没有听过。

“那边的案子很伤脑筋?”SCI许久没有大案要案,展耀作为心理专家被CID借调过去帮忙,而白羽瞳则作为外围总指挥被调去支援了一次飞虎的行动,细想起来,两人还真是许久未见。

“伤脑筋倒不至于,就是有点琐碎。”展耀一边说着,把脑袋向一边偏了偏,让自己可以正对白羽瞳凑过来的脸。他微眯着微醺又疲倦的眼睛,盯着他看了半天,然后眉目突然舒展,抬手逗了逗他的耳钉,形状特别的唇角微微一勾,懒懒地开口:“而且……我有点想你了。”

白羽瞳的耳垂在被他的指尖碰到的一瞬间就刷地烧红了一片。他气息一窒,下意识地往旁边让了一寸。

展耀随着他的动作收回了手,目光却落在他已经红成一片的耳朵上,闷声轻笑。

白羽瞳有些无奈,清了清嗓子恢复了之前的姿势,上身前倾,比之前靠得更近,嘴唇几乎贴到他的的:“你不是很累了么,招我干什么?明天不用出勤?”

“嗯。”展耀眨眨眼睛,稍稍偏头,琥珀色的眼睛里吃进了一些光线,在白羽瞳眼里跟床头灯亮成一片。

“结案了,放大假。”

回应他的是白羽瞳狠狠落在他唇上的吻。


展耀第一次被白羽瞳亲是在八岁。那天白羽瞳生日,拍合照之前他被白姐姐抹了一点奶油在脸上,白羽瞳看见了,洁癖发作忍不了,但是两个手又都被礼物占了舍不得放下,就干脆伸头一口给他咗掉。

第二次是十六岁,一起读书的小伙伴在KTV玩真心话大冒险,白羽瞳抽中了要亲在场一个人,二话没说就揽过展耀的头亲了一口。

展耀当时正在吃草莓,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揽过去,白羽瞳一口落在他唇角边,亲完唇尖上还沾了一点他嘴上的草莓汁。

第三次是蓝成霖的案子结束后不久,他们彼此确认过心意,在某个夜里心照不宣地滚到了一起。白羽瞳像要把他吸进灵魂似的吻他,之后捋着他的额发低语:“我终于知道你真正的味道。”

他当时正因为有点缺氧而一脸懵逼,喘息着眯起眼睛看他,不明就里。白羽瞳就突然咧嘴笑出一口白牙,举起一只手在他眼前掰起了手指:“不是奶油味,不是草莓味,也不是海水的咸味——是很爱我的味道。”

展耀只觉得哭笑不得,又想骂他自恋,又因为他所有的记忆节点都跟自己重合而情思翻涌,纠结起来就有点牙痒痒的,一侧头就咬上他支在自己脑侧的手臂……

“嘶……你居然给我走神?”唇齿间火热的侵略和挑逗突然退了出去,展耀闻见白羽瞳近在咫尺的气息,微微张开眼睛。

“想什么哪?”那人眉头紧皱,狭长的眼睛有些危险地眯着,一只手捏着他的下巴让他正视自己。

“想……咬你。”展耀抿嘴一笑,然后稍一低头,张口咬在他的虎口。

白羽瞳的手下意识地抽搐了一下,却没有松开,而是微微侧过头,挑着下巴看他的动作,直到展耀自己松了口,才把手拿开,重新捞住他往上一提,顺势撸掉了他身上的T恤。

展耀似乎是有点迷糊,也不知道是酒劲上来了还是累的,一边配合他的动作一边还问:“你怎么不躲?”

“躲什么啊?”白羽瞳眼神一暗,嘴角一勾坏笑着凑过去,“哪一次你不咬?”说话间把一只手伸到脑后,抓住领口一把将自己身上的T恤也拽下来,手一翻,盖住展耀的眼睛,如愿以偿地听见他拖着嗓子问了一声:“你干嘛?”

拖长的尾音被白羽瞳咬住他喉结的动作给截断了,展耀嗯了一声,突然顿住不再动作。但他的气息却随着白羽瞳的动作渐渐急促起来——喉结、颈侧到锁骨到耳内,胸膛小腹到腰侧到腿间,每一处他的唇舌或者指掌触碰过的地方都窜起战栗的电流。

他的形状好看的嘴唇微张着,促动的气息里裹挟着压抑的嗓音,听在耳朵里像猫咪被抚摸时的呼噜声,却带着情色的尾音。他的眼睛仍旧被白羽瞳的T恤盖着,他也懒得甩开,只摸索着用双手揽住他埋在自己胸前的脑袋,指尖随着他的动作跟他的发丝纠缠一会儿,又松开,沿着他的后颈一寸一寸摸上肌肉虬结的肩背和手臂。

白羽瞳随着他的动作抬起头来,重新捞起他狠狠地锁住唇舌,感受他斯文纤长的手指一点点摸过自己结实的胸膛和腰腹的肌肉,心中被一种极其强烈却又柔软到死的情绪所涨满。

“猫儿……”他稍稍松开对他的纠缠,舌尖却停留在他的双唇之间,想说什么但又没说,而是用唇尖来回磨蹭他的唇线。

“撒娇……没用……”展耀被他蹭得有点 痒,伸出舌尖舔了舔嘴唇,收回来的时候轻轻蹭过他的舌尖。

“你就懒吧!”白羽瞳龇起獠牙,带着点泄愤的意味又捉住他狠狠吻过一回,随后直起身到床头柜里摸索,好半天才终于摸出一个瓶子和一个铝箔小包。

房间里这时已经被炽热的气息所充满,床头柜上的台灯柔柔地散着昏黄的光,与这些气息交织混合,暧昧地笼罩着一切。

床边的白色墙壁上人影交叠,是强壮而宽阔的身躯将纤窄的人影完全包裹。

“嘶……你……轻点儿……”展耀的声调比起之前稍稍提高了一些,气息间断而渐渐被一种节奏所支配。

“疼你就叫,”白羽瞳嗓音暗哑,躬身下去一把扯掉了一直盖着展耀半张脸的T恤,腰间紧跟着一沉,“或者……咬我也行。”

突然增强的光线让展耀条件反射地更紧地闭了闭眼睛,他下意识地收紧了揽在白羽瞳腰上的手臂,却把他更深地送进自己体内。他忍不住呜咽了一声,半睁开眼睛看向那人,落进眼里的光线顺着眼角流淌下来,洇没进纯白的枕巾。

白羽瞳的吻追着那点光线落在展耀眼角,浓烈而炽热的气息烧在他耳边,跟他的整个身躯一起将一种深厚而绵密的情感灌注于展耀全身。

展耀突然笑起来,抬手勾住他的脖子把自己更紧密地送进他怀里,嘴唇探到他耳边低语:“白羽瞳……你才……全身都是……很爱我的味道。”

[END]

评论(21)
热度(302)
  1. 单纯快乐の妞妞猴几几 转载了此文字
©猴几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