猴几几

上一篇 下一篇

[佑猴现代AU]Serendipity[12上]

有点短啊 不过不要着急 我会尽量日更或者隔日更的~

Vol. 12

安胜浩休了两天假,回剧组之后为了赶进度又连着熬了几天才终于进入了正常作息。这要在从前,他和他的经纪人连带公司一起早就被制片人骂到臭头了,很有可能还会被直接清出,但是这两天假里他却连一个催促的短信都没收到。

在这个圈子里滚了这么多年,有这种待遇还是第一次,安胜浩候场的时候不经意想起,又刚好从副导演手里接过吴制片特地让给送来的咖啡,心里就忍不住泛起丝丝感慨。而他心思一偏,自己还没注意手里就已经把SNS的页面切到了J的账号下面,看着那一大排队形整齐的求出片的回复无声无息地轻笑。

张佑赫就是在这个时候到达片场的。他穿着一件宽大得看不出身形的的外套,戴着帽子和口罩,混在围观的人群中显得毫不起眼。目光扫过忙碌的剧组,他只一眼就锁定了安胜浩——正靠在角落里一边咬着咖啡的吸管一边刷着手机。

安胜浩身上穿着一套全黑的商务装,衬衫和西裤把身体包得密不透风,只腰上一根皮带恰到好处地勾勒出曲线——张佑赫第一次在机场近距离看见他的时候他也是穿着这样一身,完整的精英装束和骑在箱子上的幼稚动作有一种强烈的反差萌,令人印象深刻。

脑子里的思路随即顺着那个时间节点缓慢地推进,张佑赫看着眼前的安胜浩,慢慢地将两者重合在一起:一样地放松,一样地随心所欲,举手投足间没有一处不真实。

然而紧接着那边换场,安胜浩放下咖啡走到镜头前,把手机按在耳边说出一大段台词,周身气场丕变,竟然完全颠覆了画面——他彻头彻尾的变成了一个性格严谨,深思熟虑的社会精英,跟那个在他镜头前时不时会有些僵硬的安胜浩判若两人。

张佑赫突然想起不知道在哪里看过的表演源自生活的说法,心里有个疑问陡然清晰起来:这两幅面孔,哪一幅才是演技?他的心情顿时变得很糟,眉头下意识地皱起来,转身退出人群。

身后不远处导演喊了cut,那个时候张佑赫还没有走出剧组围挡的区域。他的手机却在这时突兀地响了起来,屏幕上安胜浩的照片分辨率极高,猝不及防被他拍下的表情可爱得让人忍不住想亲。

心里连一秒都没有挣扎,张佑赫当即接通了电话,开口时嗓音微沉,听不出情绪。

“你怎么走了?不是来接我的呀?”安胜浩的声音倒很明亮,而且像平时一样没有称呼,张口就直奔主题。

张佑赫蓦地回头,果然看见安胜浩远远地冲他挥手,电话里的声音离远了些,是在跟导演确定明天的通告时间。结束之后又是几声告别,然后他就背上背包,颠颠地朝他跑过来。

张佑赫情绪还糟,因此没有回答,但是眉头却随着他的靠近渐渐舒展开,目光则几乎是条件反射一般变得柔和。

“你怎么知道是我?”他问他,目光在他脸上逡巡一阵,抬手去帮他擦掉额角上的汗珠。

“太容易了。”安胜浩笑得得意,“这种天气谁像你这么神经病,穿这么多还要戴个口罩,又不是明星。”

也不知道安胜浩那句话当中究竟有什么魔力,张佑赫原本糟糕的情绪一下子就消散了,两个眼睛一弯露出点笑意,却又威胁似地伸出一支手指在他鼻子前面点了点。

安胜浩象征性地往后退了半步,有恃无恐地笑得更开:“我就知道你差不多这两天得来。”

“为什么?”周围人太多,还有粉丝跟着安胜浩一路过来,张佑赫也不好再有什么动作,索性转身继续往停车场走。

“你的SNS下面都快跪出城墙了,”安胜浩紧跟着与他并肩而行,话说到一半突然降低了音量,“而且……你不想我吗?”

之后一直到回到家里,张佑赫脑子里都还在回放着安胜浩的那个问题,所以一进玄关他就把人按在墙边,抵着他的额头询问:“你那么问,是因为你想我吗?”

安胜浩垂下眼睑,目光在他的口罩上停留一秒,然后看向他的眼睛答非所问:“我好饿啊,有没有吃的?”

张佑赫默不作声,但是很快松开手,安胜浩隔着口罩都能感觉到他叹了一口气。他于是亦步亦趋地跟着他走进厨房,在他打开冰箱门之前从后面揽住他的脖子,一只手挑开一侧的口罩带子,在他的下巴旁边亲了一口,低声说了一句:“傻瓜。”

气氛随之一下子变得轻松起来,那种轻松很自然,就好像他们已经这样相处了二十多年。这种感觉来得莫名,却很奇妙,就好像张佑赫第一次在机场看见活的安胜浩的时候一样。

张佑赫从冰箱里翻出泡菜和鱿鱼,放进锅里之后从厨房门口往外看了一眼窝在沙发里刷手机的安胜浩,沉吟许久,突然开口叫他:“胜浩啊,你开我电脑,上一下我的SNS。”

“啊?”

“上次你不是问我是谁找我给你刷流量吗?”你到私信里翻翻,应该有记录。”

评论(16)
热度(50)
©猴几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