猴几几

逆水行舟 道系嗑CP 喜欢版聊 欢迎回帖

[佑猴现代AU]Serendipity[10]

Vol. 10

仍然是剧情章节

By:hyuki猴

KangTa在安胜浩去参加吴制片的聚会之后,整整两天都没有联络上他。他心里很着急,很担心被自己说中了什么事情,但又一再告诫自己,要相信自己的UC。

他知道安胜浩这个人远在接手做他的handler之前,那时候他已经跟文熙俊做了差不多有五年的搭档。有一天文熙俊随意跟他说起,他有一个在外头蛰伏了好几年并且可能会无限期蛰伏下去的UC,如果有可能,他倒希望他永远不会被启用。他挑挑眉不以为然:“如果每一个handler都这样偏心自己的UC,那我们的整个世界就要塌陷了。”

“这个我当然知道啊。”文熙俊把酒推到他面前,说话的时候若有所思,“但是可能……他就是有些不同吧。”

KangTa那个时候并不能明白文熙俊的意思,只是又挑挑眉,喝光了文熙俊推过来的酒。接着文熙俊就突然按住了他的手,半真半假地问他:“如果有一天我cover不到我的UC,你猜上头会让谁来接手?”

那个时候酒过三巡,KangTa并没能完全理解文熙俊的意思,但当他突然接到文熙俊失踪的消息的时候,脑子里的思路立刻就贯通了——他们相识近十年,相互都做过对方的handler和UC,没有人能比他们彼此更可信赖。所以文熙俊提的根本不是一个问题,而是一个嘱托,因为他知道无论是论资排辈还是业务能力KangTa都会是上头的不二人选。

之后他果然见到了Tony,然后几乎在同时就明白了文熙俊的意思:“他可能……就是有些不同吧”。他在看到Tony的资料视频的时候就觉得文熙俊说得没错:如果有可能,他也希望他永远不要被启用。

舞台上的安胜浩太让人觉得赏心悦目了,即使并不当红,即使并不如繁星耀眼,但只要他站在那里被灯光围绕就会让人觉得现世安稳——他无论从哪一个角度看都更应该生活在聚光灯下,而不是做一个只能在暗中行动,见不得光的UC。

然而当作为UC的Tony An在他面前叼着烟,深思熟虑地跟他探讨各种问题时候,他又觉得文熙俊和他可能都错了——即便可以在聚光灯下现世安稳,安胜浩大概也更愿意履行他的职责,因为他就是那种会愿意为了梦想和目标奋斗到最后一刻的人,即使前途漫漫,即使眼前处处迷途。

脑子里的思路走到这里的时候,KangTa深吸一口气,定了定心神,思考要不要再试着联系他一次。手机的信息铃很适时地响了起来,他飞快地划开屏幕——果然是一条看起来像是乱码的信息。

一直悬着的心到这时总算安定下来,KangTa呼出一口气,打开电脑调出一个对话框,飞快地把Tony刚刚发来的信息输进去。对话框里随即显示出对这条信息的内容解码:【我可以信任你吗?】

太阳落山之前,KangTa依约来到山顶,那时候Tony已经在那儿等着他了。很难得见他没有抽烟,而是捧着杯冰咖啡在喝,KangTa走近的时候他正咬着吸管看着夕阳出神。

他身上穿着一件有点大的竖条纹衬衫,前襟和T恤一起扎在裤腰里,搭配耳朵上的银色耳圈,一打眼看过去就很有明星范儿。他的牛子裤有点短,跟脚上的白球鞋之间露着一截脚踝,白而且细得看不出半点力量,但踩在地上的感觉却四平八稳,强烈的反差让KangTa突然有一种感觉:这个人根本不应该被任何人handle。

Tony这时已经听见了他的脚步,张开手掌朝他挥了挥打个招呼,KangTa注意到他无名指上多了个白色的戒指。但他并没有太在意,径直走过去之后斟酌了一下还是决定开门见山:“你那么问……是什么意思?”

“你明白我的意思。”Tony看了他一眼,然后把脸转过去继续盯着太阳下山的方向,“以你的脑子,熙俊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失踪,你不会不明白。”

KangTa点点头:“所以呢?”

“所以我必须确定你是可以信任的才能继续下去——要找熙俊的下落,以我一人之力不可能办得到。”

“这么说你是有线索了?”KangTa的眼睛在一瞬间亮了起来,那里头的光彩不是一个普通警察对案情突破的兴奋,而是一个朋友伴随着一点安心的雀跃。

Tony回过头来看他,半晌之后问了个毫不相关的问题:“你的名字是叫什么?”

“安七炫。”KangTa起先不太明白,但想了想又了然——文熙俊既然能把Tony嘱托给他,又怎么会在Tony那一头留白?

这回Tony终于点了点头,从口袋里掏出一个薄荷糖递给他,自己则低头重新咬住吸管去喝咖啡:“这事儿咱们得私下着手:清潭洞有个张佑赫——反黑组应该有他的资料,我希望你想办法查一查他前两个月的账户往来。”

李在元大概是整个两江地区对于张佑赫神龙见首不见尾这件事最没有切身感受的人了。他家里四台液晶屏二十四小时切换着整个首尔乃至周边地区的交通和治安摄像监控,只要他想,总能找到张佑赫的位置。因此张佑赫那晚带着安胜浩回家整整两天没出门,他也就没急着找他,而是自己扫尾了A馆的后续。

第三天一早他在监控里看见安胜浩去剧组上班,就打开对话框把扫尾的结果大致跟张佑赫说了一下,末了问了一句:【哥,我这算是有嫂子了?】

张佑赫一直没回复,李在元就外出打了一场拳,回来才看见屏幕上孤零零挂着三个字:【要叫哥。】

心里莫名就有些高兴,李在元打电话叫了全套生鱼片拼盘,坐下来大快朵颐了一番。他把其中一个液晶屏上的监控画面切换了几下,画面的视角变了几变,终于切到一个剧组在拍外景。

镜头前的安胜浩正和一个女演员对台词,李在元把画面放大,正打算截图发给自家老哥,另一个液晶屏里突然跳出一个警报框,“滴滴滴”响个不停。

“卧槽,谁啊?我哥的电脑也敢黑?”他瞬间丢开筷子,把椅子拖得离桌子更近了一点,修长好看的十指飞快地在键盘上敲击起来。

这是一场自卫与反击的战斗。

起先是李在元启动了所有安防系统,一道接一道的防火墙开启,阻截对方的入侵。

后来那人好像发现了他面对的并不仅仅是防火墙,而是有人在实时阻截,顿时干脆利落地放弃了,打算切断连接。

然而早在这之前李在元已经通过另一个端口跟上了他的信号,他想全身而退,就必然会被李在元追踪到信号源。这道追踪是静默的,因为没有主动追踪动作,所以很难被发觉。但是不知为什么,当那人退出第二道防火墙的时候,却把这道追踪给卸载了。

李在元顿时觉得受到了挑衅,眼角细微地抽动着,又开了另一个端口。

对方也不示弱,一边继续退出防火墙,一边在自己的返回路径上设置路障。

李在元又试了两次,一次是被劫持,一次是碰上了延迟矩阵。等到他终于突破重围,对方的信号早已不知所踪。

心中顿时升起一种暴躁又兴奋的情绪,李在元“歘”地从椅子上站起来,脚下下意识地跳动了两下,就好像在拳击馆里遇上了势均力敌的对手。而在网络的另一头,安七炫在终于确定自己摆脱了追踪的时候,额头上已经满满地铺了一层汗。

电脑屏幕上的白光打在他漂亮的脸上,光线惨白却明亮,衬着他乌黑的头发,好看得令人窒息。而在他的眼睛里,隔着眼镜的镜片却透出来比之更加耀眼的光芒,跟他不自觉溢出齿间的低语交相呼应:“k……找死吗?”

评论(31)

热度(65)

©猴几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