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水行舟 道系嗑CP 喜欢版聊 欢迎回帖

[佑猴现代AU]Serendipity[8]

人设&剧情章节


By:hyuki猴


Vol. 8

张佑赫所在的包间处于A馆的最里间,隔音很好,是个约谈的好地方。包间里面是一张长方形的会议桌,四周全是紧闭的厚重窗帘,所有的光源都来自内部照明。

张佑赫和李在元进屋之后就随意坐在桌子一侧,而把A馆老大和他的手下都留在另一侧,两边的状况明显像在对峙,而不是什么帮会内部的约谈。A馆老大坐下的时候脸色十分难看,但是态度却很恭顺,所以看起来有种非常别扭的违和感。

不过张佑赫并不在意,坐下之后就直接了当从怀里掏出一张支票,示意李在元递过去。他一直面无表情地看着A馆老大脸上和动作上的挣扎,直到他推脱不得,被李在元塞了了支票在手里才开口说话:“我昨天去过医院了——在元下手是有点重,但好在都是皮外伤——在元你是知道的,这么多年都是这个脾气,一旦有个什么事说不清楚想不通就会动手,不过他们小孩子打闹,我想叔你也不会跟他一般见识。”

A馆老大既然已经接了支票在手里,此时也不好再推回去,听见他这么说只能附和着点头,但脸上的表情仍是有些不甘。他把支票面朝下按在手掌下面,也不看上面的数值,深吸了一口气之后才下定决心似的开口:“佑赫啊,既然今天你来了,我想你就应该知道他俩这场打闹为的是什么。今天我们明人不说暗话,就把事情摊开来说个明白——现在每家场子都不好做,如果还按我们以前的做法,大家都没什么劲头了。”

“所以呢?”张佑赫仍旧面无表情,说话时不经意扫了李在元一眼,见他全神贯注地盯着手机捣鼓便又收回目光,并没有任何表示。

“所以我们各自都得想点新点子。”A馆老大接着道,“但是你一年到头难得露一面,在元又只听你的,我们说的话他全都听不进去——这次可不光是我的儿子被他打了,你问问他,这半年来整个江南又有多少场子里的人被他送进过医院?”顿了一下,他也朝李在元看了一眼,发现他耳朵上仍旧插着耳机,好像完全没在听,喝了一口茶才又继续说:“所以我今天约你来,是想跟你谈一谈,要不然,我们……”

“分地盘是吧?”

A馆老大话没说完就被张佑赫接了过去,他抿了抿嘴,似乎是终于想起了今天约见张佑赫的本来目的。“也不能说是分地盘……”他轻咳一声,整理了一下表情,让自己脸上不再有之前那种以下对上的恭顺态度,同时又斟酌了一下用词,“严格说起来应该是分账更准确——这样,铺租和花红我们每年照旧,但是这堂口里的生意和账目嘛,佑赫你和在元贵人事忙,也就不用操心了。”

张佑赫眉头一挑,并没有任何表示,只是一直看着自己的右手。A馆老大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只见他的食指和中指上各戴了一枚指环,看起来像是白瓷或是别的什么相近的质地。

指环的设计很简单,想来设计师大概是想用质地来凸显风格,但是现在白色的瓷质上却似乎沾染上一些污渍——暗红的颜色,不光沾染上指环,还有一些喷溅到外掌缘,甚至是张佑赫纯白的袖口,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像是血。

心中很自然就有了联想,A馆老大想起之前在大厅里张佑赫给吴制片的那一拳。他心中蓦然一紧,一个可怕的想法突兀地冒出来:他是不是把什么事情看得太简单了?

A馆老大认识张佑赫十几年,虽然见面的次数不多,但是见过和听过他为什么事或者什么人突然发怒动手打人的情况更少。甚至是在他还带着弟弟一起打天下的时候,真正见过他动手的人也是屈指可数。道上的人提起张佑赫都很怕,但是口口相传里聊的最多的却是他话不多是因为说话带点口音,和他天生好看却曾经受过重伤的下巴,再有就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行踪和几乎不问事的神隐做派,以至于最近几年有些胆儿大的年轻人已经开始在背后称呼他为“张仙人”。

心下不由地蓦然一紧,A馆老板觉得自己背上疾窜起一股凉意——这样一个张佑赫,他凭什么就会为了一个小明星争风吃醋,突然就动手打了那个吴制片呢?况且A馆是他的地头,当时吴制片也已经在跟他打招呼,若是放在平时,张佑赫无论如何都会卖他的面子——他分明是故意给了他一个下马威!

终于想明白这一点的时候,A馆老板的额角已经开始渗出汗水。眼下的情势明显已经与自己估计的不同,张佑赫既然能精准地利用吴制片,那么他对他们之间的合作情况究竟掌握到什么程度就已经难以估计。如此一来这场约谈中被动的人就从张佑赫变成自己,而他甚至不知道张佑赫手里已经握有多少筹码——看来,谈是谈不成了。

心中突然一阵发狠,A馆老大捏了捏拳头,蓦地站起身。他看见张佑赫已经不再继续看着自己的手,而李在元则终于从沉迷的手机里抬起头来。

他飞快地向着站在李在元身后的一个手下递了一个眼色,但几乎就在同时,张佑赫的指尖也不轻不重地在桌面上敲了两下——“咚咚”两声,像是第一次到别人家礼貌地敲门,却不知为什么竟像锥子一样直戳进A馆老大心底。

屋子里的灯光在这时突地闪了一下,然后毫无预兆地蓦然一暗。整个包间顿时陷入一片黑暗,紧接着“砰”的一声有什么重物跌落,伴随着A馆老大的一声闷哼。

然后屋里的灯光就突地又完全亮了起来,就好像刚才真的只是闪了两闪。眼前的一切都几乎没有变化:张佑赫仍然坐在原先的位置上,指尖“咚咚”地敲着桌面;李在元耳朵里插着耳机,手里仍旧捧着手机;而A馆老大的手下都像之前一样按照预先安排好的位置站在原地。

唯一不同的只有A馆老大——气管上斜插着一把匕首摊在椅子里,而匕首握在之前一直站在李在元身后的那个A馆老大向他递过一个眼神的手下手里。那手下一脸茫然地跌趴在桌面上,似乎完全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张佑赫自始至终一直面无表情地坐着,直到这时才站起来,轻描淡写丢下一句:“叫救护车。”起身就往外面走。

李在元在他起身的时候也站了起来,伸手把之前给A馆老大的那张支票拿过来,掏出一支笔,在上面金额的位置前面刻意留白的地方又添了一位数。

“你儿子的医药费我哥已经付了,这个是你的,拿好别丢了。”他把支票再一次拍在一直在抽搐的A馆老大手里,侧头在他伤口上仔细看了看,起身离开前又拍了拍他的肩,“伤口不太深,正常来说月底查账的时候你就能出院了,到时候照旧,我晚上八点来啊——哎你们赶紧的啊,叫救护车,没看见你们老大气管开着口哪?”

A馆老大的手下群龙无首,心里又明白江南到底还是张佑赫的地盘,到这时也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兄弟俩离开,同时乱成一锅粥地打电话给自己老大叫急救。混乱中,那个一刀刺中自己老大的手下突然打了个寒战,因为他终于想起刚才在灯光一闪的那个瞬间,似乎有一只手飞快地捏住了自己刚刚掏出匕首打算依照计划扎向李在元的手臂,顺水推舟似地就那么往前送了一送。



包间里乱作一团的A馆众人加之呼啸而来的救护车把整个馆内的气氛都打乱了。这时候早没有多少人还有心思玩儿,大厅里瞬间空了一大半,而包间里的人也在陆续往外散。

安胜浩随着人流走到门口,正在四下张望着想知道发生了什么,就突然被人从身后揽住了肩膀,张佑赫的声音随之靠过来,近得就在耳边:“找我?”

安胜浩觉得自己的耳尖瞬间一热,稍稍侧开头让出一点距离,却没有挣脱他的手。“我有事问你。”他说着,目不转睛盯着张佑赫的脸,然后就被拉着跟他一起坐上了那辆小绵羊。

之后辗转了几个街区,又黑灯瞎火地跟着张佑赫在路边找了个充电桩充了半个小时电,等到达目的地已经过了十点。

安胜浩本来赶通告就累得半死,这会儿简直人都要劈了,被张佑赫拉进电梯的时候忍不住甩开手:“你不是好像挺牛的嘛连辆正经车都没有?那小绵羊还TM是一人座的,书包架坐得我屁股都疼了!”

“哪儿疼?我看看?”张佑赫似乎心情很好,闻言咧开嘴笑着朝他走过去,刚要伸手又被甩了一脸白眼。电梯门在这时“叮”一声打开,玩笑于是暂且作罢,他笑呵呵地率先走出去打开正对面的防盗门。

安胜浩也不是第一次来张佑赫家了,一进门就踢掉鞋子,熟门熟路地直奔卧室趴上床。他眼睛都快睁不开了,歪着脑袋闭着眼睛往下扒外衣和裤子,结果因为陷在床里完全使不上力,只好向张佑赫求助。

张佑赫表情温柔地看着他,一边从衣服里解救他一边问:“又喝了不少酒?”

“不多,两杯。”安胜浩终于解脱,放松地长叹一声,“不过之前通告排太满,差不多有四十个小时都没怎么睡了。”

“那就先睡,有问题醒了再说。”张佑赫倒是十分干脆,也不在意他横趴在大床正中,往左往右都留不出多一个人的空间。

“那不行,心里有事我睡不着。”安胜浩腾地翻身坐起来,努力眯缝着两只眼睛看着他把自己的外套和裤子整理好了挂在一边。

张佑赫也不坚持,点点头走到他面前坐下,一条腿盘在床上,一条腿挂在床边:“那问,长话短说。”

安胜浩就把他从上到下仔细打量了一遍,然后正了正脸色,一本正经地开口:“你今天……为什么打吴制片?”

这个问题着实出乎张佑赫的预料,他一下子没接上茬,牙齿咬住嘴角边笑着低下头:“我以为你会要问我是谁。”

安胜浩迎面又给他一个白眼:“你以为我傻吗?这种事情还用问你?听别人说才精彩好吗?”

“也就是说你对这件事已经没有疑问了是吗?”张佑赫稍稍歪头看他,看他两只眼睛几乎睁不开觉得心疼,但是睁不开还要对他翻白眼又觉得好笑,脸上的表情管理不好,就干脆又全都收了起来,变成面无表情。

“有吧……”安胜浩揉揉眼睛,“不过那些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知道你一个势力遍布汉江南北的清潭洞扛把子,肯定不可能是为了跟人争风吃醋而动手,所以我想知道你究竟是为什么揍他。”

张佑赫闻言轻轻勾了一下嘴角,再开口时把头歪向另一侧,目光仍旧定在他身上,但是眼神却变得深邃:“你怎么就这么确定我揍他不是因为吃醋?或者说……你凭什么觉得我会告诉你我揍他的真正原因?”

安胜浩被他问得一愣,目光一抬对上他的眼睛,脑子里的思路一下就断了。

接着他突地涨红了脸,连带的耳朵和脖子也红成一片,不知道是因为酒劲上来了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再开口的时候声音里带着一种莫名的暗哑,跟他天生的鼻音恰到好处地混在一起,好听地叫人挠心。

“张佑赫你眼里有钩子你知道吗?”

回答他的是张佑赫蓦然将他捞进怀里的双手,以及一点余地也不留的狠狠吻住他的唇。


评论(41)
热度(72)
© 猴几几 | Powered by LOFTER
回到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