猴几几

低回帖率作者 道系嗑CP

[佑猴现代AU]Serendipity[5]

进度慢一点>< 心路历程不好抓啊 唉~~


By:hyuki猴


Vol. 5


李在元张开修长的十指,对着张佑赫在屏幕里的威胁摆了个你奈我何的姿势,然后只顿了两秒就又放回键盘上连续敲击几下,把监控视频的画面放大到极限。视频里的安胜浩仍然坐在马路牙上喝酒,时不时地看一眼手机,间断地发着短信。

几分钟之后张佑赫进入了画面,步伐不是李在元常见的慢速,而是微妙地透着几分焦躁。大晚上的他很难得没戴帽子和口罩,白皙的皮肤在路灯下采光极好。

李在元突然觉得手边缺点什么,正打算起身去拿点零食,冷不防却被张佑赫站定之后朝着摄像头直射过来的目光刺了一下。

“OKOKOK~”他耸耸肩,这才老老实实关掉了切断了与监控视频的连接,整个人无聊地瘫坐在椅子上百无聊赖地看向天花板,几分钟之后起身拿起一套行头出门,打算去拳击馆消磨时间。

摄像头那边的张佑赫很显然对李在元的品性很有把握,看完一眼之后就立刻收回视线,彻底把注意力转向了安胜浩。但他并没有出声叫他的名字,而是放慢了脚步,歪着脑袋想要先看清楚他的脸。

安胜浩在他距离自己十米远的时候就已经辨认出了他的脚步声,但是直到此时才抬眼朝他看过去。他的全身上下只有眼珠转动了一下,由内而外形成了一个冷硬的侧目表情。

张佑赫却不知为什么反而笑了出来,步伐恢复了平时的慢条斯理,走到他身边蹲了下来,开口之前舌尖下意识蹭了一下嘴角:“怎么了?”

安胜浩并没有立刻回答,而是一口气灌完了手里剩余的半罐啤酒,深吸一口气之后又点着了一支烟。

这一系列动作让他的眼睛看起来很红,烟雾却又迷蒙了情绪,令他整个人看起来有一种颓丧的无助。他的衣衫也很单薄,一件白T一条牛仔裤,把人穿得空落落的,跟他的声音一样寂寞:“我今天听说……你发片是收钱的,跟拍刷粉丝也都是明码标价——我就想知道,你跟我约饭逛街这么多天,照片花絮拍了这么多……应该是个什么价码?”

说到“价码”两个字的时候,他把视线转向张佑赫,一口烟雾在两人之间腾起,熏得他眨了眨眼睛。

张佑赫觉得似乎在他眼里看见了水光,但是烟雾缭绕之下又不真切,却还是让他心里莫名发紧。但他并没有立刻否定或是肯定,而是目光镇定地看着安胜浩反问:“为什么突然问起这个?”

安胜浩突然就笑了起来,人也跌跌撞撞地从坐着的地方爬起来,一摇三晃地面对着张佑赫掰动手指:“这是来自灵魂的拷问——粉丝和偶像,买家和卖家,朋友和朋友,还有闹绯闻的CP对象——我应该选哪一个?”



张佑赫接到给安胜浩的出片的订单是在差不多两个月之前。对方按规矩打包发来了安胜浩的详细资料,照片视频一应俱全,还有所有粉丝应该知道的通稿和小道。订单的要求很简单:按照仁川一哥一贯的步调跟拍出片,然后在规定时间内帮安胜浩把有效流量刷到一个目标。

张佑赫本来是当一个普通单子来接的——由于他自己特殊的原因,他需要一个合理的经常出没在各大机场的身份,因此不论是一二线大明星还是二十八线小网红的行程都在他的备用列表之中,而跟拍出片刷流量只是仁川一哥艹人设的附带的工作。

然而安胜浩的这个单子却多多少少出乎了他的预料。首先是他被安胜浩的一首歌莫名其妙圈了粉,并且在一两个星期之间迅速成为了他的死忠,第二是他在仁川机场按照惯例借着给安胜浩跟拍的方式脱了身,之后却好像莫名其妙地就对他一见钟情。

这种感觉很危险,但更奇妙,就好像他当初选择了仁川一哥这个人设来做掩护为的就是有一天会因此遇见安胜浩。

他一个土象金牛男,十四岁就出道混迹江湖,心里的院子杂草丛生,原本如何都存不下多少浪漫情怀,却莫名其妙就被种上了一朵小玫瑰。张佑赫觉得惊奇,更惊喜,尤其是之后一而再再而三地跟安胜浩约饭逛街打游戏,每一次都相谈甚欢,让他突然就生出一种想法:有朝一日等他退了休,就在江南随便挑栋楼带着安胜浩种种玫瑰养养鱼,没事出去骑着哈雷兜兜风,那该多么惬意。

怀揣着这种心思,张佑赫在给安胜浩刷流量发现了JT同人圈的时候,心里其实是很有满足感的。他也很高兴安胜浩对此并无反感,而两人对绯闻心照不宣的默契还让他不时能有机会占占口头便宜。

他还想过应该找个什么样的机会跟安胜浩把这事情掰扯清楚,但一来快乐的日子过起来很快,二来以安胜浩与他亲近的速度让他总觉得这事没准可以顺其自然,谁知道他的小玫瑰突然就给亮出刺来。



心下飞快地把问题思路和与之相关的有的没的全都过了一遍,张佑赫紧跟着安胜浩站起来,一把抓住他的胳膊:“你喝醉了。”

“你……别打岔!”安胜浩十分不满,一把甩开他的手,却被他从另一侧靠过来,接了个满怀。

“好,我不打岔,但我们回家里去说好不好?你看外面这么多人呢,有你的粉丝怎么办?”张佑赫把他揽在怀里,嘴唇紧挨着他的耳廓,以一种温柔得几乎滴出水来的嗓音轻声哄劝。

安胜浩顿时安静下来,抿着嘴一言不发地由着他把自己半扶半抱地带进屋。门口玄关的灯亮起来的时候,他在身侧衣帽间的镜子里一眼就看清了自己红得几乎滴出血的耳尖。


评论(15)

热度(55)

©猴几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