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水行舟 道系嗑CP 喜欢版聊 欢迎回帖

[佑猴现代AU]Serendipity[2]

By:hyuki猴

怎么我ID一死你们就有糟心事呢?唉😔,诈尸给你们开心开心~

Vol. 2

对于没能第一时间回复偶像翻牌这件事,张佑赫并没有太在意,毕竟他的墙头太多了。发现安胜浩纯粹是个偶然,只是他没想到这个偶然会这么快派上用场。

面无表情地回复完安胜浩的“质问”,他戴上耳机,从相机上的一个暗槽里抠出一个小小的芯片连上电脑。打开数据包,他的脸色顿时变得比之前更加木然,但双眼皮并不明显的眼睛里却透出严肃而犀利的光。

几秒钟之后屏幕上跳出一个类似虚拟DOS的对话框,中间的进度条显示着传输的百分比,而底下一个光标闪动,显示出一行小字:【买家问为什么晚两天才交货。】

张佑赫眉毛都没动一下,骨节漂亮的手指飞快敲下几个字:【就说我困。】

【所以说你整整睡了两天?】

【不然呢?】

【……好吧——那家伙怎么样了?】

【你猜?】

那边停顿了一下,过了一会儿才打了个问号过来:【?没听见风声?】

张佑赫的眉锋突地一剔,带动眼角极其细微地跳动了一下:【差不多了吧——今天,或者明天,看新闻。】

之后他就把对话框拉进双屏的右边显示器里不再理会,光标在左边显示器上逡巡了一会儿,挑出一个文件打开。热闹的音乐声瞬间从听骨充满整个颅腔,而画面中那个顶着刺茸茸的脑袋摇头晃脑的安胜浩则像是跳跃在他的神经上似的,让他一点一点逐渐放松下来。

“TOP STAR, TOP STAR, TOP STAR……”他嘴里喃喃地跟着音乐念叨着,指尖飞快地在桌面上敲击着思路,良久,摸出手机发出一条短信。

【大明星明天有空吗?】

【可以有,干啥?】

【拿货。】

【管饭吗?】

【不管,管咖啡。】

【啧,小气鬼。】

玩笑归玩笑,但是安胜浩不可能真的要粉丝请吃饭,所以出门的时候特地检查了一下,确定自己带上了钱包。约定的地方不远,从家里走路过去不过十五分钟,是一家名叫“机能概”的复古创意咖啡吧。

安胜浩到的时候张佑赫正蹲在门口,装束跟那天在机场异曲同工,帽子口罩一样不少,手里的相机换成个微单,镜头对着地面上一个看不清是什么的东西左拍右拍,完了还不过瘾,又掏出手机拍了一段小视频。

安胜浩脸上突然就有了笑意,放慢脚步走过去打算看个明白,却不想步伐刚刚一变那人就蓦地侧头看向他,目光看来木然,却又有一种莫名扎人的意味。他心里“咯噔”一下,下意识停下脚步,却见那人在看见他的时候眉宇间顿时舒展开,眼睛里好像还带着点笑的意思。安胜浩随即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太过敏感,迅速调整了一下情绪,继续脚下的步伐朝他走过去问:“在拍什么?”

“玩具。”张佑赫一边说一边站起来,把手里捏着的红红绿绿的骑马小人递给他,另一只手把微单镜头一转,“咔哒”一声按下快门。

“呀!你怎么突然就拍?”安胜浩顿时紧张起来,赶紧凑过去扒住他的手看预览。

“抓拍才有意思。”张佑赫任由他抓着相机翻看,目光微微上挑,越过他看向不远处的巷口几个穿着校服的女学生,在确定她们并无恶意之后才又把目光收回来,“进去吧,说好了请你喝咖啡。”

“这家店我没来过呢,有什么推荐?”安胜浩依言跟着他往里走,瞅准一个机会也侧头朝着他之前望过去的巷口看了一眼。

张佑赫摘下口罩,朝着他露出一个好看的笑容:“街机你有没有兴趣?”


KOF,功夫,魂斗罗……安胜浩跟着张佑赫在机能概的地下室里回味了一把青春,摇杆和按键的触感在里久久挥之不去。

“想不到你居然和我同年。”落座喝咖啡的时候安胜浩全身都散发着兴奋的光彩,一大一小的两个眼睛里晶光透亮,眼下的笑褶里都是开心的纹路。

“怎么我看起来很老?”张佑赫也在笑。

安胜浩摇摇头:“大概是因为你太严肃了?我以为你可能比我大个一岁或者两岁。”

张佑赫没有立刻接茬,而是把之前已经收回包装里的骑马小人拿出来送到安胜浩眼前,指给他上面看的一行小字:“你对严肃到底有什么误解?”

安胜浩眯了眯没戴眼镜的近视眼,终于看清楚那行字是“适合三岁以上儿童”,一个没忍住差点把刚喝进嘴里的冰美式喷出来。

好在虽然不算太红,但好歹偶像包袱也背了几年,安胜浩硬生生把那口冰咖啡咽了下去,脸上的笑意未落,抬手擦掉眼角笑出来的眼泪。

他不得不承认,张佑赫实在很对他的胃口,两个同龄人能聊的话题很多,兴趣爱好虽然不尽相投,但却十分互补,最重要彼此笑点一致。

于是之后二人的约见约饭和约拍就频繁了起来,仁川一哥的SNS开始频繁晒出安胜浩的各色照片和预览,从跟拍街拍到花絮吃播一应俱全。而这位哥的加持也许真的有用,出道之后一直不温不火的安胜浩突然接了个大制作。

然而出乎二人意料的是在某次一个网友po了一张偶遇他俩约饭的照片之后,安胜浩的粉丝群和张佑赫SNS的follower里就接二连三开始有人频繁“偶遇”他俩的约饭或者逛街。紧接着一个名为“JT”的同人话题就悄悄盛行起来,开始是两人约饭的偶遇照片被悄悄加上爱心贴纸,后来有了同人歌曲,再后来连同人文也一搜一大片。

安胜浩对此不甚在意——腐女时代嘛,谁还没有个绯闻男友了?

张佑赫却似乎不太吃这套,ID只有一个J字的仁川一哥账号沉寂了好几天,突然发出来一篇公告,强调了一下自己性别:男。

公告出来的时候安胜浩在上通告,等看到的时候已经过了十二个小时,而他一天的疲劳瞬间就被这个笑点给驱散了。他一边哈哈笑着拍着大腿,一边缩在保姆车里给张佑赫发短信:【这位哥哥,难道你是以为她们是把你当成了姐姐才给咱俩填词写同人文的?】

张佑赫明显没明白他的意思,一个问号发过来,附赠一句:【还没睡?】

【刚下班啊,哥哥,还没到家。】安胜浩揉揉眼睛,在保姆车后排的长座位上半躺下来,随手刷了刷SNS,又看到一篇同人文章的更新,他突然心血来潮,“腾”地坐起来,脸上挂着恶作剧的笑容,又发了一条短信过去:【唉,我明天休息,你有空不?出来我给你科普科普?】

【有空。科普什么?】

【科普性别男和性别男是怎么闹绯闻的。】

评论(14)
热度(65)
© 猴几几 | Powered by LOFTER
回到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