猴几几

上一篇 下一篇

太湖诗钞之《夜遇》 邵氏新独臂刀/刺马同人

差不多两年前的文 之前清空微博时删掉了 今天怀旧重发


==================


       入夜时分,马新贻被一阵突如其来的焦躁惊醒,蓦然起身才发现里衣早已汗湿了大半。他于是起身倒了一杯凉茶,待心思稍定,睡意却也去了不少,便索性走出房间往院中而去。

夜里风凉,吹在半湿的衣衫上,微微有些寒意。但顶上月色却是净白融软,远远地铺散开去,隐约笼出一道纤瘦背影。

      “三弟?”   

      马新贻几乎在一瞬间便认出那背影,却不想张汶祥却自那背影身后探出脸来。

      “大哥。”他立时唤了他一声,而后转眼过去向那“背影”道:“别担心,是我大哥醒了。”

      说话间就见那“背影”与张汶祥一同站起身,马新贻堪堪走到二人身前,正见得那人转过身来,露了一张与张汶祥几乎一模一样的脸孔,与他四目相对。

      他只觉心中一顿,下意识便往后退了一步,一只手同时扯了张汶祥往自己身后掩住,沉声道:“你是何物?”

       那人却未立刻回答,低压的双眉下,一双眼在他脸上数度逡巡,而后微微一笑道:“这位兄台看来阳气鼎盛,好难得竟也看得见我,更难得是一眼便知我不是人。”

      张汶祥见状赶紧上前拦在马新贻身前,向那人道:“雷兄弟快别闹了,我大哥生性刚直,不太习惯与人玩笑。”继而转身又向马新贻道:“大哥不用紧张,雷兄弟虽为鬼魅,却无伤人之心,逗留此地只为寻人,因我好奇搭讪,方才与我多说了几句。”

      马新贻闻言又向那人面上看了看,却仍是紧攥着张汶祥的手腕,良久之后方才稍稍放松下来,向那人道:“在下马新贻,兄台既无心伤人,便请现了原身在此,莫再套了我三弟的形影,若对他有损便不好了。”

      那人闻言又看了马新贻一眼,而后失笑道:“看来马兄误会了。你眼前所见正是雷力原本的容貌,并非套用汶祥形影。我与汶祥一见如故,自然不能行这等伤其阳寿之举。”

      马新贻一顿,复又将他仔细打量一番,口中虽然不说,心中仍是半信半疑。

      张汶祥知他心性,此时见状便在他臂上一揽,凑在他耳边岔开话题道:“雷兄弟说这山寨几百年前便已有了,只不过那时叫个‘虎威山庄’,庄主是个真小人,而他的结拜大哥则是个伪君子。”

      ”哦?“马新贻素来喜闻张汶祥软语呱噪,此时响在耳边,一瞬间便有些恍惚,彷如平日睡前与其秉烛夜谈,当下便被他牵去了大半的注意,口中话锋一转,却也不再对雷力提防质问,而是随着张汶祥的语调一道柔和下来,问道:”却不知这位雷兄弟,与这虎威山庄又是何许渊源?“

      雷力见他二人一来一往,看似兄弟情深,却隐有暧昧情愫,不由地便想起自己与封大哥。只可惜他当时心思耿直,竟未听出封俊杰邀他退隐太湖的深意,此时又听马新贻问道自己与虎威山庄的渊源,心中不免隐隐心痛起来。

       雷力与张汶祥相貌相似,但个性却是迥异。张汶祥心思细密却藏得住事,但雷力心中所想却是半分不拉尽数显在面上。

      马新贻见他眉心紧蹙,侧首一看张汶祥也被他带得愁上眉梢,便伸手在三弟眉心一抚,转向雷力道:”雷兄弟若不便说,我们便不问了便是。“

      张汶祥随即点头称是,那边雷力却摆手道:”无妨,本也不是什么说不得的事。我只是看到两位,有些触景生情罢了。“

      之后雷力便重新坐下,将他与封俊杰之相遇相识乃至知心相交,相约太湖退隐,最后偏偏天人永隔之事娓娓道来。听来虽是旁人的事,但旁听的马、张二人却不知为何竟隐隐生出几分感同身受的意味,以致过程之中频频对视。马新贻的手始终紧握着张汶祥的手腕不放,而张汶祥起先揽着他手臂的手则不知不觉顺着他手臂的线条滑落至腕间,轻轻抚上他的手背。

      雷力始终静静地看着他二人,不疾不徐地说着自己的过往,到后竟也忘了自己说到了哪里,究竟有没有说完,只将他二人动作神情满满看在眼中,满满盈于胸口。直等到顶上月色越渐稀薄、逐渐隐去,他才复又站起身,抬头看了一眼东边隐隐泛出的鱼肚白,微一欠身道:”天快亮了。许久未向人说起过往事,今夜叨扰二位了。“

      马新贻这才看清他果然仅余了一只手臂,心下几番回转,忽而开口道:”雷兄弟且慢离开,我想若不出所料,你所寻之人今日已然到了此地。“

      雷力闻言眉心一跳:”你从何得知?封大哥……他果然在这里?“

      马新贻直到此时方才露了些许笑容道:”我先前被梦里一阵焦躁惊醒,现在细想起来,正是隐隐梦见雷兄弟你所言当初种种。而你既与三弟偶遇在此,你二人身量容貌又如此相似,再看你目光几次三番流连在我面上,我便大胆猜上一猜,你那位封大哥,是否也与我长得有些相似?“

      雷力闻言将嘴唇紧紧抿起,看在张汶祥眼里,立时便有了些揪心的通感,再看他又向马新贻面上愣愣看过去,而后缓缓点头,张汶祥只觉心中怦怦然宛若擂鼓。

      他这里正自不知所谓,不远处便有一个声音自暗处扬起,只三个字”雷兄弟“,便叫雷力倏地飞身而去,与那声音一起隐没在黑暗之中——

      太阳正好升起。

[END]

篇外1

雷力:封大哥,鬼差说你赖在虎威山庄不肯走定要等我来,怎么偏我来了却许久都寻不见你?

封俊杰:因为我一直在迷路。

雷力:在虎威山庄还能迷路?

封俊杰:我当日来时乃是白天,如今却只能夜里出来……白天走过的路夜里哪能认得出来……

篇外2

马新贻:三弟,刚才我说我和封俊杰长得有些相似之时,你心跳声好响,我坐你旁边都能听见——你是在紧张?

张汶祥:我不紧张,我有什么好紧张的,我才不紧张——诶,你看二哥二嫂来了!

马新贻:张汶祥我拿住你!

评论
热度(1)
©猴几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