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别问 问就还是那个猴几几/老窝炸了在LO存文/同人不再搞了 开启填坑模式
/写文是为了自己爽x3/微博:是狐还是猴是猴躲不过
  1. 同人完结-3bo
  2. 老大的男人系列
  3. 灵感市
  4. 知名不具
  5. 玩物不丧志
  6. 瀚海阑干百丈冰
  7. 私信
  8. 归档
  9. RSS

Vol. 21


像所有的土象星座一样,张佑赫不喜欢失控。他喜欢一切都尽在掌握,每一个人,每一步都计划好,即使动用的时间和精力都很多,但在迈出下一步之前,他必须慎重。但他并非从未试过失控,比如他十四岁的时候,家庭曾经突遭变故:父亲的尸体被人发现在荒郊野外,而他在被人带到警察局认尸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居然多了一个弟弟。

和文熙俊的相识也是在那个时候。那个跟自己同龄的大眼睛机灵鬼先他一步从停尸房里出来,然后在他离开警察局的路上递给他一块巧克力。

“你爸爸是和我爸爸一起被发现的,我爸爸是个警察。”文熙俊在他对着巧克力犹豫不决的时候突然吃了一颗糖,含糊不清地说出了一句他当时还不能完全明白,却印象极深的话,“你可能还不知道,你爸爸也是警察。”

后来他真正弄清楚事情原委,是四年之后文熙俊考进了警察学校。那时候的他已经和弟弟李在元一起一路拼杀,坐稳了东大门一代的地盘。

有一天晚上文熙俊带来一个破旧的电脑软盘和笔记本,跟他说他终于找到了父亲留下的笔记,基本搞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他直到那时才终于相信他的父亲真的是一个警察,一个警方派出的卧底。

文熙俊的父亲是他父亲的handler,他们两当时正在调查的是一宗与境外势力有关的巨额洗钱案件。父亲卧底的赌场是其中资金转换的重要环节,而在此之前,父亲花了差不多四年的时间才做到了这个赌场的坐馆。

事情发生得很突然,文熙俊说他的父亲在出事的前一周曾经留下一段记录,说明张父在例行的联络中提醒文父小心警队当中可能有人变节。紧接着在一周之后,他们两个人就被发现同时死在了一个废旧的汽车修理厂。

张佑赫对于父亲死后赌场乃至东大门一代的地盘争端了记忆深刻,因为他和李在元几乎博出命去才坐稳了父亲生前的位子;但他不知道的是,文熙俊的父亲的死因却被认定是与黑帮勾结,并且分赃不均造成的火拼。

文熙俊知道这件事也纯属偶然——他曾无意中打开了父亲混在他一堆CD中的一张加密软盘,看见过张佑赫父亲真实的身份文件。之后他在刊登着父亲死讯的报纸上看到了张佑赫父亲的照片,顿时明白这件事绝不简单。然而那时的他实在太过弱小,想要完全弄清楚这件事并且为父亲正名根本不可能,而就在他左右彷徨迷茫不定的时候,他看见了跟他一样前来认尸的张佑赫。

少年人总是一腔热血,世人常谓之混沌冲动,容易鸡血上头。然而万中总有一二,是这鸡血上头换来的莫逆,再由之后多年的不懈加成,换来宏伟成就。

张佑赫和文熙俊都不求宏伟成就,他们只想真相大白,报仇雪恨,以正父亲身后之名。因此从再次见面的那一天开始,一个长远的计划就在张佑赫和文熙俊的手下一点一点铺陈开来。


“可是你们居然……连我都瞒着?”一言不发地听完文熙俊的叙述,李在元仔细翻看着自己带来的小文件包里那本破旧的笔记,许久之后终于还是忍不住爆出疑问。

“开始是因为你太小。”文熙俊耸耸肩,“后来则是因为佑赫跟我的联系在这个计划中太过重要,而如果要瞒过所有人,就必须首先瞒过你。”

李在元不置可否,却再度沉默下去,似乎在思考文熙俊的叙述中可能会有的bug,又像是在回忆。片刻之后他突然想通了什么关节,再度开口问道:“你给我留下摩斯码的那个房间,我哥是不是知道?”

“对,”文熙俊点点头,“那是我和他的安全屋,我离开前给他留了言,要求他接手全盘。”

“那是什么时候的事?”李在元接着问,心情似乎已经比之前平复了一些,开始可以分心拿起手边的茶杯,喝一口已经冷掉的红茶。

“嗯……大约三个月前吧。”文熙俊略微回想了一下,整个人也终于放松了一些似的不再正坐,而是靠进椅背中拿过手机,打开SNS扫了一眼。紧接着他却突然变了脸色,霍地又坐直了身体,口中喃喃低语道:“怎么回事?”

李在元探头看了一眼,见是安胜浩豪赌的隐蔽摄影,却没有太紧张,而是向他解释道:“胜浩哥已经行动了啊——这是没办法的办法,因为你们最初的想法已经行不通了。他跟我哥的关系太过密切,就算红起来也不可能直接接触到那些人真正的核心,最多只能被当作筹码。”

文熙俊闻言心下稍安,又看了一眼发布视频的账号,叹息一声摇摇头:“这些网络大号真的是一会儿人一会儿鬼,接我单的时候说是安胜浩铁粉,不收钱,现在这是脱粉了吗,发这种负面新闻一点心理障碍都没有。”

“那是胜浩哥拿了我哥的账号自己发的吧,因为J是他的铁粉,还跟他有绯闻,所以发出来更有可信度,爆点也更多……”

文熙俊却突然瞪圆了一双大眼睛看着他:“你说什么?这个J是张佑赫的账号?”

一句话说得李在元也蓦地坐直了身体:“卧槽,不可能吧——你居然不知道?”


评论(25)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