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别问 问就还是那个猴几几/老窝炸了在LO存文/同人不再搞了 开启填坑模式
/写文是为了自己爽x3/微博:是狐还是猴是猴躲不过
  1. 同人完结-3bo
  2. 老大的男人系列
  3. 灵感市
  4. 知名不具
  5. 玩物不丧志
  6. 瀚海阑干百丈冰
  7. 私信
  8. 归档
  9. RSS

Vol. 20

八月,安胜浩的新片后期完成,全组进入宣传期。他的人气也紧跟着高涨,fan club后援团正式上线,SNS上也陆续开始有了以他为名的大大小小的站子。粉丝们再也不用像从前一样在J大神的SNS地下跪成一排地求出片,因为紧随着新片宣传而来的大小活动层出不穷,就连杂志硬照也一轮接一轮地出了好几套。安胜浩的经纪人像是突然从天上接到了无数个大馅饼似的一个接一个地给他发通告,几轮下来似乎连他原先的小保姆车都因为动力不足而在一夜之间被加速淘汰了。

说实在的,如此这般几乎连头赶尾的连轴转还是安胜浩出道以来的第一次,即使是几年前第一次发专辑打榜拼现场的时候,他的通告也没有排得这么满过。安胜浩心里明白,这当然都是吴制片和他背后那个身份不明的推手的手笔,而他们的目的却很简单,就是想他红。

这个动作与他7月初在A馆见过李在元之后大致的估算不谋而合,所以他在连上了两个星期的通告之后向安七炫申请了暂停常规联络。他觉得现在这个时间段正是吴制片那伙人对他的关注度最高的时候,而他的通告过分密集则导致了他分身乏术,如果在这个时候还保持常规联络,很难保证不会忙中出错。

安七炫对此毫无异议,因为安胜浩有着与其他UC完全不同的先天条件,他的曝光度完全可以让他随时掌控到他的行踪。除此之外,李在元这个外援也是一个非常好的助力——抛开他与张佑赫以及张佑赫与安胜浩复杂又特殊的关系不说,光他家里那堪比天眼的视频监控装置,就足以让安七炫能够在比警察局更短的时间内在这个城市的任何地方找到安胜浩。

然而出乎安七炫意料的是,李在元竟然在这个时间点出国去了欧洲——在经过了整整一个七月的动荡之后,两江地区帮会体系似乎终于回归了平静;而就像之前江湖上传言的一样,一切动荡的终结是张佑赫正式出山取代了李在元。

这个结果安七炫其实并不意外,但令他始料未及的却是他对李在元的离开事先竟然一无所知。他就像七月的那一天在文熙俊的安全屋里突然出现一样,忽然之间又消失的无影无踪。

等到安七炫通过警局的正规通路获得消息更新,李在元已经在欧洲某小镇独自游荡了整两天。那个黄昏,他带着一个很小的公文包,冒着蒙蒙雨,有些狼狈地推开了街角一家小咖啡馆墨绿色的大门;而坐在临街靠窗的一个座位里等着他的那个大眼睛男人,正是他们几乎翻遍整个韩国也没有找到一点线索的文熙俊。

与此同时,首尔。

安胜浩的新片上档即获得了一个开门红,首日票房超过全年之最,网上好评如潮。公司为此专门为他举办了一场庆功宴,现场邀请了众多粉丝助阵,无论是庆功宴的规模还是媒体曝光度都已经跃居一线艺人的规格。

那几乎是一个狂欢之夜,粉丝长久地挂在网络上刷着话题,现场照片和视频截图几乎席卷了各大网络社区。然而就是这样一个似乎全世界都为之疯狂的夜晚,却有一部分安胜浩的老粉丝发现,那个她们从前常常为求一片而在他的SNS下面留言跪成一排的J居然一直不为所动似地静默着,不仅如此,他的账号里曾经发过的安胜浩的高清大图也在一夜之间全数消失无踪。

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包括张佑赫。

那个时候他正在江南的办公室里,坐在从前常常由李在元坐着的那个高背皮椅当中,一言不发地看着面前的一个小型投影机在墙上播放安胜浩的庆功宴直播。在他座位侧面的另一面墙上,有另一个小型投影机正在同步播放着安胜浩七月上旬在A馆三楼豪赌的视频。高清直播的鲜艳色彩与明显是隐蔽拍摄的黑白视频在昏暗的光线中形成鲜明的对比,一边是天堂,一边是地狱。

“我们其实并不想这么做,但是你知道,你逼得我们无处可走。”一个男人坐在另一边的客座沙发里,房间里的黑暗将他完全隐没,只能大致看出身体的轮廓。他在黑暗之中静默了很久,直到直播视频里主持人宣布庆功宴即将结束才突然开口,语气很有几分惋惜,“我们本想不打扰你,只是想和你的手下合作,让大家各取所需,但是你显然并不喜欢我们绕开你的做法。”

“所以你们现在终于直接找上我,还给我带来了这个……威胁?”张佑赫一直表无表情地看着面前的两个视频画面,直到这时才稍稍分了一点注意力给这个男人。

“我觉得我们更愿意称之为‘礼物’,张先生。”男人站起身,终于走出黑暗的笼罩——是一个戴着眼镜,笑容可掬的中年人,“我们知道安先生是这么多年来唯一与你有过亲密关系的人,相信你也不会否认他在你心目中的地位。”

张佑赫并没有立刻回答,而是继续一言不发地看着墙上的直播。直播里的安胜浩已经谢幕完毕,舞台上空无一人,只有背景的大屏幕上还在循环播放着他在影片中的剪辑。

那是张佑赫并不熟悉的样子,因为他在扮演另一个人;但是他的表演自然从容,毫无痕迹,就像他每天都扮演着别人一样。

心下忽来一阵莫名的烦躁,张佑赫深吸一口气定了定神,终于抬眼看向那个男人,打算向他说出自己酝酿已久的答案。

那个男人的电话却突然响了起来,他接通之后立刻变得无比愤怒,冷笑着丢下一句:“很好,张先生,既然如此,那我们后会有期吧!”摔门而去。

张佑赫面无表情地看着他离开,忽然眉头紧蹙,飞快地拿过手机;然后他就看见J的SNS账号里不断地跳动着来自同一个帖子的信息提示,而那个帖子里的视频跟他侧面墙上的黑白视频虽然角度不同,场景却完全一致。

评论(15)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