猴几几

逆水行舟 道系嗑CP

[新忆苦思甜][wooto]my life sweeties

by:hyuki猴 

13 一时兴起的游戏

午后阳光正好,张佑赫换了件衣服,拎着工具到屋顶修剪花草。Tony打了几个电话,又回复了几个邮件,觉得眼睛难受得厉害,便揉了揉脖子上去找他。

“活儿都干完了?”张佑赫看见他上来停了一下手里的动作,看见他揉眼睛,皱了一下眉头。

“活儿是干不完的。”Tony四下看了看,慢慢朝他走过去,过程中又要抬手揉眼睛,却被张佑赫先一步走过来抓住双手。

“总是这么揉,眼睛是不要了吗?”

Tony用力把眼睛闭上,又睁开,对着他眨巴眨巴眨巴:“可是真的很难受。”

张佑赫把手套一摘:“去吊床那儿等我。”说完就转身回到屋里,不多久又回来,在吊床边招呼Tony躺下,小心地给他点上眼药水。

吊床很晃,闭上眼睛更没有安全感,Tony就一直攥着他的衣角。这个动作与他近来沉着又冷静的成功企业家形象截然相反,看得张佑赫心里一阵一阵发软。

张佑赫一直知道他的胜浩其实是最缺乏安全感的,只是因为要强的性格使然,所以从不表露。在精神最紧绷的那几年,他甚至连面对着张佑赫都不愿放下武装。彼时张佑赫自己也如在刀尖上行走,性格更不如现在平和,有时候关心则乱,反而火上浇油。

后来他们被迫分开,主观上却也有对彼此都憋着一口气的缘故。他们放逐对方,也自我放逐,却竟然谁也没想过只要一个小小的动作,就能把一切问题都化为乌有。

好在,时间和思念是最好的老师。

张佑赫轻舒一口气,抬眼看向Tony却发现他已经睁开了眼睛,懒洋洋地半眯着看向自己。

“怎么?”他问,见他朝自己伸手,便弯腰朝他凑过去。

Tony用指尖沿着他头上发带的边缘抹掉他额角的汗水,又顺着头发的长势落下来捻了捻他长到脖子的发尾:“你这头发……是不打算剪了吗?那么怕热又爱出汗,到了夏天又会难受的。”

张佑赫弯着眼睛笑笑,把他的手抓过来捏了捏,又亲了一口:“不是在准备嘛,到时候肯定要重做造型,再养养吧,给造型师多留点余地。”

Tony了然地点头,突然想起什么,抿着嘴笑起来,伸手从他口袋里摸出手机。

“想干嘛?”张佑赫一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想犯坏,嘴上貌似警惕地问着,但声音和表情却透着满满的宠溺。

“最近你的路透照片都太掉粉了,得给你找补找补。”Tony的眼睛笑得弯成两条线,一边在手机里捣鼓着,一边稍稍用力,让吊床晃起来。

“就怕你拍完了掉得更多。”张佑赫怕他把自己晃下来,伸手抓着吊床外侧,由着它晃荡。

Tony已经开始用摄像头对着他,边拍还边吐槽:“你这表情管理得治啊,对着我都笑不出来,这可怎么办?”

“条件反射吧,看到镜头就僵硬。”张佑赫不以为意,等着他发完视频把手机还给自己,却不想他突地从吊床上跳下来,举起手机憋着嗓子对着他挤眉弄眼。

“这可不行啊woohyuk oppa,拿出你元祖偶像的素质来,笑~”


14 一起打理植物

张佑赫本来以为吊床翻倒,下意识抓住Tony,惊魂未定,回过神见他这样只觉得哭笑不得,但是面对着那么可爱的一张脸却又一点办法都没有,心里就有亮出獠牙咬他两口的冲动。

Tony当然不能让他得逞,于是两个人拉拉扯扯,小孩儿似的玩起了你追我赶的游戏。还好楼顶面积不算大,布局又是张佑赫更熟悉,没跑完一圈Tony就被抓了回来,收缴一个深吻。

好不容易从快要窒息的深吻里挣脱,Tony红着耳朵撕开T恤下摆里掐着自己腰的贼手,尽力摆了个一本正经的冷脸:“大白天的你想干什么?”

张佑赫咧嘴一笑,刚想说两句荤话,就被他先一步岔开了话题。

“诶,玫瑰花开了啊?”

说话间人也从怀里躲了出去,张佑赫有点失落却又无奈,深吸一口气跟着他朝种着玫瑰花的那一片区域走过去,果然看几朵或粉红或深红的花朵悄悄开了出来。

“五月了也确实该开花了,只是咱们这儿比较冷,这几株算是开得早了。”

“那现在能给它浇水吗?”Tony点点头,蹲下来在那娇嫩的花瓣上摸了摸,又凑过去闻了闻。

张佑赫一直弯着嘴角看他,这时候一声不响地摸出手机对着拍了张照片:“再晚一点,等太阳下山我们一起浇吧。”

评论(17)

热度(71)

©猴几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