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水行舟 道系嗑CP 喜欢版聊 欢迎回帖

Warm hearts(煦风有意)[7-2]

高叙其实在买豆浆的时候就发现了王泽——他看了他一眼,因为觉得对方的视线一直落在自己身上。他原本以为遇见了熟人,但一看王泽是生面孔,就没太在意,付完钱拎了东西就往回走。

电动卷帘门那会儿刚开到一半,季笑珉也懒得先钻进去,就在门口等着他一道。清晨风冷,他接过豆浆之后用手用力拢住纸杯焐了一会儿,然后轮流用焐热的手心去揉自己的耳朵。

高叙看了一眼他的动作,很是不以为然:“你这人就是犟,让穿外套不穿,让先进屋开空调也不肯,冷了吧?”一边说,他一边几步跨进去开了空调,又插上电源烧水。

“还好。”季笑珉随口应着,脸上仍是惯常的波澜不惊,但一口豆浆一口煎饼果子吃着,慢慢地眉眼间也显出些惬意。他的幽黑的眼瞳跟着心里某个并不分明的旋律渐渐活跃起来,先是漫无目的地四下张望,落在目力所及的每一辆车上,接着被电水壶的声音吸引过去,盯着那蓝色的指示灯看了一会儿,再一转,看向高叙。

高叙晚上吃得很少,因此早起一顿总是吃得狼吞虎咽,这会儿煎饼果子早已吃完,豆浆的杯子也已见底。水足饭饱之下他似乎也惬意了,一边等着水烧开,一边轻声哼起了歌。

他俩离得不近,季笑珉其实并不能听清楚高叙小声哼哼的究竟是怎样的歌词甚至旋律,却很莫名地就觉得自己心里的旋律随之慢慢清晰。而后在某个瞬间,他像是脑海中有灵光一闪,目光蓦然与高叙相接,同时与之异口同声地唱念出一段正好重叠的歌词。

这样的情况在他俩并不少见,于是两人只是仰天长笑几声就又各自忙活起来——季笑珉吃完了早点给自己泡上一杯枸杞菊花茶,开始翻看前一天的工作记录;高叙则又烧上了一壶开水,然后翻出一个账本核对相关零件耗材的进出情况。

这会儿时间刚过九点,车行十点才开门,所以其他人都还没有来。高叙和季笑珉像是习以为常,一个拉了张椅子翘着腿坐在前台旁边,一个就干脆坐在前台的桌面上,侧面相对,偶尔就手里翻看的内容交流几句,但更多却是各自沉默。

王泽在这时走进车行,莫名地就被这种气氛弄得有点迟疑。他踌躇了半天还是往后退了两步,伸手在玻璃门上“磕磕”敲了两下。

季笑珉和高叙几乎是同时抬头看向他,虽然分明是两张截然不同的面孔,但那个瞬间王泽竟觉得他们看起来无比相似,以至于他事先准备好的开场白都在那四只眼睛齐齐看向自己的时候被一下子噎在了喉咙里,使得他抬起一只手摆出的“say hi”的动作看起来多少有些尴尬。

好在季笑珉因为突然看见他而吃惊地站起来,因此那点尴尬并没有持续多久。“你怎么来了?”季笑珉一边询问,一边下意识地掏出手机想看看自己是不是错过了什么信息。

“我来的急,就没给你们打电话。”王泽一说一边朝他走过去,途中看见高叙也站起身朝这边走来,下意识地挺直了背,心里暗道原来他并没有远远看着的时候显得那么高。

“有事?”季笑珉一脸疑惑。

王泽倒是直接:“哦,听王可说你车行似乎经营得不太好,所以过来看看有没有什么要帮忙的。”

一句话说得季笑珉和高叙两个人面面相觑,但季笑珉还是先反应过来,给王泽和高叙相互做了介绍:“这我发小,王可的哥哥王泽——这是高叙。”


季笑珉当然知道,一个人在介绍他人的时候最能体现这个人在自己心中的定位,就像无论何时何地,王泽都是他的发小,是王可的哥哥。但他好像自始至终都没有在心中给过高叙一个定位,不管是在出国前,还是在回国跟他成为合伙人之后。

他之前并未觉得这有什么不妥,毕竟从原来的圈子走进现在的圈子,大多数的时候都是高叙向别人介绍他,而由他介绍高叙的情况很少;直到那天他给俩人介绍完,高叙和王泽不约而同的看了他一眼,他才忽然地意识到这……或许的确是个问题?

不过当时因为王泽的话说得太过莫名其妙,他只顾着想弄清事情的原委,所以并没顾得上细想。之后三个人就为了那句话展开了一轮问答,终于搞清楚这又是王可那不着调的母语搞出的一个乌龙。

结果王泽因此而显得更加尴尬,原本还装了一肚子的话想说,到这时却怎么都不知道该如何开口,连季笑珉留他吃午饭都没答应,找了个理由又风风火火地走了。季笑珉有点哭笑不得,看着他走远之后回头看了高叙一眼,想说点什么却没说出来,只是失笑着摇了摇头。

高叙周身的气压比起王泽来之前明显有些改变,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季笑珉从门外走回来,好半天才有些含糊开口:“上回为你辞职的事儿专门跑一趟的也是他吧?你发小……对你真好。”


评论(10)
热度(10)
© 猴几几 | Powered by LOFTER
回到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