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水行舟 道系嗑CP 喜欢版聊 欢迎回帖

Warm hearts(煦风有意)[7-1]

[很多年之后我依然对高叙那天晚上给我煮的那碗面印象深刻,倒不是那碗面煮得特别好吃,而是那个场景太有画面感。那并不是他第一次跟我一起吃饭,却是第一次只是坐在我对面,看着我吃。我俩都不是会在吃饭的时候抽烟的人,因此当时腾起在两人之间的只有面碗里热乎乎的水汽。我看不清他的脸,也看不清他内搭的白色T恤胸前的位置那一排红色的文字究竟写的是什么,但是那个画面很莫名地就是特别清晰地留在了我的记忆当中,像是在我和他相识相处的记忆当中非常明确地勾勒出了一个有着什么特殊意义的标记。

——季笑珉]


台风真的是贯穿整个夏季到秋季的连续话题,而今年最后一个台风尾的威力却跟往年无差,很直接地带来了超过十度的大面积降温。久居这个城市的很多人都习以为常地一秒换装,从夏季直接过度到冬季,而某些因为怕冷而早已加过衣服的人则只是手里多了个保温杯。

那批改装车的原车在十五号总算全部到位,之后整整两个月,车行除了几笔零星的修理单和偶尔有几个熟客上门参观之外,所有人都一门心思扑在了这批车上。王可这期间可能很闲,因此三不五时就往车行跑,白天坐在前台看店,端茶倒水递手机,到了饭点就点餐叫外卖,倒是帮着省了不少时间。

十一月初发生了一个小插曲,起因是王可在某天跟他哥哥王泽视频聊天的时候,用了“闭门造车”这个词来说明车行的现状。这个他灵机一动想到的成语引起了生性严肃并且特别容易想得多的王泽的恐慌,于是在紧跟着的那个周末,王泽再一次赶着第一班高铁一大早从S市杀了过来。

高铁一个半小时,到市内刚过八点半,王泽像上一次来劝说季笑珉重新考虑辞职的时候一样直奔车行,不过这一次他事先跟谁都没招呼。那个时候车行还没有开门,他就在斜对面的面馆吃了一碗面,一边刷手机一边安静地等着,心里却暗自盘算着这次必须要见一见那个高叙。

王泽第一次听季笑珉提起高叙是在季笑珉出国之前,但是那时候他并没太在意,只当他是季笑珉偶然新认识的一个朋友,就像他自己也常常会结识这样和那样的人。他比较频繁地听见高叙这个名字反而是从王可口中,因此后来当他搞明白季笑珉说的这个高叙和王可说的那个高叙其实是同一个人的时候,也只是感慨了一句世界真小。

之后季笑珉出国又回国,他俩联系不多,话题也越来越少,因此几乎没什么机会再听他提起身边的人和事。直到七月十三日凌晨季笑珉给他发来决定辞职的消息,他俩有了一次久违的深谈,那时候他才发现这个高叙居然已经在季笑珉的生活中占据了那么多。

王泽心中有一种十分异样的感觉,因为他觉得高叙和季笑珉之间发生的一切都太过理所当然。他觉得人与人之间不可能存在这样的理所当然,别说只是萍水相逢,即使是发小、是多年好友、甚至是父母至亲也一样。

当然他对于季笑珉来说也并非理所当然——至少在季笑珉眼中,他的关心与帮助是会带给他压力的人情,因此在接受那份由他引荐的offer之前,季笑珉其实犹豫了很久。而正因为季笑珉有着这样一种即使与从小一起长大的发小之间都先天存在的疏离,所以高叙才显得尤其突兀。

王泽是不抽烟的,因此当他在脑海中胡乱地翻腾着季笑珉与高叙的名字的时候,他只能一边刷着手机,一边盯着斜对面车行的卷帘门上一看就很像是出自王可手笔的涂鸦。他的思路因此而绕了一个圈,不过很快就被一辆缓缓驶来正好遮住他视线的4X4大切重新拉了回来。

这条小街不宽,只刚刚好两车道,因此他坐在这里就可以清楚地看见从那辆大切的副驾一侧下车的正是季笑珉。他的衣品被他们这帮老熟人吐槽得由来已久,总是灰扑扑看不出年代的一身,但好在反而能凸显他那张脸。

王泽没有急着起身,而是仔细看向驾驶室里的男人。只见他一边打开车门一边回头对着季笑珉说:“你冷不冷?还是把外套穿上吧,我去买豆浆。”

季笑珉不出所料地没有照做,而是说了一句:“马上就进去了。”转身去开卷帘门的地锁。

开车的男人倒也没坚持,下了车就朝马路这边走过来,在隔壁的煎饼摊子上买了两个煎饼果子和两杯豆浆,转身又几步跨回去,跟季笑珉一起走进车行。两个人举止间的那种理所当然让王泽立刻就确定了:这个男人就是高叙。


评论(10)
热度(10)
© 猴几几 | Powered by LOFTER
回到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