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水行舟 道系嗑CP 喜欢版聊 欢迎回帖

Warm hearts(煦风有意)[4-3]

电梯:楔子   [1-1]  [1-2]  [1-3] [1-4] 

                    [2-1]  [2-2]  [2-3]  [2-4]

                    [3-1]  [3-2]  [3-3]  [3-4]

                    [4-1]  [4-2]


高叙在接到季笑珉发来的那条微信时其实很有些意外,因为在他的印象中,季笑珉很少主动给他发微信。倒不是他性格高冷不愿与人亲近,只是他的心态和生活方式使得他把自己的每一天都安排得相对充实,就算偶尔真的觉得无聊,也能平和消化,不会闲着无聊就到处找人聊天。

当然高叙自己也不是这样的人,但是他却乐于把听到看到的新鲜事即时与人分享。尤其是季笑珉虽然看起来淡定,实际上却十分有梗,回复可能简短,却总能切中要害,令人笑不可遏;因此在他和季笑珉的消息记录里,多的是他发给季笑珉的一段语音或是一小段视频,后面跟着季笑珉的一两句精准点评,而像今天这样由季笑珉主动发出的问候实属少见。

高叙那会儿手里的活儿刚忙完,正叼着烟蹲在4S店操作间门外的台阶上缓着劲儿。手机一响他就看见季笑珉的名字闪在屏幕上,伸手划开,自拍得很不怎么样的头像后头跟着一行字:【在干嘛呢?】

高叙莫名其妙就笑起来,也不知道是想吐槽他的自拍还是联想到了什么别的事,也懒得打字,只懒洋洋地发了条语音回去:“你是不是想我了?”等了一会儿没等到季笑珉的回复,他抬手看了看时间,知道他已经下班了,就干脆弹了个语音过去。

那边季笑珉很快接了起来,但只草草说了一句:“我在车行呢,人多我去帮帮白森。”就挂了。

高叙挠挠头,又抬手看了一眼手表,接着起身伸了个懒腰往操作间里走进去,边走边扬声冲着里面一个高个子男人问道:“越哥,我手头活儿干完了,今天还有别的事吗?没有我想早点走。”



城北到城西,按照季笑珉的计算差不多四十分钟车程,但高叙走的时候正赶上晚高峰的最后半个钟头,因此愣在高架上多堵了二十分钟。到达车行的时候刚过八点四十五,高叙停好车就风风火火往里走,也不知道自己在急什么。

车行里白森仍然坐在前台里“咔咔”敲着键盘,而展示区最里面新进的一辆黑色的跨斗车边上,季笑珉正在一边演示一边给两个人讲解着什么。高叙进门一眼看见季笑珉,心里突然踏实了,但一转眼看见白森,又忍不住“啧”了一声,走过柜台边顺手就往白森脑袋上捞过去:“你干啥呢?把人当白工使啊?”

白森眼观六路且身手灵活,高叙伸手时脑袋稍稍一偏就避过了攻击,回过头白眼几乎翻到天际:“干嘛?心疼啊?重色轻友!”

“重你个头!”高叙又作势要打。

白森却先一步抬手一指定住了他的动作:“怪我吗?这能怪我吗?你进的那啥车?资料有吗给我了吗?我tm一个生在红旗下长在春风里的摩登小爷,从小只在抗战电影里看过那玩意儿,能知道它俗称偏三就不错了,还给人讲解?你tm真抬举我!”

说完见高叙不再言语,白森偏着头上下耽了他一眼,挑着生了泪痣的那边眼角笑得那叫一个眉眼含春:“不过我说,今儿回得可真早啊~”

“难得,活儿不多。”高叙被他笑得直起鸡皮疙瘩,抱着胳膊往后生退了两步,却不太想搭他的茬,“行,你有事先走吧,待会儿我关门——新进的新车资料你邮箱里全都有一份,有空刷NBA常规赛,偶尔也看两眼好吗,少爷?”

“啊?啥时候发的?”白森一边说一边打开邮箱——他纨绔归纨绔,但自从跟高叙一起开了这车行,从一开始只是拉着爹妈投了钱,到后来自己日复一日老老实实来看店,他自己其实也正随着对这生意的重视渐渐踏实下来。

“前天吧?还是昨天?”高叙仔细回想了一下,“发你QQ邮箱了。”

“啊,看到了。”白森在邮箱里翻了一会儿,删了差不多有百八十条广告邮件,“下回直接微信吧,这邮箱垃圾太多了。”

“行。”高叙爽快答应着,又转头看了季笑珉那边一眼,见他说话的间隙总是下意识地去舔嘴唇,便绕进柜台摸出几瓶矿泉水。

白森看着他的动作,嘴角不经意地勾着,草草把自己的背包收拾好了背起来,临走时丢下一句:“那我先走了啊——别只顾着递水,季老师还没吃饭呢。”



高叙自然不能跟白森一样眼睁睁地看着季笑珉一个人给人做讲解。白森一走他就走了过去,先给季笑珉和客人都递了矿泉水,然后自然而然地接过了话头。

聊了没几句他就知道季笑珉差不多已经基本上算是帮他把这笔单谈成了,于是详细跟客人讲好了付款和提车的方式和之后可能涉及到的售后服务,便领着两人到柜台签单付定金。

全部弄完已经差不多九点半,高叙把客人送出门口,连口气都没喘就立刻回头向着季笑珉道:“饿了吧?咱吃饭去。”

季笑珉嘴里正含着水,闻言慢条斯理地点点头,然后等着他关上店门,一起过街去了对面一家两人都很喜欢的面馆。

面条是本地特色的大碗小煮,一碗面里面条不过二两,但浇头却少则三五种,多则七八种,若是叫上一碗全家福,则有整整二十种浇头。

季笑珉人瘦,吃得也不多,高叙则因为要维持身材对饮食多有控制,所以两个人就点了一碗全家福,又多拿了一个空碗来分食。

吃饭时两人聊起那辆跨斗车,季笑珉似是有些感慨:“时代真是不同了啊,那车又不能上路,上牌比买车还要贵上四五倍,就那样买回去搁家里看着玩儿吗?”

“收藏嘛。”高叙不置可否,“我小时候曾经想过,等什么时候车行成了规模,也弄一个摩托车陈列馆,不说上下一百年吧,圈里招呼一圈,至少这前后三十年的车能凑个大差不差。”

季笑珉听他这么说着,脑子里真还就仔细想了想,末了在得出的确可行的结论同时突然想到一个问题:“你小时候?多大年纪?”

“十七八岁吧。”高叙想也不想就说出了答案,说完却发现季笑珉突然笑了起来,不觉有些茫然。

“那会儿你不是在选秀吗?还有心思想这个?”季笑珉看见他的表情,本来是想控制一下自己的笑容,但脑子里的画面一旦出现就挥之不去,反而笑得停不下来,只好一边笑一边解释,“前几天王可给我看了你选秀的那个节目的视频……”话未说完就见高叙一手遮脸嘀咕了一声:“卧槽!”赶紧补了一句:“挺可爱的~”

然而高叙并没有因为这句“可爱”而立刻缓和过来,只是仍旧用手背遮着脸,宽阔的身躯靠着墙缩成一团。过了好半天他才重新坐直了身体正色开口,居然还能接上季笑珉之前的问题:“想想嘛,又不要钱,十个八个不多,一个两个不少——小时候什么都没有,唯一丰满的,大概就是理想了吧。”

一句话说得季笑珉也感慨起来,他吃完碗里的最后一口面条,脸上的笑容淡去,就着高叙递过来的火点着了一支烟。他想起自己十七八岁的时候,也曾蹲在邻居大哥家的摩托车面前,憧憬着有朝一日能在通天的大道上朝着夕阳落下的方向,一人一车、浪迹天涯。

到后来他真的拥有了自己的车,但他的脚步却似乎被绊住了,梦想也好,憧憬也罢,十多年不曾提及。他开始日渐频繁地感慨自己老了,但真的是他老了吗?

也许并没有。


评论(19)
热度(11)
© 猴几几 | Powered by LOFTER
回到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