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水行舟 道系嗑CP 喜欢版聊 欢迎回帖

Warm hearts(煦风有意)[3-4]

电梯:楔子   [1-1]  [1-2]  [1-3] [1-4] 

                    [2-1]  [2-2]  [2-3]  [2-4]

                    [3-1]  [3-2]  [3-3]


相比于季笑珉扎实的理论知识,更让高叙吃惊的是他的实操动手能力。一连几个星期,季笑珉每晚都在下班之后到车行来整理他那辆被砸毁的哈雷,高叙跟在他身边帮手,终于明白杨光为什么会称他为“大神”。

季笑珉对摩托车身上的每一处环节都了如指掌,每一个细小的零件搭配、安装以及每条线路的走向在他手下都像是电脑输出一般精准。他从家中带来的图纸只在第一天拿到车行的时候打开对应着那辆车的残骸仔细做个标记,之后就一直卷好了搁在柜台上,除了高叙中途为了确认线路过去打开过几次,季笑珉自己一次也没再看过。他看起来骨架纤细文质彬彬,但一旦动起手来,包括钣金在内的一些对体力和技术俱有要求的活计他都能信手拈来毫不含糊。有好几次高叙看着他卷起袖子露着一小节细白的手腕拿起电气切刀,心里都不自觉地跟着一阵紧缩。

高叙怎么说也是玩儿车十几年的人了,而且因为一直想要自己开车行,在这个行当里也算打滚了许多年,见到的各式各样的高手也不少。像季笑珉这样的水平,虽不能说难得一见吧,但扳着一只手也数得过来。他的心里于是觉得特别高兴,一来是觉得他俩这缘分真是奇妙,随便偶遇一下就遇到个兴趣相投脾气也对胃的朋友;二来是他对车行将来的某个原本还模糊的规划似乎就在这几个星期之内,让他渐渐看到了一些清晰可行的苗头。

不过季笑珉技术好是一回事,但是哈雷的配件全部需要进口,因此这一辆车前前后后拖了差不多三个多月才弄好——这还是得益于这辆车的原车属于常见的classic系列。改装部分的部件是高叙按照季笑珉当初的记录尽可能原样在圈里淘的,但是时间太久了,有不少部件已经更新换代,他们就合计着做了些调整。

这期间季笑珉终于见到了白森,王可也跟着他来过车行几趟,却没想到两人居然是认识的,而且王可甚至还认识高叙。季笑珉略一打听,才知道原来王可在高叙他们那个商演的圈子里是个小有名气的rapper,两人一起串过几个场子,比季笑珉和高叙认识得还早两年。

白森和王可的情况与之大差不差,有一回白森客串了一个场子里乐队的键盘手,给王可做了一次伴奏,又正好有高叙在场,两人就认识了。不过他们两人不知为何大有一种相看两生厌的意味,大概是从小生长的环境实在天差地别,他俩从认识的第一天开始就不太怎么对盘。季笑珉仔细观察了几次,觉得两个人的脑回路似乎总是存在于两个不同的次元,因此遇事经常会鸡同鸭讲,尤其王可从小在国外,中文说得不太好,而白森的英文更烂,碰到一起有时候沟通都难。

季笑珉一度对这个情况觉得很好奇,因为他知道高叙的英文也很一般,有一次就专门问了王可:“你跟他怎么就能无缝沟通呢?”

王可倒真没觉得这是什么困难,想也没想就回答:“我可以跟他说韩文啊。”

季笑珉于是恍然大悟——他知道高叙是参加过选秀正经做过练习生的,可能韩文是当时的必修科目?谁知没过两天这个看似成立的逻辑却被高叙一句话就打破了:“你听他瞎扯,我才会几句韩文啊,他中文再差也是母语,听不懂打手势就好啦——你是不是傻?”

高叙很显然并不是个自来熟的人,但一旦熟络起来,就十分放得开。他跟季笑珉之前因为见面不多,多少还有点距离感,但这几个月一起干着活儿混下来,这点距离感也就消磨光了,说话开玩笑也就比从前放得开。

季笑珉对此当然是欢迎的,他自己也不喜欢拿腔拿调地端个年长的架子。能遇到,能玩在一起,说起来都是难得的缘分,况且随着年龄增长,那几岁的差距在生命的比重中本就会越来越小,并且渐渐趋近于零。


六月一日,儿童节。高叙心血来潮,决定自己给自己放个假。季笑珉的车也在前一天终于完工,于是打算攒个局到城北郊区山上试车,顺便一起散散心,中午随便吃吃,晚上搞个农家乐一起吃小龙虾。

白森和王可自然同行,而杨光听说季老师的车修好了,说什么也要过来看看。除此之外还有高叙在城北参股的那家车行的老板夏宇——都是爱车之人,听说有好车可看,自然不会错过。

夏宇的车是辆纯蓝色的老款SPADA,虽然保养得很好,并且改装替换了一些铃木隼的部件,但行家都能看出来,这也算得上一辆有年纪的老爷车了。交谈几句之后才知道夏宇跟季笑珉同年,只是生日小了一个多月,于是季笑珉继续稳坐老大哥的位子。

六个人三辆摩托,再加上白森少爷的小超跑,这一下午给这座山上新近修缮完毕的盘山公路增添了几许刺激。引擎的噪音和尾气撕开山清水秀的宁静,却因为总是一纵而逝而使得一切都更有一种逃离喧嚣的祥和,反而沾不到半点城里才有的烟火气。

玩得开心,一群人在一起熟络得也快,到了晚上一起在农家乐吃小龙虾的时候,已经全无隔阂。因为要开车,所以几人都不能喝酒,只点了几瓶格瓦斯算是凑合个意思。

席间也不知道是谁突然起了头聊起了生意,大家顿时三言两语地说了起来,末了收在夏宇对高叙的问题上:“你那儿怎么样了?听说订车的生意不错?改车那部分呢?什么时候上?我手里有个单子,差不多十一月要开始,还等着你帮我分担分担。”

高叙正在剥虾,闻言微微顿了一下,下意识看了季笑珉一眼,又垂下眼睑道:“还不好说,我手边没人啊,要说是订车这边,招个业务员还容易,改车那种技术活儿,得有人才。”

“你旁边这不是现成的人才吗?”高叙看季笑珉那一眼虽然状似不经意,又闪得飞快,但夏宇好歹生意做了许多年,自然看得明白。他一边说一边向杨光递了个眼色,同时伸手拿起格瓦斯的瓶子把季笑珉喝了一半的被子斟满。

“对啊,有季老师这么一大神级的人物在这儿,你居然说没有人才?”杨光供职的4S店,据说夏宇也是有参股的,两人算是共事多年,自然默契满分。

季笑珉这才发现自己突然成了话题的焦点,却因为之前一直没在听而显得有些蒙,左右看了夏宇和杨光一眼,最后把目光转向高叙。

“没事儿,回去跟你说。”高叙却没有把这个话题接下去,而是把手里剥了半天的虾放在季笑珉碗里,同时凑近他低声说了一句,再回头看向夏宇的时候已经把话题岔开。

夏宇自然识趣,但闭嘴吃东西之前却挑高了眉毛又跟杨光换了个眼神,然后心照不宣似的一起露了个玩味的笑容。


水足饭饱,一行人尽兴而归,夏宇跟杨光顺路,而王可则蹭上了白森的车,要跟他回去看他新入的球鞋。

季笑珉和高叙的住处一东一西,本来应该分开两头,但高叙却一声不响跟着季笑珉开了一路。

地下车库里季笑珉的车位空了很久,到今天终于迎得哈雷归位,他绕着圈看了很久,又仔细盖上防尘罩,最后才走回高叙面前道:“说吧。”

“嗯?”高叙一直在沉思,突然被打断,表情还有点蒙,但一对上季笑珉的眼睛,立刻又明白过来,却又像不知道怎么开口似的,抬手挠了挠头。

季笑珉被他的表情和动作惹得有点发笑,但也没说什么——他一向对人对事都不太执着,见高叙似乎忘记了之前吃饭时说的话,也就不打算追问。

他往后退了一步,抬腕看了一眼手表,又压着到嘴边的一个哈欠没打出来:“那我上去了啊,今天谢谢你啊,这车也多亏了你,改天请你吃饭。”

没想到刚一后退高叙就立刻伸手拉住了他的胳膊,而随着他后退的动作,他的胳膊就一路从高叙手里滑过,最后留下整个手掌被他握住。两个人的姿势一下子让他想起了王可平时很喜欢看的偶像剧里的情节,季笑珉觉得好笑,今天一整天又玩儿得挺high,突然心血来潮就起了一丝玩心。

于是他稍稍偏过头,两只眼睛直视高叙,带着几分戏谑的意味也握紧了高叙的手,半真半假地开口:“你干嘛?要求婚么?”

谁知高叙却在沉吟片刻之后居然认真点了点头,直视他的目光里不带半点玩笑的意味:“嗯……大概也差不多吧。”

“啊?”季笑珉顿时愣住了,耳朵瞬间不自觉地红起来,一时竟不知道该说什么。

高叙却似乎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顺着自己的思路继续说下去:“就……我那个车行,现在空着的一半,是想要做机修和改装业务的,但是我一直没有找到能合作的人。这几个月我一直在想……但我知道你有自己的工作,所以我一直都没想好怎么开口……但是你真的是我心目中最合适的人选了——那什么,你有没有兴趣过来跟我一起干?”


评论(15)
热度(12)
© 猴几几 | Powered by LOFTER
回到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