猴几几

逆水行舟 道系嗑CP

[活久见的忆苦思甜][wooto]Both Alone[6]

前文《Snow Baby》

前文2《欢喜》

《Both Alone 1》

《Both Alone 2》

《Both Alone 3-4》

《Both Alone 5》

 

Vol. 6

 

熟悉的身躯随着那双手的动作靠过来,但……又有种莫可名状的陌生。张佑赫起先有些僵硬,然后渐渐放松下来,凭借肢体的本能找到了一个契合环抱的姿势。

久违地被人用脑门抵住下巴,他仰起头,喉结一阵滚动;半晌之后稍稍往后让出一点空间,以便自己可以低头去看怀里那张脸。

Tony一动也没有动,从这个角度看过去,他的眼睑低垂,似乎是睡了,又好像没睡。

张佑赫盯着他看了好半天,嘴角非常缓慢但清晰地渐渐弯出笑容。

他的脑子一下子满满当当,一下子又空空荡荡,精神却一点也没有恍惚的意思,而是难得地简单清楚。

他把一个吻落在Tony额角,而后是脸颊,然后Tony扬起脸,他们四唇相接。

 

吻的味道很熟悉。温热的气,丰润的唇,细碎的齿,柔滑的舌。

有一个词特别精准:熨帖,无论是感官、情绪还是心境,亦或者交叠的肢体。

欲念并不是排山倒海而来的,而像是静谧深夜里悄无声息的潮水,前一刻尚且遥不可及,下一刻却浸透全身,沁入骨髓,沁入心脾。

佑赫原本还觉得自己按部就班地解开Tony睡衣纽扣的手很稳,结果腰侧被他踢掉裤子的膝盖一蹭,最后一粒扣子就被扯得不知去向。

Tony此前一直没有出声,这时突然哼哼起来,黏腻的鼻音里有急切的撒娇意味。

佑赫从头皮到腰椎都有些发麻,心里却惦记着自己独居很久,该有的东西手边都没有,只好低声哄着:“胜浩呀你等我一下,这样不行,这样你会很疼……”

Tony却不理会,两只手紧紧勾住他的脖子,涨红的脸蛋蹭在他的鬓边耳廓,尖着牙咬过耳垂,颈侧,喉结,锁骨。

佑赫随之轻“嘶”了一声,又喘息一阵,知道这会儿根本没办法走开,只好自己舔湿指尖,尽力做些准备。

然而进程还是如他所料地艰难,坚硬的疼痛让Tony紧紧地皱起眉,骤然仰起的下巴将他下颌线到锁骨的线条拉扯出一种极致脆弱的优美弧度。紧接着他就不出所料地哭出来,口中开始含含糊糊地念着“佑赫,佑赫,woohyukie……”

佑赫起先应了两声“我在呢”,而后突然觉得不太对劲,停下动作凑上去想看清楚他的脸。

Tony却一把将他揽住紧紧贴在心口,压抑着嗓音哭得撕心裂肺:“我都不敢哭,我一直不敢哭,你也让我不要哭……我们说好的分手也要好好的,也能好好的……我怕你担心,我都不敢哭……”

佑赫顿时觉得自己心里那个被人掏空了的血窟窿终于被填回来了,却又因为心疼被揉得稀碎。他小心翼翼地把姿势调整过来,让Tony伏在自己胸前,一边轻柔地顺着他的头发,一边低声哄着:“我知道,我都知道。”

他心中有一种许多年来一直飘忽不定的情绪渐渐笃定下来,慢慢凝聚成一个问题,又或者是一个决定:“不哭了好不好?胜浩呀,我在这儿呢,我们以后再也不这样了,再也不分开了,好不好?”

Tony并没有立刻回答,而是等自己哭得缓过劲来,不再抽噎了,才直起身用力擦了一把糊了满脸的眼泪,居高临下地盯着他,一脸严肃:“你认真的吗?如果我说好,我们就都不能反悔了。”

他的表情前后反差很大,却莫名有一种与年龄极端不符的可爱,引得佑赫一阵发笑。而他的情绪还陷在佑赫之前的问题里,被他一笑就有点暴躁,起身欲走,下面却被顶了一下,腰一软,整个人跌了回去。

“我当然是认真的。”佑赫舔舔嘴唇,就着他跌倒的姿势揽过他重新吻了吻,很满意自己刚才顶那一下Tony没有叫疼,看来是已经适应了。

Tony一言不发,眼睛却一瞬不瞬地盯着他,半晌才带着些抑制不住的情潮轻哼一句:“男人在床上说的话都不能信。”

“也对……所以你的答案呢?”佑赫搂着他翻了个身,借着身体的重量将自己狠狠戗入。

“先做完再说。”Tony由着他摆弄,从情潮涌动到意乱情迷,再到昏天黑地。


[7]

评论(19)

热度(70)

©猴几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