猴几几

逆水行舟 道系嗑CP 喜欢版聊 欢迎回帖

[活久见的忆苦思甜][wooto]Both Alone[2]

前文《Snow Baby》

前文2《欢喜》

《Both Alone 1》

 

Vol. 2

 

四周的光线骤然亮起,Tony下意识地抬手遮住眼睛,慢慢尝试着从记忆中苏醒。耳边传来狗狗走在地板上沙沙的声响,以及室友探头进来问他要不要吃早饭的声音。

他含糊应了一声,朝着床的里侧翻过身去,搓了搓脸,到确定眼睛四周的皮肤是干燥的,并没有真实的眼泪才蓦然睁开眼坐起来。屋顶的灯光在那个瞬间刺得他眼睛发疼,却清楚地将他从回忆中拉扯出来,提醒他自己已经好多个年头没再流过泪。

狗狗在这个时候跑过来撒欢,他起床抱起它,一切如常。如果不是昨天夜里他突然又陷入一段回忆,他想今天也会是像平常一样最普通的一天。

但是回忆偏偏在这个时候找来了,也算不上排山倒海,却多多少少影响了他的情绪——他怎么都想不明白自己原本是最会忘记的,以前也曾经忘记过,为什么现在偏偏就忘不了?明明他们已经……又分开了那么多年。

Tony夹起一根桔梗,送进嘴里之前突然停顿了一下,在脑海中抓出了那个扎心的词。单单一个“又”字,真是道尽了蹉跎。

18岁分离、25岁分开、32岁分手,他和张佑赫重逢过也重来过,但仍然聚少离多,终于渐行渐远,到如今理所应当早该画上一个终止符,总不至于一把年纪了还能再翻出什么幺蛾子。

眉梢微挑,他长舒一口气,定下心之后草草吃了几口饭,换衣服出门。

 

会议室里有点冷清,甲方的人远远坐在会议桌一头,而乙方这边,安七炫一个人端着茶杯刷着iPad,似乎有些心不在焉。

Tony看见他并不吃惊,因为甲方的刘在石是老客户了,而手头的这个案子既然涉及到怀旧题材,他早猜到他们会拉来安七炫。毕竟由他和安七炫这对曾经的搭档一起操刀进行策划和运营,这个动作本身就已经足够怀旧。

然而桌子上却放着五只杯子。

Tony觉得眉心微微抽动,走过去挨着安七炫坐下,凑过去低语:“什么情况?这案子这么大手笔,你和我一起都搞不定?”

安七炫耸耸肩,说话前舔了舔嘴唇,又喝了一大口水,却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说:“在元也收到了邀约,但是他那个脾气,来不来还很难说。”

Tony闻言挑起了眉梢,因为安七炫的动作让他显得很紧张,而他清楚无论是甲方还是李在元都不至于令现在的安七炫有这样的表现。正在疑惑间又有人推门进来,是文熙俊。Tony就突然笑了出来,心说刘在石这是要干大事啊,搞个怀旧题材而已,居然同时找了他们四个人,就差……他的太阳穴蓦地突突刺痛,眼睛再一次落向那五个杯子。

“在元到底来不来?”文熙俊一坐下来就也凑了过来,听问题就知道他们三个之前相互通过气。

那么只有他被蒙在鼓里?

Tony有点想翻白眼,心脏和太阳穴却一下比一下激烈地鼓噪起来,心中暗忖有什么事情,或者是……什么人,会让他们三个人行动如此一致地对他讳莫如深?

答案显而易见。

Tony突然有点明白安七炫为什么会紧张,并且难得地不跟李在元统一步调。因为安七炫跟李在元最大的分歧,就是在那件事情上,李在元总是毫不犹豫地就站在他这一边,只要他开心就好,而安七炫则或多或少地跟文熙俊一样,总希望他不要过分固执。

但现在到底谁才是固执的那一个啊?

Tony轻嗤一声,真的翻了个白眼,刚要开口说什么就看见李在元推门走进来,笑眯眯地对着他点头。他于是把到嘴边地话重新咽了回去,一言不发地看着李在元也挨着他们落座,而把剩下的那个杯子孤零零地留在对面一排。

这时安七炫也不再喝水了,微微侧身看向李在元,漂亮的眼瞳在灯光下忽明忽暗。

李在元也回看他一眼,却没有表态,只把两支骨节漂亮的手指搁在桌面上,心不在焉地敲打。

文熙俊在李在元进来之前就看出Tony想明白了情况,有些不自在地抱起双臂,不时向他那边望过一眼。

会议室里突然变得比之前还要安静,甲方和乙方同时将目光都聚焦在那个孤零零地杯子上,而从Tony的方向看过去,那个杯子正对着门口。

这种情况对他形成了一种无形的压力,压得他几乎想要逃走。但他心底却又有一个极为细小的声音一点一点地传出来,从无到有,从模糊到清晰,令他要走的心思变得踌躇。

他会不会来?

那个声音问。

他,张佑赫,会不会来?

在他们重新开始,重温了甜蜜,却又最终说定分手之后的第八个年头,在他们不知不觉间就断绝了一切往来,甚至比之前了断得更加彻底,甚至连他都接受了他们可以永远不再见面也没有关系之后——他会不会像他一样,就这样莫名其妙地,突然很想再看他一眼?

答案在那个孤零零的杯子和一直没有再被推开的门之间沉默,而李在元再旁边敲击桌面的声音则一下一下地像敲钟似的在他的心头。

数字杂乱无章,但那些声音却像他的心跳一样清晰。

然后门毫无预兆地被人从外面推开,有人走进来,正对着Tony。

Tony怔忡了好几秒钟,接着在看清来人的面目之后突地抬起手,像早上醒来的时候被光线刺痛了眼睛似的用力用手掌将双眼盖住,飞快地摩擦掉眼角那股莫名而来的湿意。


[3-4]

评论(6)

热度(53)

©猴几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