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别问 问就还是那个猴几几/老窝炸了在LO存文/同人不再搞了 开启填坑模式
/写文是为了自己爽x3/微博:是狐还是猴是猴躲不过
  1. 同人完结-3bo
  2. 老大的男人系列
  3. 灵感市
  4. 知名不具
  5. 玩物不丧志
  6. 瀚海阑干百丈冰
  7. 私信
  8. 归档
  9. RSS

emmm…刺客信条?(不)
老父亲今天的心情是 要给WAKA配个A到爆炸的左膀右臂

讲真 我们仔也不是只能沙雕的

为啥这俩就好难能有甜的!好气!

今天没有沙雕 只有甜甜甜!

继续沙雕 之前咋没发现这套图这么有趣呢😊

思念是一种很玄的东西 emmm 仔仔啊 盯着手手看不如直接牵走啊~

今日沙雕

高叙觉得自己沉醉进了一个梦,梦里他陷在一片热带雨林。他周身都被一团高热和潮湿的空气所包裹,呼吸吞吐间气息浓重,指掌所触每一寸都是湿润黏腻。

他本来有些迟疑,犹豫着想要离开,但那些轻拂在他唇边的花瓣挽留住了他,献祭似的任他吞噬,吸吮花蕊深处的甘甜。随之而来的还有一些细小的藤蔓,试探着钻入他的发丛,跟他的发根纠缠,或是在他的皮肤上漫无目的地游走,偶尔在胸膛或是腰间流连。

那个过程是很有些缱绻意味的,那些水汽氤氲与花枝旖旎在迷蒙不清的黑暗中蕴含着一种隐而不发的力量,像是能从灵魂深处召唤出他的野性,你来我往地与他以最纯粹的方式交流。

那是最直接的触碰,摒弃一切言语修饰,目光尽头即是所有。

而当他的腰身也被藤枝缠绕,高热和潮湿的触感自他的两肋边蔓延开来,他渐渐觉得自己内心深处有某种情感想要迫不及待地倾泻而出,随着他力量和情绪的勃发堆积到顶点,又沉沦至深渊。


很久。

又或者仅仅是一念之间。

一束光朦胧出现,将混沌中的一切勾勒成形。

首先清晰的是一双眉,纠结着一缕未散情潮,眉心微蹙。

继而是一双眼,仿佛银星碎入深潭,半阖眼睑,睫毛轻颤。

再之后一切都清晰起来,季笑珉鼻尖圆润,颧骨瘦削,嘴唇的轮廓有如爱神之弓,在与高叙视线相接的瞬间蓦然弯出一个慵懒的弧度,怦然直击心底,融化出蜜糖一样的甜味。

高叙只觉得整颗心都被填满,盯着他怔了一会儿之后忍不住探头过去在他脸颊上狠狠亲了一口。

“干嘛?”季笑珉也是刚醒,意识还有点懵,被亲了就稍稍偏头看向他,不明所以。

高叙没有回答,只是嘿嘿笑了一声,而后心满意足地翻身伸了个大大的懒腰,重新躺下的时候又往季笑珉身边靠了靠,顿了一下又想起什么,转身换了个姿势把他抱住,伸手去摸他的额头。

“好啦,夜里就退烧啦~”季笑珉还有点困,于是含糊说了一句,身体却由他抱着,懒得动弹;半晌之后隐约听见高叙咕哝了一句“我还以为是做梦”才费劲地转过身面对他,微眯着眼睛抬手在他乱茸茸的发顶上撸了一把,道:“你是不是傻?”


[很多年之前王泽送过我一本书,里面夹着书签的一页里写道:“当你爱上一个人,就会不由自主地在心里把他当做小孩儿看待。你会下意识地操心他所有的事情,他的现在他的将来,他的开心他的不开心,甚至他早已力所能及的生活琐事。”我当时并没有太在意,只是看过就忘了,但是那天我躺在高叙怀里,一边薅着他脑袋上的短发一边吐槽他“是不是傻”的时候,心里却莫名地想起了这段话。

本来我也只是一笑了之,毕竟以高叙跟我的年龄差,我也时常会感叹他就是个小孩儿。然而下午去了车行,在高叙第三次趁着干活儿的空档跑过来确定我并没有再发烧之后,我才突然惊觉高叙对我又何尝不是这种心态?之后我花了一些时间去印证自己的发现,一方面是在之后的日子里观察他的举动,一方面是回忆。观察的结果不出预料,但是回忆却多少让我有些吃惊。因为在我的记忆当中,高叙对我……似乎从一开始就有这样的倾向。

——季笑珉]


十二月二十二日,冬至,改装车终于交车。众人在午餐聚会后拿着高叙发的红包欢呼着开始了为期十天的补休长假。近几天持续降温,季笑珉每天裹着羽绒衣,几乎把自己穿成了一颗球,但是一年半没有感受过如此的魔法攻击,每当静下来不动的时候,他还是会觉得冷。

高叙对此心知肚明,因此一上车就把空调开到最大,紧接着的动作就是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扔上后排座位,一如平常。

季笑珉在这期间一直没有说话,只是像往常一样窝在副驾驶座上那个舒服的位置里,一手支着下巴,安静地看。

他的目光先是停在车前的多媒体屏幕上,等高叙调好温度,又转过去看他的脸——高叙就在这时转过脸来,目光从容与他相对,脸上的表情却有点纠结:“你到底在看什么啊?”

“看你啊。”季笑珉被他的表情逗得有点想笑,不自觉就弯起了嘴角。

高叙一见他笑,紧跟着也笑起来,但很快又换回了纠结的表情,有些为难地抬手挠了挠脑袋,问:“你这样盯着我好多天了,到底怎么了啊?”

季笑珉并没有立刻回答,而是又继续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然后才带着几分犹豫似地,十分缓慢地开口:“我在想……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你的。”

高叙之前一直在等他回答,但他知道季笑珉的性格,如果不想说,可能静一静过一会儿就带过去了,因此也没有强求的意思。他正在想反正来日方长,总有机会问明白的,却突然听见季笑珉的答案,两只眼睛瞬间瞪得像铜铃,脸上的表情瞬息万变,终于定格在一个喜笑颜开:“什么时候?”

谁知这回却是真的久久等不来答案,高叙先是有点坐立不安,后来觉得季笑珉是真的打定了主意不说,只好先发动车子上路。季笑珉这时早已没在看他,目光穿过玻璃窗看着外面马路两侧早已掉光了叶子的法桐。

冬日里少见的阳光从光秃秃的树顶上毫无遮掩地洒落,虽然有些刺眼,但季笑珉却明白那并不能带来多少温度。然而车里的温度刚好。空调的暖风从通风口徐徐吹在他的鬓角,倒让那冬日里冷淡的阳光也显得和煦起来。

身边的高叙像是很有些不甘心,终于在一个路口用他能听得清楚的音量咕哝了一句:“那我也不告诉你我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你的。”

他的语调很软,那熟悉的孩子气的口吻让季笑珉只用听的就能想象得出他嘴上的唇珠现在该是有多明显。

季笑珉突然觉得那些和煦的暖风像是能一直吹进他心里是的,唇角随之一弯,露出一抹浅笑。他并没有再转头看向高叙,只是微微眯起眼,迎着阳光和空调风抬起头靠进椅背,懒洋洋道:“我知道。”


[完]

2018年11月24日

南京


群星 – 灯影
Album Art

哈罗 你俩是一起拍的套照切开发的吗?我发誓我只调了色并且摆在了一起 其它啥也没干 ​​​

谁还不能有一个王家卫风了!我们什么更都撑得起! ​​​

今日沙雕
【哥们儿你坐我塑料袋上了】

你们要的双总裁[喵喵] 不知为什么我特别喜欢打开门发现已经有人在里面的梗(P1) 然后完全不在意地悠然自得坐好 整个过程都被对方目不转睛 尽收眼底(P2) 这大概就是某种对峙的吸引力吧 ​​​

emmm 本体都是蓝眼睛可能也是一种天生默契(✪▽✪)

【哟~我以为你不敢来】
【有什么敢不敢,谁吃亏还不一定呢~】
【哦?那就试试】

5 / 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