猴几几

逆水行舟 道系嗑CP 喜欢版聊 欢迎回帖

[新忆苦思甜][wooto]my life sweeties

by:hyuki猴

短小,并且发散。慎入。

23 一个人翻看私藏

如隔三秋也好,度日如年也罢,其实都是文人情怀。张佑赫情话可以说,但真论到情怀却就并不那么外露了。况且正值自己的生日月,日程也比平时要满,直播和fan meeting之类的活动连轴转,思念和忧心有时候就要留到后半夜,在静谧无声的房间里从心底深处一点一点洇晕出来。

Tony并没有专门给他消息——拍摄忙起来的时候是顾不上这些的,张佑赫明白,但消化起来却不是那么简单。第一个晚上他就失眠了,对着Tony发在ins里的照片左看右看,终于忍不住爬起来,去储藏室翻出年代久远的相册和录影带。

走出储藏室的时候,他一眼看见那个被Tony移...

[新忆苦思甜][wooto]my life sweeties

by:hyuki猴

21 讨论关于工作的事情

张佑赫当然不是那种不知轻重的人,况且少年时就是在高强度的工作模式下谈的恋爱,因此对于见缝插针地合理运用时间还是颇具心得的。彻底放松之后的Tony睡得不错,早上起床的时候黑眼圈都好像淡了一点。
吃早饭的时候张佑赫又给他检查了一次背包和行李,驱虫药防蚊贴之类的塞了满满一包,还有饮用水消毒片和预防一直吃不上饭低血糖的巧克力和士力架。末了突然发现有什么不对,他抬头朝餐桌边看过去:“胜浩呀你的护照放哪儿了?”
“就在包包侧面的那个口袋……”Tony嘴里咕叽咕叽地嚼着汤菜,一边说一边转过头来,突然嘎然而止,“阿一,我换了包,护照在那个黑的包里!”
“那包呢?”
“在你那儿……啊不对……阿西,在公司!”
Tony有些急了,从桌边站了起来,掏出电话拨了个号码。
张佑赫也走过来,像是想起了什么,问:“那个姜理事是不是住公司附近?”
Tony点点头:“他是住得最近的,也有我办公室的钥匙。”说话中电话已经接通了,他简单扼要地说明了情况,拜托对方去公司帮忙取护照,然后约好了在机场碰面,之后才终于放下一颗悬着的心,重新坐下来,长舒一口气,继续吃他的年糕汤。
张佑赫其实并没有那么着急,因为时间还早,他算着去机场之前到公司绕一趟也是来得及的,反而是Tony前后反差极大的表现让他看得十分有趣,他抬手摸了摸他露出T恤领口的颈背,拇指在微微摸得出凸起的纹身上轻轻摩挲那个“5”:“看你做公司拉赞助都那么沉得住气,怎么老在护照的事情上犯毛燥——上回去日本也是?”
Tony斜他一眼,说的话意有所指:“老毛病吧,脑子不够用,小事一团糟,他们说都是给惯的。”
张佑赫就稀罕他这表情,一看就忍不住笑出一口白牙直点头:“好好好,都是我的锅。”
Tony憋了一会儿,终于还是笑了出来,红着耳朵抬手挥开他:“阿西——痒死了。”

时间安排得宽松,好处就是饭吃得消停,路上也不堵。张佑赫又做了一回保姆车司机,脸不洗胡子不刮衣服混乱帽沿压低。
到机场愣没有一个记者或是粉丝向他投来探寻的目光,Tony趁着没人注意,低头亲了一下他抓着自己的手,然后拍了拍:“你乖一点,就四天。”
张佑赫半回身,微微侧着头,这样帽沿正好挡住外面,从挡风玻璃也看不到他的脸;但他却可以看着Tony,深沉地点头:“嗯,十二年。”
Tony是真心觉得这个人年纪越大脸皮越厚,以前说不出口的不愿意说的全都张口就来。他耳朵一热就懒得多说,解开安全带就要下车:“我走了。”
张佑赫一把拉住他,把他身上的牛仔外套前襟往一起拉了拉,又把他每一支手指都挨个摸过,才终于放开手:“悠着点儿,不要蛮扛,新人不能总靠你带——给我好好儿的回来。”

22 完成对方交代的事情

Tony一直到上飞机都在想着张佑赫最后的那句话,心里有种说不清的滋味。张佑赫一直算是寡言的人,而出于对彼此的尊重,他们更是很少会对对方的工作发表鼓励以外的意见。他们也都是拼过命才走到现在的,因此彼此都很明白这种坚持——这种情况下能说出这样的话,可想而知是真的很担心了。
心中莫名其妙就有种粉红泡泡到处冒的感觉,Tony下意识地摸了摸耳朵,拿出手机想跟他说点什么。一打开软件就看见五人小群闪啊闪,安七炫在里面叨叨叨:真的就这样去丛林啊?也不知道之前在健身房做的准备管不管用。
李在元紧跟着发了一个呵呵的表情:健身房?你猜一共去过几次?
安七炫:阿一古他忙嘛~
李在元邀请您一起听#강남 스타일
Tony起先不是太懂李在元的意思,后来看难得冒头的文熙俊说了一句“咦?又去江南了?昨天不是回盐仓洞了嘛?”才明白过来。
他刚在想这个时候还是不要说话吧,就看见张佑赫发出来四平八稳的一个句子:是,盐仓洞到机场比较近。
安七炫像是突然来了兴趣,赶紧追问:佑赫哥去送机了?没被人拍到呢。
李在元立刻甩了一张照片上来,上头有个用红线圈出来的模糊不堪的后脑勺,配字:变装满分。
Tony看到这里,终于忍不住笑出来,拉到跟张佑赫单聊的页面,斟酌半晌,敲出一行字:答应我别再浪费你的美貌。
张佑赫先是不太明白地发了一个问号,过了一会儿,发过来一张照片。
照片里的他脸刮得干干净净,眉毛也整理过,渔夫帽下面露出好看的眉骨和耳后的碎发。
Tony顿时觉得赏心悦目,存下图之后敲下一句:有这张图足够我晚上好好睡一觉。
张佑赫当即回了两个字:나는?

午夜时分,张佑赫在ins收到了Tony的回复。

[新忆苦思甜][wooto]my life sweeties

BY:hyuki猴

感谢小灯 @长明灯35 技术支持~

18 关于某个纪念日

可能是经历了太多Tony总是在忙碌的日子,张佑赫已经习惯了等待,难得有几天正常的朝九晚五,他反而觉得时间紧凑起来。加上自己的生日临近,亲朋好友的邀约不断,一时间两人的角色竟然有些颠倒,下了班在家等待的人变成了Tony,而在天黑之后才能回家的变成了张佑赫。
不过老友和母亲都是重要的约会,Tony自己也在父母节回了一趟江原道。他也乐得趁此机会好好补补睡眠,毕竟一年到头也只有这么两天是可以停下Tony An的脚步安心做回安胜浩。
然而假期总是短暂的,当张佑赫在生日第二天的清晨醒来,他的安胜浩已经又变回了所有人的Tony...

[新忆苦思甜][wooto]my life sweeties

by:hyuki猴

哦耶 12点之前 还算是张老师的生日礼物~~~ 


15 起床气和早安吻


时光是最不容易把握的东西,它飞逝如梭。因此相聚的时刻越是短暂,越是珍贵,越是容不得半点用来感慨和浪费。

天台上的每一朵花都要一起欣赏,每一片叶子也一样,即使开始的时候太阳已经下山,但在笑容的映衬下依然灿烂过那柄红色的遮阳伞。

吊床随着轻风摇摆,空气里传来花草的芬芳,玫瑰或者薄荷都是爱情的迷迭香,弥散进夜色,缱绻入梦乡。


张佑赫的生物钟是六点整醒来,大多数时候都不会让他多睡一分钟。因此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天还蒙蒙亮,灰白的的天光配合卧室的色调让周围的一切看起来像一部...

[新忆苦思甜][wooto]my life sweeties

by:hyuki猴 

13 一时兴起的游戏

午后阳光正好,张佑赫换了件衣服,拎着工具到屋顶修剪花草。Tony打了几个电话,又回复了几个邮件,觉得眼睛难受得厉害,便揉了揉脖子上去找他。

“活儿都干完了?”张佑赫看见他上来停了一下手里的动作,看见他揉眼睛,皱了一下眉头。

“活儿是干不完的。”Tony四下看了看,慢慢朝他走过去,过程中又要抬手揉眼睛,却被张佑赫先一步走过来抓住双手。

“总是这么揉,眼睛是不要了吗?”

Tony用力把眼睛闭上,又睁开,对着他眨巴眨巴眨巴:“可是真的很难受。”

张佑赫把手套一摘:“去吊床那儿等我。”说完就转身回到屋里,不多久又回来,在吊床边招呼Tony...

[新忆苦思甜][wooto]my life sweeties

by:hyuki猴

只是发文,还没复活,有事烧纸。

======

11 在对方面前打理自己

有通告的日子行程太满,没有通告只要上班的时候反而变成忙里偷闲,再加上一个难得的假日,Tony居然一觉睡到中午。

这个房间里实在太干净了,一睁眼他还以为自己上了天堂,只不过天堂的天花板上大概不会有个贝吉塔的手办粘在顶灯上。

缩在被子里挨挨蹭蹭好一会儿,Tony把目力能及的地方都漫无目的地看过一遍,并且在心里吐过槽,然后才伸个懒腰慢慢起床。肚子有点饿,他到厨房找了杯水喝下去,然后去翻冰箱,却只找到一堆泡菜和半碗荞麦饭。

“真是……修仙一般的生活啊~”

知道不可能在这间屋子里找到方便食品,Tony...

[新忆苦思甜][wooto]my life sweeties

by:hyuki猴

特别鸣谢@长明灯35 技术支持!
张老师的love me tender简直惊艳!

8 独自一人的午睡

通告总是上不完的。咖啡馆里半小时的点单时间,对于Tony来说大概算是很棒的一段忙里偷闲。之后他就又一头扎进工作当中,继续做忙碌的Topstar Tony An。等他录完那个两天一夜的真人秀节目,在回程的途中整个人简直困得不行,暮春轻软的暖风从车窗吹进来,拨弄着他的发丝,每一下都像在催他入睡。
但是还有活儿没干哪……
用力眨了眨眼睛,Tony放弃了午睡的想法,打开手机,到邮箱看了几条公司发来的工作邮件,一一给了批复。过程中就看见群里消息一直在闪,草草看了一眼横幅的提示,好像是...

[新忆苦思甜][wooto]my life sweeties番外

一辆从1998开到2018的小tico
BY:你不认识我

请同学们排队上车 酒水食品自带 不要拥挤 小心踩踏


[新忆苦思甜][wooto]my life sweeties

by:hyuki猴

5 穿对方衣服上班

太久没试过宿醉的感觉,张佑赫醒来的时候脑袋炸裂似的疼。他一边捏着脖子一边去倒了一杯水来喝,心里在感叹岁月是真的不饶人,二十年前他就是熬得双眼发黑,也能再接着上七八个通告。

当然也有人现在也在拿命肝着上通告。

他心里默默想着,走去看了一眼吧台,上面他趁着Tony睡着的时候熬好的汤被喝了精光,饭菜也没剩,锅碗筷勺摊了一桌,跟不远处门口胡乱倒着的鞋子相映成趣。

两只狗狗在他从房间里出来的时候就围了过来,他蹲下来挠了挠亚历山大的脑袋,却把爱德华抱起来亲了一口。在确认了狗的饭盆和水盆都是满的之后,他把门口的鞋子和桌上的餐具都收拾好,才走去浴室里洗漱。...

[新忆苦思甜][wooto]my life sweeties

by:hyuki猴

4 久违的吃醋vs撒娇

那天之后一连好几天Tony都没有提前下班,两个人的联系就好像又回到了之前Tony最忙的时候,有一搭没一搭的。不过张佑赫知道Tony这一段其实并没有那么忙,只是被他那天晚上的不知节制惹毛了,有心冷他一阵。

说起来也是好多年不曾有过这种待遇了,张佑赫洗澡的时候对着镜子照了照肩甲上久违的挠痕,心里的少年醒返,居然还有点小激动。因此接下来这几天,全世界都看见一个三岁的张佑赫戴着口罩冷静地撒欢,连一个幼儿园孩子都不稀得玩的跳跳马也能玩得不亦乐乎。

麻浦区一带作为流行街区,店铺的日常更新有时候快得惊人。这种更新不仅仅在于店面和商品的更新升级,店铺老板的新...

[新忆苦思甜][wooto]my life sweeties


by:hyuki猴

3 意想不到的表白

晚餐过后突然下雨,这时候再骑小绵羊就显得狼狈了,张佑赫于是带着Tony去店里换车。

看板郎小哥哥是个机灵的孩子,远远地看见小绵羊就把车钥匙准备好了站在车旁边等着,协助两人完成了从小绵羊到tico的无缝衔接,关门之前还往Tony手里塞了一条毛巾。

Tony拿着毛巾先给张佑赫擦了脸,等他开动了车子才去擦自己被淋湿的头发,过了一会儿终于想到了违和感:“我好像没见过那个孩子?”

说话时候正好拐过一个路口,张佑赫就指了指路边的一家7-11,回答:“他每天都来这里买便当。”

Tony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正对上大门上自己张嘴喂饭的招贴,不由地有些耳热;一...

[新忆苦思甜][wooto]my life sweeties

by:hyuki猴

有点短小?没关系吧,甜就好。

2 特定地点的约会

“大家辛苦了~”导演喊完最后一个cut,Tony长舒一口气,鞠躬跟大家告别。顺手从助理手里接过之前吃了一半仙草凉粉,他看了看时间,居然还挺早。

于是心血来潮拿来手机输入一条信息:我下班了,然后找了半天角度配了一张自拍发出去。

几秒钟之后回复就到了:这么早?

紧接着的一条不太怎么讨喜:你下回再自拍,把手机举高一点吧。

Tony耸耸肩,心想那家伙大概一辈子都会是这种个性吧,收起手机一边吃着凉粉一边跟着助理去保姆车。途中遇见几个粉丝来送礼物,他鞠躬道谢,却没来得及给签名。

助理似乎看出了端倪,关上车门之后试探着问他...

[新忆苦思甜][wooto]my life sweeties

没什么 就是些琐碎的日常

by:hyuki猴

1 一起参加聚会(又名:颤抖吧文大俊)

张佑赫打开大门,就听见厨房传来有人说话的声音,于是抬手看了一眼手表,心里念了一句:今天这么早?

他并不着急,所以慢条斯理地换了鞋子,又习以为常地把鞋架边上一双一只鞋底朝上胡乱脱掉的鞋子放好,然后才慢悠悠走向厨房。

厨房里热火朝天的,电磁炉的一个炉头上似乎炖着汤,正咕嘟咕嘟地冒着热气。与之并排的另一个炉头被一个身影挡住了,看不出是在做什么,但是空气里都是煎蛋的味道。

“干嘛突然做煎蛋卷啊?”往前走了两步,张佑赫看见Tony正在小心翼翼地把平底锅里的蛋饼卷起来,生怕吓到他似地开口,声音低得轻柔。

Tony...

依然是活久见的忆苦思甜[wooto/wonta]Call Me to the Memories

By:hyuki猴

张老师你看我的论文还合格嘛?

———— 3 4 5 6 7 ————
©猴几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