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 21


像所有的土象星座一样,张佑赫不喜欢失控。他喜欢一切都尽在掌握,每一个人,每一步都计划好,即使动用的时间和精力都很多,但在迈出下一步之前,他必须慎重。但他并非从未试过失控,比如他十四岁的时候,家庭曾经突遭变故:父亲的尸体被人发现在荒郊野外,而他在被人带到警察局认尸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居然多了一个弟弟。

和文熙俊的相识也是在那个时候。那个跟自己同龄的大眼睛机灵鬼先他一步从停尸房里出来,然后在他离开警察局的路上递给他一块巧克力。

“你爸爸是和我爸爸一起被发现的,我爸爸是个警察。”文熙俊在他对着巧克力犹豫不决的时候突然吃了一颗糖,含糊不清地说出了一句他当时还不能完全明白,却印象极深的话,“你可能还不知道,你爸爸也是警察。”

后来他真正弄清楚事情原委,是四年之后文熙俊考进了警察学校。那时候的他已经和弟弟李在元一起一路拼杀,坐稳了东大门一代的地盘。

有一天晚上文熙俊带来一个破旧的电脑软盘和笔记本,跟他说他终于找到了父亲留下的笔记,基本搞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他直到那时才终于相信他的父亲真的是一个警察,一个警方派出的卧底。

文熙俊的父亲是他父亲的handler,他们两当时正在调查的是一宗与境外势力有关的巨额洗钱案件。父亲卧底的赌场是其中资金转换的重要环节,而在此之前,父亲花了差不多四年的时间才做到了这个赌场的坐馆。

事情发生得很突然,文熙俊说他的父亲在出事的前一周曾经留下一段记录,说明张父在例行的联络中提醒文父小心警队当中可能有人变节。紧接着在一周之后,他们两个人就被发现同时死在了一个废旧的汽车修理厂。

张佑赫对于父亲死后赌场乃至东大门一代的地盘争端了记忆深刻,因为他和李在元几乎博出命去才坐稳了父亲生前的位子;但他不知道的是,文熙俊的父亲的死因却被认定是与黑帮勾结,并且分赃不均造成的火拼。

文熙俊知道这件事也纯属偶然——他曾无意中打开了父亲混在他一堆CD中的一张加密软盘,看见过张佑赫父亲真实的身份文件。之后他在刊登着父亲死讯的报纸上看到了张佑赫父亲的照片,顿时明白这件事绝不简单。然而那时的他实在太过弱小,想要完全弄清楚这件事并且为父亲正名根本不可能,而就在他左右彷徨迷茫不定的时候,他看见了跟他一样前来认尸的张佑赫。

少年人总是一腔热血,世人常谓之混沌冲动,容易鸡血上头。然而万中总有一二,是这鸡血上头换来的莫逆,再由之后多年的不懈加成,换来宏伟成就。

张佑赫和文熙俊都不求宏伟成就,他们只想真相大白,报仇雪恨,以正父亲身后之名。因此从再次见面的那一天开始,一个长远的计划就在张佑赫和文熙俊的手下一点一点铺陈开来。


“可是你们居然……连我都瞒着?”一言不发地听完文熙俊的叙述,李在元仔细翻看着自己带来的小文件包里那本破旧的笔记,许久之后终于还是忍不住爆出疑问。

“开始是因为你太小。”文熙俊耸耸肩,“后来则是因为佑赫跟我的联系在这个计划中太过重要,而如果要瞒过所有人,就必须首先瞒过你。”

李在元不置可否,却再度沉默下去,似乎在思考文熙俊的叙述中可能会有的bug,又像是在回忆。片刻之后他突然想通了什么关节,再度开口问道:“你给我留下摩斯码的那个房间,我哥是不是知道?”

“对,”文熙俊点点头,“那是我和他的安全屋,我离开前给他留了言,要求他接手全盘。”

“那是什么时候的事?”李在元接着问,心情似乎已经比之前平复了一些,开始可以分心拿起手边的茶杯,喝一口已经冷掉的红茶。

“嗯……大约三个月前吧。”文熙俊略微回想了一下,整个人也终于放松了一些似的不再正坐,而是靠进椅背中拿过手机,打开SNS扫了一眼。紧接着他却突然变了脸色,霍地又坐直了身体,口中喃喃低语道:“怎么回事?”

李在元探头看了一眼,见是安胜浩豪赌的隐蔽摄影,却没有太紧张,而是向他解释道:“胜浩哥已经行动了啊——这是没办法的办法,因为你们最初的想法已经行不通了。他跟我哥的关系太过密切,就算红起来也不可能直接接触到那些人真正的核心,最多只能被当作筹码。”

文熙俊闻言心下稍安,又看了一眼发布视频的账号,叹息一声摇摇头:“这些网络大号真的是一会儿人一会儿鬼,接我单的时候说是安胜浩铁粉,不收钱,现在这是脱粉了吗,发这种负面新闻一点心理障碍都没有。”

“那是胜浩哥拿了我哥的账号自己发的吧,因为J是他的铁粉,还跟他有绯闻,所以发出来更有可信度,爆点也更多……”

文熙俊却突然瞪圆了一双大眼睛看着他:“你说什么?这个J是张佑赫的账号?”

一句话说得李在元也蓦地坐直了身体:“卧槽,不可能吧——你居然不知道?”


今日沙雕😎
【来来来 拜一拜】
【拜啥啊?】
【座山雕】
【哼!】

Vol. 20

八月,安胜浩的新片后期完成,全组进入宣传期。他的人气也紧跟着高涨,fan club后援团正式上线,SNS上也陆续开始有了以他为名的大大小小的站子。粉丝们再也不用像从前一样在J大神的SNS地下跪成一排地求出片,因为紧随着新片宣传而来的大小活动层出不穷,就连杂志硬照也一轮接一轮地出了好几套。安胜浩的经纪人像是突然从天上接到了无数个大馅饼似的一个接一个地给他发通告,几轮下来似乎连他原先的小保姆车都因为动力不足而在一夜之间被加速淘汰了。

说实在的,如此这般几乎连头赶尾的连轴转还是安胜浩出道以来的第一次,即使是几年前第一次发专辑打榜拼现场的时候,他的通告也没有排得这么满过。安胜浩心里明白,这当然都是吴制片和他背后那个身份不明的推手的手笔,而他们的目的却很简单,就是想他红。

这个动作与他7月初在A馆见过李在元之后大致的估算不谋而合,所以他在连上了两个星期的通告之后向安七炫申请了暂停常规联络。他觉得现在这个时间段正是吴制片那伙人对他的关注度最高的时候,而他的通告过分密集则导致了他分身乏术,如果在这个时候还保持常规联络,很难保证不会忙中出错。

安七炫对此毫无异议,因为安胜浩有着与其他UC完全不同的先天条件,他的曝光度完全可以让他随时掌控到他的行踪。除此之外,李在元这个外援也是一个非常好的助力——抛开他与张佑赫以及张佑赫与安胜浩复杂又特殊的关系不说,光他家里那堪比天眼的视频监控装置,就足以让安七炫能够在比警察局更短的时间内在这个城市的任何地方找到安胜浩。

然而出乎安七炫意料的是,李在元竟然在这个时间点出国去了欧洲——在经过了整整一个七月的动荡之后,两江地区帮会体系似乎终于回归了平静;而就像之前江湖上传言的一样,一切动荡的终结是张佑赫正式出山取代了李在元。

这个结果安七炫其实并不意外,但令他始料未及的却是他对李在元的离开事先竟然一无所知。他就像七月的那一天在文熙俊的安全屋里突然出现一样,忽然之间又消失的无影无踪。

等到安七炫通过警局的正规通路获得消息更新,李在元已经在欧洲某小镇独自游荡了整两天。那个黄昏,他带着一个很小的公文包,冒着蒙蒙雨,有些狼狈地推开了街角一家小咖啡馆墨绿色的大门;而坐在临街靠窗的一个座位里等着他的那个大眼睛男人,正是他们几乎翻遍整个韩国也没有找到一点线索的文熙俊。

与此同时,首尔。

安胜浩的新片上档即获得了一个开门红,首日票房超过全年之最,网上好评如潮。公司为此专门为他举办了一场庆功宴,现场邀请了众多粉丝助阵,无论是庆功宴的规模还是媒体曝光度都已经跃居一线艺人的规格。

那几乎是一个狂欢之夜,粉丝长久地挂在网络上刷着话题,现场照片和视频截图几乎席卷了各大网络社区。然而就是这样一个似乎全世界都为之疯狂的夜晚,却有一部分安胜浩的老粉丝发现,那个她们从前常常为求一片而在他的SNS下面留言跪成一排的J居然一直不为所动似地静默着,不仅如此,他的账号里曾经发过的安胜浩的高清大图也在一夜之间全数消失无踪。

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包括张佑赫。

那个时候他正在江南的办公室里,坐在从前常常由李在元坐着的那个高背皮椅当中,一言不发地看着面前的一个小型投影机在墙上播放安胜浩的庆功宴直播。在他座位侧面的另一面墙上,有另一个小型投影机正在同步播放着安胜浩七月上旬在A馆三楼豪赌的视频。高清直播的鲜艳色彩与明显是隐蔽拍摄的黑白视频在昏暗的光线中形成鲜明的对比,一边是天堂,一边是地狱。

“我们其实并不想这么做,但是你知道,你逼得我们无处可走。”一个男人坐在另一边的客座沙发里,房间里的黑暗将他完全隐没,只能大致看出身体的轮廓。他在黑暗之中静默了很久,直到直播视频里主持人宣布庆功宴即将结束才突然开口,语气很有几分惋惜,“我们本想不打扰你,只是想和你的手下合作,让大家各取所需,但是你显然并不喜欢我们绕开你的做法。”

“所以你们现在终于直接找上我,还给我带来了这个……威胁?”张佑赫一直表无表情地看着面前的两个视频画面,直到这时才稍稍分了一点注意力给这个男人。

“我觉得我们更愿意称之为‘礼物’,张先生。”男人站起身,终于走出黑暗的笼罩——是一个戴着眼镜,笑容可掬的中年人,“我们知道安先生是这么多年来唯一与你有过亲密关系的人,相信你也不会否认他在你心目中的地位。”

张佑赫并没有立刻回答,而是继续一言不发地看着墙上的直播。直播里的安胜浩已经谢幕完毕,舞台上空无一人,只有背景的大屏幕上还在循环播放着他在影片中的剪辑。

那是张佑赫并不熟悉的样子,因为他在扮演另一个人;但是他的表演自然从容,毫无痕迹,就像他每天都扮演着别人一样。

心下忽来一阵莫名的烦躁,张佑赫深吸一口气定了定神,终于抬眼看向那个男人,打算向他说出自己酝酿已久的答案。

那个男人的电话却突然响了起来,他接通之后立刻变得无比愤怒,冷笑着丢下一句:“很好,张先生,既然如此,那我们后会有期吧!”摔门而去。

张佑赫面无表情地看着他离开,忽然眉头紧蹙,飞快地拿过手机;然后他就看见J的SNS账号里不断地跳动着来自同一个帖子的信息提示,而那个帖子里的视频跟他侧面墙上的黑白视频虽然角度不同,场景却完全一致。

今日沙雕 脑洞来自微博的@田元宝




虽然算是原创文 但是有原形 所以还是打了的tag

不看同人的朋友们就当原创文看 看同人的大概需要适应一下改动的名字


如果喜欢请移步绿JJ给点反馈


觉得麻烦就直接TXT吧~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H_vs4INqtsl0ojqU1j2dTw

提取码:pty1 





今日沙雕
小饼饼快跑鸭 狼~来~啦~~
饼饼:狼?

【你又晚归】
【……你不是睡着了嘛?!】
【你被人一直盯着看还能睡?】
【……】
【怎么了?】
【想亲你😊】
emmmm 是个爱撒娇的小狼狗呢~( ̄▽ ̄~)~

不放一起不舒服斯基 总觉得像是什么战争年代有钱人家少爷跟军官的流离坎坷的爱情故事 大概就像……飘?(不不不)

行行行 你们怎么都行♬(ノ゜∇゜)ノ♩

对有些人说爱你也很勉强 和某人不见面也真诚永恒[摊手][摊手][摊手]
行行行 你开心就好😎

【上我的课看杂志 没收了 下课去我办公室拿。】
【大哥你以为你在教高中生嘛?去就去 谁怕谁!】 ​​​

哪个更对?好像都有点对٩(๑^o^๑)۶

对于这种不管怎么都配的CP我已经无话可说😎

添一张
随便一放都是剧情也是不容易

艳遇就要艳丽一点😎 and 我tm真是第一次萌这种 拍照哪怕距离十万八千里都像是在拍套照的CP[允悲][允悲] 有这种CP还怕没脑洞吗?不存在的[摊手]

4 / 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