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别问 问就还是那个猴几几/老窝炸了在LO存文/同人不再搞了 开启填坑模式
/写文是为了自己爽x3/微博:是狐还是猴是猴躲不过
  1. 同人完结-3bo
  2. 老大的男人系列
  3. 灵感市
  4. 知名不具
  5. 玩物不丧志
  6. 瀚海阑干百丈冰
  7. 私信
  8. 归档
  9. RSS

一般情况下 吵架到和好只要三分钟😎

试个新APP
【都是假的不要信系列八卦之】
KTV包间被偷拍 绿丝绒先生坐膝撒娇被抓包 有点生气 红丝绒先生倒很淡定😎

傻仔 你见过有人求婚用这个花的嘛?

越过那个山丘~( ̄▽ ̄~)~

传说中的【饿狼般的眼神】✪ω✪
少爷快跑!

【敢不敢……赌一把?】
【赌什么 你手上的戒指?】
【不 赌心】

小甜饼
【亲……亲到了 不会醒吧?】
〖早醒了😳〗

有个学霸男友的日常

Vol. 24

也许每个人的生命中都会有那么一个自己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的人吧,张佑赫觉得他的这个人就是安胜浩。不过他倒不会矫情到会把安胜浩当做什么“他唯一的弱点”,不然之前在办公室里看视频的戏码就不会是那样一个收场。他和他都不是那种会因为感情上的柔情蜜意而动摇目标和立场的人,但是当他在这条几乎完全没有光亮的暗巷中凭借那一点亮红的烟头找到安胜浩,并且听见他带着那种自己再熟悉不过的鼻音抱怨自己来晚了的时候,心底深处的柔软情绪还是在瞬间席卷了全身。张佑赫多少有些无奈,但再多的情绪却都是针对自己。他向着安胜浩伸出的手掌干燥而稳定,准确无误地握住他也朝着自己伸过来的一只手,稍一用力,把人拉起来站立。

安胜浩站起来之后紧接着一个踉跄,看起来好像之前真的不是故意撒娇,而是腿的确蹲得麻了。

张佑赫顺势把他接在怀里,沉着嗓音像说情话似的问道:“你到底蹲了多久?”

“超过半个钟头了吧——谢幕之后我就躲在了洗手间,然后趁着后台人多杂乱跟着几个被赶出来的粉丝一起跑了出来。好在庆功宴的场地离我家不远,而且这里还有你发现的这条捷径——你说那些狗仔和记者也真是能耐啊,我回家拿几件衣服的功夫他们就已经把几乎所有的通道都占据了。”安胜浩一边说,一边甩了甩腿,然后重新转向之前蹲着的角落,弯腰拎起来一个不大的旅行袋递给张佑赫。

张佑赫挑眉看了他一眼,伸手接过来之后却紧跟着转过身去,背对着他做了个半蹲的动作。

安胜浩因为他的这个动作有了一秒迟疑,但很快就靠过去,双手一勾扒上他的肩头,在张佑赫轻轻一托把他背起来之后才贴着他耳朵的轮廓低声问道:“你怎么知道的?你看了直播?”

“只是一点片段。”张佑赫点了点头,背着一个人也像平时一个人一样慢条斯理地走,“那个动作你应该跪下去却没跪,我就在想可能是你膝盖的伤复发了。”

“说得好像情深似海似的。”安胜浩撇撇嘴,从鼻腔里哼出一丝不以为然,整个人却像脱力似的完全瘫在张佑赫背上,下巴硌住他的锁骨,“拿我做局的时候怎么也没见你心疼心疼我?还好意思说什么铁粉。”

张佑赫脚下一顿,侧过头像是瞥了他一眼,又把他往上托了托,再度迈步的同时丢过去一句话:“那视频可不是我发的。”

安胜浩本来就有点心虚,闻言连演都不用演,顿时闭了嘴。接下来一路无话,但是他注意到张佑赫从走出那条暗巷开始就很刻意地躲避着道路监控探头。

心下于是暗暗记住了那些监控探头的位置,直到终于进了电梯,安胜浩才再度开口:“你这是打算把我藏起来?”

张佑赫一声叹息,却没急着说话,而是一直等到走进家门才从玄关的镜子里看向背上的安胜浩反问:“不然呢?”

作为卧底警察,安胜浩当然明白张佑赫的意思——洗钱集团踩着张佑赫的局想要拿他做饵要挟张佑赫,计划一旦失败,即便真的认可了他对于张佑赫来说也许并没有那么重要,也会要杀他泄愤,在杜绝张佑赫虚张声势的可能性的同时依旧给他一个警告。

这是黑道的逻辑,张佑赫自然最清楚不过,但是普通人却不一定能懂,哪怕是聪明到可以看出张佑赫是拿他做局。

所以这个“不然呢?”问得十分突兀,突兀到安胜浩几乎在一瞬间就确定了张佑赫已经察觉了他的身份,只是他思前想后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在什么地方出了错——在吴制片的安排下去赌场豪赌和用J的账号发视频虽然是他的任务活动,但同样也是张佑赫做的局;而除此之外他自信没有任何活动会给张佑赫留下他怀疑他身份的蛛丝马迹,只除了……

“文熙俊!”

脑子里的逻辑线在自己喃喃念出这个名字的同时蓦地完全理顺了,安胜浩从张佑赫背上跳下来,有些不可思议地往后退了一步,上上下下仔细把他看过一遍,最后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不可能吧?你是警察?”

“当然不是。”张佑赫嗤笑一声,转身提着安胜浩的旅行袋走进客厅。

“那是怎么回事?”安胜浩追过去,“你去过熙俊的安全屋,那个机械键盘是他留给你的信息对吗?你那个时候就已经发现我了……不对,可能更早,在我用你的账号查他的账号IP的时候……”

已经走到客厅正中的张佑赫却在这时突然转回身来捞住他狠狠一吻,许久之后才松开他,顶住他的额头用一种他似曾相识的口吻低声问:“话这么多……你不想我吗?”

Vol. 23


一连好几个星期,安胜浩都在一种焦急不安的情绪当中渡过,当然这其中肯定有连续赶通告没觉睡的原因,但更多的却是由于他在等一个时间点。就像他跟李在元说的,这身优质偶像的皮他早就穿腻了,虽然有时候想想是很对不起从一开始就一直追随着他的那些粉丝,但在他心目中更重要的,却是身为一个卧底警察的职责。

A馆的那次试水让他看明白一件事,那就是他根本无法像文熙俊和他自己最初期望的那样,真正通过走红而走近那个洗钱集团的核心。其实不止是他,任何一个艺人,无论外在有多光鲜多走红,都只可能成为游离在外围的工具,而要想真正靠近核心,除非再过十年八年,自己手握资本。

然而眼前的情势明显给不了他那么多时间——按照李在元手里的资料,对方对于张佑赫在江南江北的二十四个场子是志在必得。虽然李在元动用了很多手段肃清整顿,甚至连张佑赫都亲自出山,但是局面仍然不够乐观。

当然,张佑赫和李在元的努力也并不是完全没有成效的。比如他们调整了二十四个场子现有的安保机制并把主要负责人全员换血,使得对方重金购买的资料和原先安插的人手几乎完全失效。在这期间,他们人为地把时间压缩到一种极致,从而在无形当中给了对方一种压力,使得他们也不由自主地也想要加快进度。

不过在安胜浩眼中他们本身对于进度的要求就已经很快了,这一点从吴制片搭上他到捧他上位,再到迫不及待让他到A馆试水的时间线就可见一斑——他们似乎有着什么不可抗的时间压力,迫使他们必须在某个既定的时间范围内完成这一轮的资本清洗。

安胜浩为此跟安七炫和李在元分别进行过一些讨论,得出的结论是在他们这个既成体系的利益集团当中,有某个重要关节可能会在某个明确的时间点失效。而一旦这个关节失效,由于不明原因的青黄不接,整个利益集团的运转都会受其影响。

根据常规经验,这样的关节点往往是一个人,或者是以某个人为核心的小的功能团体。这样的小团体在一个庞大的利益集团中有很多,就像以吴制片为例的演艺圈艺人团体,就是其中之一。

不过这次的这个关节点却显然不是他们,因为正如安胜浩所观察到的,他们不够核心。安七炫根据解封的案件信息和李在元提供的资料分解出了他们的利益链,再联合文熙俊的突然失踪,合理推断出这个关节应该是这个利益集团的保护伞——黑警。

“十五年前这个案件的前身就曾经有黑警爆出,虽然他后来死于跟赌场大佬的分赃不均,但是很明显黑警的确是他们利益链中的重要一环节。”虽然有保密规定必须遵守,但是安七炫在安胜浩和李在元面前还是适当地透露了他认为可以透露的案件信息。

谁知李在元却似乎对其中的某个关键词十分敏感:“十五年前?这么久啊?诶,是什么地方的赌场大佬?济州岛还是庆尚道?或者是……首尔?清潭洞还是……东大门?”

他说话的时候并没有什么很大的情绪波动,也给出了足够的混淆信息,但是安胜浩还是从中嗅到了异样。不过他他当时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在那次会面结束后悄悄查询了十五年前的相关新闻。


重新点着一支烟,安胜浩窝在暗巷里一根废弃了很久的电线杆旁边,想起几个小时前在庆功宴的安可舞台间隙,他窝在洗手间的隔间里,静等着J的账号后台上传视频。

他那时的心情是怎样的?混乱?不至于。但在按下定时发送键的瞬间,他明显赶到一种了断的脱力。

安胜浩心里很清楚,这种了断并不是指针对他的艺人身份、演艺事业、舞台和粉丝,更多的还包含着一种对自己和张佑赫这段关系的了断;然而随之而来与之并存的,却是一种试探之下的暗自焦虑,为了他正在进行的这个任务接下来可能的发展,也为了张佑赫与他的感情存续。

安胜浩从来没有怀疑过张佑赫对他的感情,即使在得知十五年前死于这个案件的赌场大佬就是张佑赫的父亲之后。他怀疑张佑赫根本从一开始就知道A馆和吴制片背后存在的资本势力,怀疑之前A馆的斗殴事件乃至张佑赫作为J给他刷流量以及与之相关的所有事件都可能从一开始就是一个局,却从来没有怀疑过张佑赫对他的感情。

虽说成年人大多爱玩感情游戏,他也听说过很多同僚曾经陷入这样的陷阱,但他自信对张佑赫从一开始就看得很透——那个小气鬼,能把身份家底拿来当筹码就已经是极限了,感情那么贵,他才舍不得。

心下突来一句吐槽,安胜浩耸着肩膀轻笑一声,又叹息一声,把烟送进嘴里深深吸了一口。红色的烟头在黑暗里乍然一亮的时候,他听见一个人从巷子靠近张佑赫居所的那一头走进来,走走停停,然后突然几步跨到自己面前,像他一样也叹息了一声:“你果然在这里。”

虽然一直就在等着这个人和这个声音出现,但是当张佑赫真的站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安胜浩还是觉得心里有一个地方很细微地松弛了一下。他揉揉鼻子,嘴里叼着烟,只稍稍偏头看向张佑赫站着的位置,说话时带着点鼻音,也不知道是有什么情绪还是故意撒娇:“你来得也太慢了,我腿都要蹲麻了~”


Vol. 22


失控大概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吧……

张佑赫依旧独自坐在那间昏暗的办公室里,面前摆着已经熄屏的手机,只有墙上定格的画面带来些许光线。他在脑海中回溯整个事件,终于抓住一个时间节点,是李在元根据他给的IP地址查到了文熙俊的安全屋。

他是直到那个时候才知道安胜浩就是文熙俊埋下的卧底,也为此纠结了很久,因为他和文熙俊的初衷是要把这个卧底捧红起来直到送进那个洗钱集团的核心……不,实际上失控应该还在更早之前——早在文熙俊找上J给安胜浩刷流量的时候,整个事件就已经开始失控了。

心下多少有些感慨,但张佑赫并非怨天尤人之辈。他不会在这个时候感叹天意弄人,因为他建立J这个大V号是为了自己买卖信息的时候出入机场等热门地段方便,文熙俊找大V号帮安胜浩刷流量也是常规做法;所以漏洞只在于他们为了尽可能地绝对安全各自行事,却在重要信息环节上疏于沟通。

至于他与安胜浩之间产生的感情,与其说是意外,倒不如说是机缘巧合下的命中注定;除此之外它不是任何问题,更不是导致这次事件失控的原因。

脑子里飞快运转的逻辑到这个时候终于暂停了一下,一个急需解决的问题跳出来:安胜浩在哪里?

视频是用J的账户发布的,并且登录时他并没有收到任何警报提示,说明发布视频的人是合法使用他的账户信息登录的。

张佑赫所有的账户信息都由李在元重新进行过加密设置,因此几乎没有人能通过非法途径获得他的登录信息,唯一能合法使用这些信息登录J账号的人就只有曾经用他的账号登录过电脑的安胜浩——以如今的牌面,张佑赫在初时的震惊冷却之后很快就理解了安胜浩的赶在对手之前发布自己丑闻的做法,但是这之后呢?他要怎么脱身?又或者要怎样以他的方式来推进事件的进程?而自己又应该用怎样的方式来配合他的行动?

张佑赫紧抿着嘴唇,在昏暗的灯光下抠得很深的双眼笔直地盯着对面墙上的投影里定格的安胜浩的笑脸,一时间居然想不出对策。

直到这个时候,他才惊觉他和文熙俊这次的疏漏给他们接下来的行动带来的最大阻力实际上是完全切断了他和安胜浩的交流——安胜浩既然已经营造出是张佑赫放弃了他的局面,那么无论如何他都不可能再用任何常规的方式跟他联络。

他的心里突然出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空洞,与事件的失控和难以为继的进程或许都有关联,但在此时此刻,在很长的一段静默中,它的存在却是因为一种情绪,或者是感情上空无边际。他觉得他的束手无策像是一种与安胜浩心手相连的通感,似乎他只要闭上眼睛,就能看见安胜浩在被媒体的围追堵截之中进退维谷,走投无路。


凌晨两点,安胜浩的保姆车被一辆狗仔的面包车逼到与从右侧超车而来的一辆新闻车追尾,几辆车终于暂停了你追我赶的戏码,只是由于凌晨车辆本就稀少,并没有造成交通拥堵。紧随而来的各类媒体和狗仔以及粉丝混在一起,直到警察前来解围,才发现车上根本没有安胜浩。

一时间整个娱乐圈都陷入了不眠之夜,所有人竭尽所能调动起一切能够得着的信息来源,却怎么都找不到安胜浩走下庆功宴舞台之后的行踪。他就像是突然人间蒸发了一样,从走下舞台的那一刻起就再没有露出一丝一毫的行踪。

安七炫是这些人当中最为冷静也最为焦急的人——他在看到视频的第一时间就给安胜浩的联络手机发了一条密码,但是等了很久都没有收到回复。他心中无比懊恼,因为前一个星期他还对掌握安胜浩的行踪信心满满,却没想到事情却在一夕之间失控。

不过相比于那些全无头绪四处抓瞎的记者和同僚,他总算还有些别的门路——他从抽屉里翻出李在元住处的钥匙,打算去查看他那无所不在的摄像监控。


张佑赫也在凌晨时分离开了办公室。他在网上看到安胜浩“人间蒸发”的消息,却没有像安七炫一样第一时间去找李在元的监控。他脑子里有个印象,是安胜浩庆功宴的地点,距离他和安胜浩的家都只有不到两公里的路程。

当然这个印象并非凭空想象,而是他多年以前在两江地区摸爬滚打争夺地盘时就把这个区域的各条道路都记得滚瓜烂熟的结果,虽然这些年的城市改造也多多少少把一些地区改头换面,但是多年造就的习惯却让他随时随地也把这些改造也与时俱进地在头脑中修正完成。

心下怀着某种笃定,张佑赫驱车回到家中,却没有上楼,而是从停车场进入大楼之后就立刻又从安全出口弯到了小区西北方的一个小门。从门口出去穿过马路,两三步的距离就是一条小巷。

那条小巷是个没有路灯的暗巷,这个时间周围的建筑物也都熄了灯,只有尽头处有还有些微光,像是那一头连通的大路上泄进来的一些路灯的光芒。但是这条小巷很长,因此那点光根本起不到半点照明的作用,只能勉勉强强让人估摸着尽头的方向。

不过张佑赫对这条巷子却是极为熟悉的,因此几乎半点也不在乎其中的黑暗;但是他的步伐却又是走走停停,像是一边走一边在仔细听着或是看着什么。

忽然,黑暗中亮起一点极为细小的红光,但只一瞬就淡了下去,如果不仔细看很容易就会被忽略。

空气中随之传来一股淡淡的香烟的气息,混合着极其细微的薄荷的清凉味道,和一种张佑赫十分熟悉的香水的香气。

张佑赫的心像是在这一瞬间蓦然落地,那其中空洞了许久的位置也像是被瞬间填满了,一切躁动平息。他深吸一口气,放慢了步伐朝着那个一而再、再而三地亮起来的小红点慢慢走过去,轻声叹息:“你果然在这里。”


 最近一起拍的皂片挺多的嘛😎😎😎and 奶狗狗喝水也不老实[笑而不语] 你在看哪里鸭~ 
以及 体型差一直在那里 从未有改变😎😎😎

又及 P1做PC桌面超级美啊啊啊啊啊啊~~

emmm 就是一起拍的!
2019秋冬新款鹿皮绒😎

emmm 为啥觉得好像是把刀呢? 还是P2来对冲一下吧~
【哎你怎么进来不敲门啊?】
【男更衣室敲什么门,你害羞啊?大几的,新社员?】
【我是新来的指导老师。[喵喵]】 ​​​

今日沙雕
起因是因为看到了P1 然后我就想到了P2 两边画风永远这么悬殊啊哇咔咔咔 以及 糕总这里一呼百应 就问吉林小狼狗你们怕不怕😎😎😎

3 / 27